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龙二太子总在真香

相许不悔

  • 作者:薇我无酒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5690

虞长乐心情复杂:“我知道。但……这刺花一定与师父有关。”

他活了十九年,才发现他的师父可能并不是他以为的样子。他记忆里,白怀谷永远都一身白衣胜雪,神情冷淡,终年闭关修炼。他敬仰师父,虞夏犯懒而怀璞老人管束不住的时候,只要师父看上一眼,他就会立即爬起来。

“你别想太多。”敖宴转过头,与他对视,“就算有关系,那也不是你的错。”

可他现在先是知道,碧落山的结界是为了困住白怀谷;后又发现了这个邪术锻造的贴匣可能与白怀谷有关。

虞长乐垂下眼,心生一丝迷茫。

“既然是信,一是他写了而未发,二是别人寄给他的。”敖宴道,顿了顿,“但上面有折痕,则大可能是别人寄给他的。”

白怀谷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虞夏被他的眼神吓住了,跑出去几十步脑子才从空白里回过来。但他实在耐不住好奇,又折回去,却只看到白怀谷低着头看那把剑,不知在想什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后来呢?”敖宴问。

他没来得及再仔细看那个图案,就感受到了庞大的灵压,压得他差点儿抬不起头。激烈的气流把满屋的纸都吹了起来,虞夏抬眼,看到了白怀谷暴怒的神情。

也没有什么表情,但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却仿佛有一场冰冷的风暴,把他动得生生在艳阳天打了个寒战。白怀谷虽然性情冷漠,但虞夏却是那一次,头回见到他真正发怒的样子。

晚间,虞长乐洗漱完准备缩紧床铺,折腾枕头时忽然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他提出来,见是个深蓝的锦囊。

“敖宴,对了。你忘了个东西。”虞长乐想起来了,这是他把敖宴抱回来的时候,从他的襟口掉出来的。

敖宴转头接过香囊,怔了怔,道:“谢谢。”

虞长乐回忆起触感,好像香囊里是个沉甸甸、冷冰冰的东西,并非香料,便问:“这是什么?”

“……”敖宴把香囊重新贴身收好,“我也不太记得了。但……这是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不记得,却又说很重要。虞长乐抱着被子笑:“怕不是什么定情信物吧?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

敖宴把枕头按到他脸上:“别胡说。”

“哇!你打我!”虞长乐不依,抄起枕头也战了起来,“看招!”

一片鸡飞狗跳,枕头被子乱飞,笑闹声不断。花瓶可怜兮兮缩在墙角,以防被殃及池鱼。

忽而,窗外传来一声鹤鸣,划破九霄。

“不玩了,不玩了!看看外面怎么了?”虞长乐被敖宴压着双手,笑得喘不过气。他暗暗使力,奈何敖宴手臂如铁铸,明明现在还比他矮一点,虞长乐却根本挣不开。他心想,之前叫敖宴“求饶”时,果然敖宴是状态不好才没使上力被他压着打的。

敖宴一挑眉:“你不求饶?”

“你怎么这么记仇呀?”虞长乐蹬腿踹他,想挠他腰上的痒痒肉,又被压住,立刻见风使舵,“我求饶,求饶!好哥哥,饶了我吧!”

他笑出了眼泪,眼尾泛着点红,艳如桃花。敖宴看到自己的头发垂到了他的锁骨上。

“…………”敖宴被蛰了一般瞬间松开手,黑着脸道,“你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话本?”

虞长乐揉揉眼角坐起来,道:“你怎么知道?就是没怎么看懂。”

敖宴欲言又止,只道:“没什么。这种话以后不许说。”

虞长乐“嗯嗯”点头,心说你叫我不说那我就不说吗?他推开窗,见底下许多人在看热闹,而人群视线集中在他的隔壁房间。

“那不是欧阳白术的房间吗?”

虞长乐和敖宴出了房间,正好欧阳苓也从隔壁出来,狂敲她哥的门:“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

欧阳白术打开门,同时探出头的还有一只丹顶鹤的头。仙鹤“嘎”地叫了一声,去蹭欧阳苓的脸。欧阳苓摸着它的毛:“小红怎么来了?”

阿蓝慢悠悠地走过来,跳进虞长乐怀里:“扁毛畜生。”

“嘎!”小红愤怒了。

欧阳白术把仙鹤赶回去,觉得又多带了一个孩子,叹气道:“来能干什么?送映鹭书院的请帖啊。”

“什么!?你同意我去啦?”欧阳苓跳起来把欧阳白术扑得一个踉跄,“太好了,太好了!!”

仙鹤送来的是三张请帖,烫金的纹样勾勒出一只垂头弯颈的白鹭。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时间也不打听,就说要去映鹭书院?幸而三天后就是入院测试了。”欧阳白术将请帖递给虞长乐,“听阿苓说你们也要去,我就多求了两张。这张贴可包揽你们进入书院后的学杂费用,不过测试却还要你们自己通过。”

“我不需要。”敖宴皱眉,但还是接下了。

虞长乐道:“原来如此!谢谢了。可我……”他只是听说书院能打听消息,但却还并没有打定主意在书院进学。

欧阳白术打断他,温和地注视着虞长乐:“你是个可塑之才,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原因,书院对你都大有好处。”

确实,虞长乐会的太泛太杂,若是想立足于人间,还远远不够。于是虞长乐思考片刻,点点头。

“以后,你们就是同生了。”欧阳白术温文尔雅地摇了摇折扇。

欧阳苓挺胸哼道:“我就说我家很厉害的!这请帖可是很难求的,一般人……”

“阿苓。”欧阳白术摇着折扇,笑着止住了欧阳苓的话头。他又从仙鹤嘴里接过一只篮子,“这里有些灵草,是我门中所植,还望二位不要嫌弃。”

“听说欧阳家是医药世家。”阿蓝道,它看了眼篮子中的灵草,有不少是千金难求的。

欧阳苓道:“医药世家,就是比较穷。”

虞长乐:“……”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养猫少女扔了1个手榴弹

一川烟草扔了1个手榴弹

一点涵扔了1个地雷

一碗糊糊扔了1个地雷

(这三个一xxxID233)

“我原本从没想过我会去上学。”敖宴道。

他心想,他也从不知道和一个人在一块儿这样聊天会很有意思。敖宴露出了一个笑,“说好的‘以身相许’,堂堂东海龙族可不会中途反悔。”

若是敖宴此时还是青年体型,这一笑可谓肆意狂傲到了极致。奈何他现在外貌只有十六岁……

虞长乐心情稍好,道:“宴宴啊,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特别不会安慰人?”

“我没有安慰过人。”敖宴道。半晌,他又开口,“你是第一个。我会跟你一起查下去的。毕竟——”

他摇摇手上的金环,示意灵契。

“哈哈哈哈哈哈!”虞长乐不快顿消,大笑着往后倒翻下屋顶,“宴宴,你好像个故作深沉的小屁孩!”

夜色里洒下一串没心没肺的笑声,敖宴:“……”

“我想走也走不了。”敖宴说话间扬眉,神情放松。

虞长乐心中一暖,言谢却又不能表达心中之意,只能重重点头:“嗯!”

虞长乐没有父亲,在他心里,白怀谷就是他不善言表的父亲。虽然他提师父提得很少,但他还记得许多次,他都感觉到白怀谷也是在用看后辈的眼光温柔地看他的。

他不敢多看,只瞥了一眼就走了。也是从那之后,虞夏再也没有踏入过白怀谷的院子里一步。

这段记忆里,他记得最清楚的只有那把惊鸿一瞥的摧花剑,要不是看到这个图案,虞长乐也不会想起他曾经还见过那张信纸。

虞长乐吐吐舌头:“后来,师父就来了。”

阅读龙二太子总在真香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