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被仿生人大佬宠爱的日子

爱给人力量

  • 作者:生酥熟酥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6788

她换了个问题:“那你为什么不干脆阻止议事会的行动?”

如果赫沉真的阻止了,乐观地想想她也不用再提心吊胆,只是不知道自己又会面对什么样的下场。

“人类创造了我们,却掩盖不了他们比我们更加弱小的事实,试图使仿生人拥有所谓爱与怜悯一类的情感更是愚不可及。”他俯首凑近她的脸,缓缓说道,“这所有的、你们试图植入仿生人大脑里的情感,都代表着软弱和弱点。”

“并不一定是徒劳,人类创造了你们,也能让类人情感实现。”

卫珈话音刚落,就看见赫沉看着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天真且不自量力的孩子。

赫沉没有回答。

卫珈退后两步:“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你真的想促成这项研究,根本不会在我父亲死了两年之后才插手让我破译密码的事。”

“我插手,当然是因为你自投罗网。”赫沉轻嗤一声,收回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猜到了。”一句反问却不像反问,他脸上忽然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赫沉打量着她脸上复杂的神色,将原本从衣架上取下的衬衣又随手放了回去,然后慢慢走到卫珈面前。

“带你来指挥部的原因,你真的不清楚?”他抬手,手指轻轻掠过她纤长的眼睫,原本该轻佻的动作却显得有些漠然。

重蹈当初仿生人觉醒推翻人类的覆辙。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那请问指挥官,”卫珈深呼吸后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是不是我每天去研究室破译密码的工作也没必要继续了?”

她此刻有些自暴自弃,继续研究还有什么意义呢?

“保持适当的‘兴趣’还是有好处的。”赫沉回答得漫不经心,“给议事会一个□□,让他们以为研究还在继续,以为你真的能够破译密码,两全其美。”

......威胁?

卫珈想笑。她一直觉得赫沉的心思深不可测,而今天这“深不可测”才显露了冰山一角,过去的人类又怎么会想到人工智能会运行到这样缜密的程度呢?

另外,她还是没办法相信赫沉对研究这看似默认的态度只是为了“乐趣”。

“这样看来我还要感谢指挥官替我隐瞒。”至于能瞒多久,卫珈也暂时疲于去想了。

“不客气。”赫沉淡淡道。

卫珈知道谈话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而这件事能瞒多久她也暂时疲于去揣测,总之赫沉相对议事会并不是弱势的一方。

她转身离开卧室,回到更衣室里。

更衣室门关上的一瞬间,卫珈像失去了浑身力气似的,有些颓然地坐在一旁的短沙发上。

她有些失神地盯着地面,半晌才将脸埋进手心长叹了一口气。

且不说她现在无法破译出密码,就算她能办到,赫沉也会阻止这个项目成为现实,一切,包括研究所那些研究员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只是无用功。

等议事会彻底垮掉之后,说不定这样的“表面功夫”都不会再有,人类的处境只会更糟糕。

卫珈心里泛起一阵冷意。

“来了啊。”叶图转身看见来人笑着打了个招呼。

卫珈回了个笑容:“嗯。”

两人在座位上坐下,像往常一样开始分析各种各样的资料与数据。

卫珈打开悬浮屏,手在半透明的三维屏幕上滑动几下,选择了子目录的第一个文件夹打开。

她准备重新把这些资料看一遍。

虽然赫沉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但是她被软禁在指挥部,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既然破译密码的进程仍然必须继续下去,那她就认认真真继续做。

再说,不论这个项目最终是否会被推行,她能尽力而为也是好的。

万一会有真正推行的那一天呢?

——早晨卫珈在更衣室枯坐了好一会之后,这些念头忽然变得清晰且坚定。

至于赫沉,有些话挑明了之后她面对他好像反而没那么如履薄冰了,总比以前不停地揣测要好得多。

下午悬浮屏一侧又发出了熟悉的提示音。卫珈将自己面前的设备关闭,然后起身舒展四肢。

叶图悄悄朝她看了几眼,企图从神色里看出些什么,但却没能发现半点蛛丝马迹。

“怎么了?”察觉到身侧的目光,卫珈转头笑着问。

“没什么。”叶图赶紧摇摇头。

之前她还问过卫珈几次,想知道进度如何有没有思路,对方都秉持着谨慎的态度没把话说得太肯定太准确。

换言之,说了等于没说,模棱两可。

到后面她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了,但是心里终究还是着急的。

“我走了,明天见。”卫珈走前对着叶图照常说了一句。

“好,明天见。”

回到顶层发现赫沉不在,卫珈打扫完大厅和更衣室后便下楼回了自己的住处。虽然已经有些疲倦,但她还是在地毯上躺下,然后开始做起一些基础的体能训练。

练习完又起身去洗澡。

淋浴间热雾腾腾,仿佛疲惫都减轻了许多。

一只纤细还带着水珠的手一点点拭去镜子上的水珠,里面显现出围着浴巾的女性轮廓。

白皙的肌肤被热水冲洗得泛起粉色,洗过的发丝随意盘在头顶,雾气蒸过,眉眼都是湿漉漉的。

卫珈弯了弯嘴唇,朝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地笑了笑。

夜里她躺在床上有些辗转难眠。

就这么干躺了好一会,卫珈干脆起身坐了起来,然后轻轻一触打开床头灯,在灯下再次翻看日记的扫描件。

虽然没有关于破译密码的信息,但是对卫珈来说也足够珍贵。她能从里面窥见许多父亲的回忆与想法。

【今天教会了珈珈一首歌谣,她很喜欢,还想把它作为摇篮曲听着入睡。】

【珈珈很聪明,总是很快就能学会新游戏。】

她看得鼻子有点酸,童年时的一幕幕都在脑海里浮现。

日记里所说的歌谣就是音乐盒里的那首,每晚睡觉时总是J哼着哄她入睡。而教会她那些新的小游戏则是父亲少有的爱好之一。

比如数独,比如已经很久不被人使用的摩斯密码。后者这种曾作为早期无线电通信形式的信号代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充当着她与父亲沟通交流的“隐秘”手段。小纸条上无数圆点、长短线与其间的停顿成为父女俩的乐趣。

诸如此类很多很多。

卫珈放下文件夹,揉了揉发热的眼眶,侧身拿起音乐盒,然后捏住发条扭了扭。

熟悉的歌谣流泻而出,旋律其实非常简单,时而轻缓些时而活泼短促,卫珈记得很熟。

她闭着眼躺在床上,心里跟着默默地哼唱起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高中的时候好喜欢在课堂上跟同学一起偷偷摸摸玩数独~哈哈哈

至于摩斯密码(又名摩尔斯电码),很多电影里好像都能看到它的踪迹,比如星际穿越(我的最爱!)

摩斯密码乍一看挺复杂的,其实有了对应表之后就很简单,下面附上一段百度百科:

通过不同的排列顺序来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它发明于1837年,发明者有争议,是美国人塞缪尔·莫尔斯或者艾尔菲德·维尔。 摩尔斯电码是一种早期的数字化通信形式,但是它不同于现代只使用零和一两种状态的二进制代码,它的代码包括五种: 点、划、点和划之间的停顿、每个词之间中等的停顿以及句子之间长的停顿。

如果他反对,恐怕这个设想就永远不会再实现。

“为什么一定会是弱点?”卫珈直视着他,“爱和怜悯不一定代表软弱,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你这样认为只是因为不知道它们会给人们带来怎样的力量。”

“带给人们力量,”赫沉仿佛不置可否地点头,然而下一秒却讥讽地勾起唇角,“只有弱小的人类,才会需要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聊以慰藉。”

“你觉得我可能会让仿生人拥有这样的弱点?”

卫珈忽然觉得后背发凉。

她从前在园区时还以为,作为指挥官的赫沉与议事会一样,支持这项研究,毕竟议事会的势力正逐渐走向没落,新领袖对研究的支持无疑是新的保护伞。

房间里陷入寂静。

片刻后,卫珈才轻声道:“如果你们一意孤行,只会重蹈覆辙。”

只要研究还在继续,那一切就有像父亲设想的那样,有变好的可能。

但是今天赫沉的一番话打破了她的幻想。

“为什么要阻止。”赫沉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看人类徒劳地想继续这项所谓的有益研究,勉强能算是一种乐趣。”

那天是她自己惊慌失措跑进了自己的休息室,如果没有那一次,他又怎么会发现还有关于自己的这么大一个弱点存在着?

卫珈被他这句话弄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他根本就没掩饰这一点,她猜到是早晚的事。至于支持这项研究的议事会那边,赫沉不表态也算是一种很好的态度了,毕竟不表态往往意味着“中立”,意味着不干涉不阻止。

阅读被仿生人大佬宠爱的日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