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知否】金尊玉贵

家中琐事

  • 作者:顾令仪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614

外祖虽然没有明说,但她能够感觉到这高嬷嬷以后肯定是跟着她养老的,这心也该是和她一起的。

几个人说着,又绕到了长柏身上,“二哥这两天就该回来了,父亲说到时候要请个先生在家里教习。”

她最多只能在家里再呆一年,多少还是想着姐妹们和和气气的在一处的。

如兰却捧着杏仁茶默默低头,她啊,最是懒散,这边学了几天规矩就不耐烦了,要不是华兰和元兰箍着她,早就翻天儿了。

华兰却不甚清楚,“到了再说吧。”

元兰点头,“姐姐记得让府医给她请平安脉,多少是你和母亲管家,可不能出什么事儿。”说着,“你要是不懂的,可以来问高嬷嬷,她总是会教你的。”

华兰点头称是,她和忠勤伯府的亲事已经是过了明处了。如今学着管家,也是为了以后做打算。

王氏在这边唠唠叨叨了一会儿,姐妹几个就回了屋子。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然后重新请了一个府医,专门给他们家请脉。

“这是高嬷嬷说的,家里这有了府医,什么时候都能瞧着,大户人家都是这样。”她夹了一筷子菜给元兰,又对着华兰说,“你要多听听高嬷嬷的话,她那是金玉良言,对你以后大有用处。”

元兰按了按她的手,“五妹妹这话可是戳心了,二哥哥好不容易回了家一趟,这些礼物都是细心挑选的。且不说大姐是长女,本就该受姊妹兄弟的敬爱,贵重点又如何?”

“再说了,我们盛家是世代书香,五妹妹一直也往才女看齐,要我说,这书送的应该贴切五妹妹才是。”她点了自己的礼物,“我也才一个竹制笔筒,难不成二哥哥也把我们几个姐妹分成三六九等?”

“是呀爹爹!”如兰就蹭到盛紘身边,“爹爹,二哥哥最是喜爱四姐姐的,如今也就得了笔筒,五姐姐平日里最爱读书,说不定为了这几本书,二哥哥还受累了呢。”

“咱们家世代书香,五妹妹满身铜臭也不知……哎,岂不知这心意比价值更重。”华兰摇头叹气,“若是妹妹喜欢,那姐姐即使心疼,也只能割爱,只盼你懂得二弟的心,不要辜负他的一片心意。”

盛长柏端正的坐姿下压抑着波涛汹涌,许久不见,自家的几个姐妹,这斗嘴对技术,那是更上一层楼啊。

华兰都这么说了,墨兰自然不可能拿了她的东西,只能委屈的低头行礼,“是墨儿错了,墨儿不懂事。”

华兰点头,“这就对了,二弟回来一趟也是劳累,实在不该辜负他的心意。”

眼见着墨兰快要委屈的哭了,盛紘咳了一声,“算了算了,你五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咱们今日就饶了她一次。吃饭吃饭。”

如兰跑回元兰身边,拉着她的手,低着头咬着嘴笑,这回终于压过了盛墨兰,她实在太开心了,晚上都可以多吃一碗饭了!

小明兰跟着卫小娘瞧着元兰扭转乾坤,心里羡慕,可她知道,元兰和她不一样,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转眼间已经过了年。卫小娘的肚子见风吹似的鼓了起来。

府医留了消息说她孩子偏大,要她精简饮食。王氏又特地拨了个陪嫁的妈妈过去,势必要让她把孩子安安稳稳的生下了。

她本就不是个善妒的,只是林小娘做事太绝,让她心里实在过不去。

高嬷嬷就对着元兰说过,“主母心慈。”

元兰问她怎么斗倒林氏,高嬷嬷只摇头,“这要姑娘您自己去瞧,老奴在边上护着姑娘。”

她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的,宫里的手段都见过,林小娘这样的,实在算不得什么。只是姑娘的身份特殊,这些小手段刚好让她拿来试水。

元兰嘟了嘴,躺在踏上,嘟囔了一句“宠妾灭妻,内帷不修。”

没过几日,是华兰的及笄礼。盛家在地方属于高官,来的人不少,办的事热热闹闹的。

主事的瞧见了王氏操办宴会,立刻嗅到了风向。

林小娘被箍在了后院出不来,自然不知道人家是如何讨论他们的,只墨兰受了一肚子气,回了院子就开始砸东西。

“听说砸坏了好几个瓷瓶,林小娘到管事那里去领呢。”如兰就哈哈笑起来,“不过管事们都是母亲的人,自然不可能让她拿走,只说最近林栖阁花销太大,那瓷瓶只能下个月拿了。”

“那你可知道父亲转头送了一个过去?”元兰就摇头,“你啊,还得磨。”

可这也等不了多久,袁家来人下聘了。

来的是袁家的嫡长子袁文纯和嫡次子袁文绍。元兰一早就被叫起来打扮,她是最不耐这些的,可见客就不能随意。

她被拉着穿了一身玉色绣折枝堆花的袄子,头发抓成了两个小髻,用红绳绑了小金铃。

高嬷嬷给她带了一个璎珞坠着那块刻着元字的玉牌。

如兰见状也戴了自己的玉,上面坠了一块墨玉,是之前舅家送来的。她喜滋滋的戴上,“我今儿个就要气死墨兰那个死丫头!”

说的是这块玉本来要被墨兰抹着泪抢过去,可到头来因为自己装哭哭的太惨了,父亲才松口还给她。后来父亲寻了块儿极品的芙蓉玉,元兰瞧着喜欢就顺手拿来了。墨兰被气的半死,元兰改送了块翡翠给她,也是以前长辈给着玩儿的,上面刻了一株兰草。

不过价值肯定比不上他们手里的两块,为了显示公平,元兰还送了明兰一块玛瑙的,获得了盛紘的称赞。

如兰还奇怪她为什么给墨兰,元兰就指着她道,“你以为墨兰拿了那块儿玉能高兴?她肯定得扔库房里头。”

“那你不就白给了嘛?”

“什么白给,你不会让她戴出来啊?”

“怎么戴?”

元兰一早就给明兰去了信儿,今天戴上那块玛瑙,华兰也挑了一块羊脂玉陪她们玩。

到了正房就墨兰一个人什么也没有,这下也不用元兰做什么,如兰就暗搓搓的煽风点火了。

“五姐姐可要戴上那块儿四姐姐送的翡翠。”她假兮兮的笑,“也不枉四姐姐一片好心呀。”

墨兰早就气的把玉给扔了,这回去一找,玉中间磕了几道裂痕,那是戴不出去的。

她只能找了一块其它玉戴上,林小娘只推脱说玉不见了,实在对不住元兰。

如兰抓着问了几句,到是元兰一脸伤心,“妹妹不愿意戴这玉我也是知道,你是生了姐姐的气了,只是……唉”

她什么话也没说,但这效果却极好,王氏瞪了好几眼林小娘,就连盛紘也摇了摇头。

但重要的是华兰的事,墨兰暂时逃过了一劫。

可世事难料,谁知道长枫又出了事。

“你说长枫把长姐的聘礼给输了!”元兰怒目,“林栖阁没一个好东西!”

她这是真生气了。

拿了披风就往外去。“走,咱们见识见识三少爷的威风!”

长枫哪有那么能耐,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已经怕的不行,连箭都拿不稳。

“姐儿要上场吗?”高嬷嬷皱眉。这盛家着实是乱的,但这种场面,若是元兰不上,就靠着长枫,定是失了颜面。

元兰却知道自己在这时候不能冒尖儿,可她虽会投壶却不一定能比那白烨强,只能让盛家不丢人,可若是不阻止,……

“我来。”一个圆脸圆眼的小姑娘钻了出来。

元兰眼睛一亮,“明儿。”

明兰虽然知道自己冒头了回去一定会被念叨,可想着这些日子王氏和几个嫡姐对自己的照顾,还是站了出来但是还是站出来了。

虽然盛老爹不敢打赌,但元兰却一把拉过她,“若是你赢了,姐姐就把前儿个得的那一串玛瑙手链送你。”

那条链子她也是极喜欢的,只是为了激励明兰,她也不得不拿出来。

又凑近她耳边,“下次带你出门玩儿。”

明兰眼睛盛满笑意,“手链我就不要了,姐姐记得带我去玩就好。”

她点了头,又笑着对白烨道,“今日袁家向大姐下聘,这事关咱们盛家和袁家二哥的颜面,明儿可要为咱们挣回来。”

她委婉向白烨提醒,这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白烨瞧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但最后明兰赢了,往回退的时候,元兰回头瞧见了白烨背身投壶,他家就知道,这人是手下留情了。

他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

元兰沉思,不过,她目光转向袁文纯,这个人,比想象中更恶劣。

只怕袁府的日子,大姐怕是要熬一阵子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应该有小公爷了吧……我文里的男主第一次这么晚了还没出现hhhh

这话可就是明显的挑拨了,王氏气的要骂人,倒是元兰出声,“五妹妹这话什么意思?”

墨兰低头,“没什么,我说错话了。”

可那态度,分明就是被欺负了的样子。

等第二天盛长柏就回来了。

相互见了礼,才亲亲热热的坐下来吃饭。王氏关心他的身子,几句话绕不开“吃的少了”“瘦了”“长高了”这些。

长柏也给几个妹妹见礼,送了自己的的礼物。给华兰的是一个象牙雕的飞天侍女小像,如兰的是一个珍珠发箍,给元兰则是一个竹雕的笔架。至于墨兰和明兰,那就是一本诗书和一本字帖。

盛紘也觉得儿子这里送的不对。

如兰就气道,“我的东西也没大姐姐贵重,我也没说什么啊!”

墨兰看着华兰手里的小像十分眼热,巴巴的瞧着。嘴里却有些挑拨,“二哥哥这东西送的可是偏心了。大姐姐的牙雕可是贵重许多呢。”

林小娘拍了她一下,“这孩子说什么呢,大姑娘和二少爷是嫡嫡亲的姐弟,你争什么?”

“说了哪位先生了?”元兰好奇。

自从元兰回了,如兰是夜夜都要和她一起睡的,三姐妹又亲亲热热的挤在炕上。

“我早上让人去七妹妹房里看了,说是房里打点的很好,母亲又拨了一个丫头过去,是她底下的二等女使。”华兰捧着手炉道,“卫小娘也是性子软的,合该多照看些。”

自从王氏重新掌管了家务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厨房那几个蛀虫扒拉下去。

阅读【知否】金尊玉贵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