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不是身世漂萍(二)

    跑到离厂子不远的地方,沈鸢感知到一会即将发生二次爆炸,忙冲向大门的位置。

    一伙工人相互搀扶跑出工厂,想停下歇歇脚。沈鸢忙问:“我刚从街上过来,里边还有人吗?”

    “是你。”沈鸢递过毛巾,认出对方就是他在码头遇到的人,对大家说,“我们跟他走。”跑出几百米,他们来到一间教堂。

    沈鸢将毛巾撕成一块块分给工人们:“这儿不安全,大家跟我走吧。” WWW.KanXs.ORG

    一行人继续上路,步履匆忙,半路突然冒出来一个人,那人在浓烟中对众人说:“大家跟我走,我就住在这附近。”

    “疯子。”外边可见度极低,连经过沈鸢身边的鬼子都当他疯了,一边逃一边不忘骂他脑子有病。

    沈鸢又在海边伫立一阵,没从来的地方原路返回,走向另一个方向打算绕个圈回去,途中避开了所有巡查的兵,他刚回到房间,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沈鸢透过窗子看到街上浓烟四起,还有烟顺着窗缝钻进屋子,一伙鬼子四散奔逃,边跑边喊,沈鸢听出他们喊的是“工厂爆炸了”,立刻提起箱子冲出旅馆,据他所知,这时厂子的工人刚结束一天的工作不久。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沈鸢在旅馆住下,半夜出去到海边散步。

    系统为沈鸢提供了景区对应的方位供他游览,时间不太充裕,沈鸢就在海边的偏僻位置随便走了走。

    海风清新而凛冽,却未能吹散这片土地上四起的硝烟。在战争中活下来的普通人,哪个不是历尽千辛万苦,谁还不是身世漂萍呢?

    未来的人类发展这么快的吗?他穿到民国有什么目的,是要挑起纷争还是战争贩子?沈鸢问系统:“你是说未穿今?要不然他哪来的这么多钱,不远万里过来就为了盖教堂?”

    “宿主,这里所处的时期非常关键,若是他在世界中兴风作浪,有可能引发世界坍塌,您也会被困其中,希望您多加小心。”系统又说。

    “我会的。”沈鸢说。

    沈鸢没和工人们坐在一起,那边离暖炉更近些,他一个人在长椅上抬头看离他很近的彩窗。移开视线时,他的余光却感觉彩窗的颜色变换了一下,转回视线,什么都没有。他想盯着彩窗看一会,陆池坐到了他身边。

    “谢谢你帮我解围。”陆池捧着一个苹果,将它塞到沈鸢手中。

    这天是西方节日中的平安夜,他的世界里,这一天朋友或者恋人之间会互相赠送苹果,取其平安之意。陆池最多也就当他是朋友,但沈鸢还是被陆池的举动弄得脸红起来。

    眼前的人笑容温和而清朗,单纯地想向他表示感谢,他呢?还在想怎么和这位命中注定的恋人再续前缘,想得有点远。

    沈鸢低下头握住苹果,抬眸看着陆池:“啊……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他暗暗唾弃自己不合时宜的脸红,收敛神色认真道,“你为什么会被那帮日寇盯上?”

    陆池解释道:“我到日本去买一种材料,那种材料比较特殊,多用在军火制造上,翻译向那边告了密,我一路躲藏才回国,刚到码头又被他们盯上了。据说抓了我有赏金,谁知道呢。”他和白毓洲刚见第二面,就把这些事告诉了对方,还是个翻译。他吃过被翻译出卖的苦头,不应该死守秘密不开口吗?可他养父的经历让他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令他难以置信的事情,对白毓洲有莫名的熟悉感大概也是其中一种。

    沈鸢听到这,又担心起来,这个世界里,他的爱人如果是被神父利用的该怎么办?他要尽力找出神父的真实身份。

    “砰”的一声,工厂再次爆炸,气流冲击下教堂未有丝毫撼动,玻璃窗也未受到任何损坏。教堂内就像用电负荷过大一样瞬间暗下来又亮起,工人们靠在一起,纷纷感慨此次劫后余生,向他们道谢。

    沈鸢却发现刚才爆炸时,彩窗不是因灯暗下才变暗,而是熄灭了,像断电的彩灯一样熄灭。教堂里的所有东西像是被人按下开关,由同一主控控制。无论什么年代,做出彩色玻璃都比彩色大屏幕容易得多,从诞生年代就能看出。

    “他不会是用精神力来给教堂通电吧?”沈鸢猜测道。

    “宿主,也许那根本就不是教堂呢?”系统说。

    系统在危机四伏的黑夜中还不忘开玩笑,沈鸢反问道:“讲冷笑话好玩吗?”

    “我错了。”系统切换成楚映的声音又切换回来,“有一种东西需要通过精神力操纵。”

    沈鸢了然:“我知道,机甲。也就是说,他通过空间裂缝这种东西,意外从未来穿到现在,还带着在现在堪称顶级武器的机甲,不知道要干什么。”

    系统说:“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消息,是这样的。”

    时候不早,浓烟还未散尽,神父为大家安排了住处。偌大的教堂可以容纳百余人甚至上千人,房间却并不多,沈鸢不曾见过教堂的其他人,说明教堂里常年来也就只有神父和陆池。

    陆池抱着被子,有些为难地站在沈鸢住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

    “请进。”沈鸢刚换好带着的睡衣,见是陆池,问道,“怎么了?没有房间了吗?”

    “被子不够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盖我的吧。”陆池走进房间将被子放在沈鸢床上,接着就要溜走。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睡。”沈鸢拍了拍床,试探着问道,“你介意吗?”

    “都是男人,有什么可介意的。”陆池带上门关上灯,轻手轻脚爬到床上钻进被窝。

    听了陆池这句话,沈鸢倒想起他以前在其他世界的遭遇。他在原本的世界里遇到临时行程,没来得及预订酒店的情况下,会和乐队成员住在一起,有时候和朋友出游遇到这种情况也是,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对方的女朋友从来没疑神疑鬼觉得他和自己男朋友有过什么关系——谁还不能交个朋友了?

    沈鸢虽然是个同性恋,但他从来不会见一个爱一个,或者致力于掰弯他的直男朋友,他也有正常的交友需求。发展到最后,试图追求他朋友们的女孩在行动之前都先认识了他,会先向他打听他们有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最终都和他打成一片。

    而在沈鸢被迫穿越的世界里,在他和他被系统分配的“恋人”在一起后,他就失去了交友的权利,美其名曰杜绝出轨,仅存的发小随着他谈恋爱,进化成了情敌,他最后不过是个孤家寡人而已。那些世界是太憋屈了,以至于现在和同性睡一张床不被恶意揣测都成了难得的经历,还要被现在的他感叹。

    沈鸢刚要闭上眼睛,发现陆池贴着床边睡觉,被子也没盖上,眼看着再动就要滚下床,伸出胳膊一把捞回陆池。

    “嗯?”陆池闭着眼睛焦躁不安动来动去。

    “你差点掉下床,我把你拽回来一点。”沈鸢将被子分一半给陆池,低声哄了几句直到陆池睡着。

    这件黑色大衣是白毓洲的父亲留下的,白毓洲生活简朴,衣服足够厚实防风,便没再添置冬衣,哪怕大衣随着长久穿着起了球,也正因他一冬天只穿这一件外套,被司徒亦桓嫌弃老土穷酸,活像个土老冒。

    “没关系,我不冷的。”沈鸢接过陆池递过来的杯子,将热茶放到每个人桌前。

    一位神父从里边的房间走出,询问陆池刚才发生的事情,又向大家介绍道:“我是这里的神父,大家可以在这里过夜,或者我和小池护送你们回家。”

    二十世纪初,部分外国人来到国内传教,教堂这种建筑开始进入国人的视野,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普通人而言,它们是国内出现的众多建筑中与众不同的一种。

    教堂尖顶高耸,从外形来看是典型的哥特式风格,进入内部能看到精致的彩窗和浮雕,沈鸢环视一圈,没在这座大教堂中看到其他的神父或是牧师。

    “你好,在下白毓洲。”沈鸢走到刚才的年轻人身边向他打招呼。

    “这样吧,我和他们顺路,可以送他们回去,您留在教堂就行。”沈鸢看向神父。神父身材高大,黑发绿眸,外表上是典型的西方长相,中文说得十分地道,和当地口音几乎分不出差别,系统却检测不出对方的具体身份。

    “宿主,对方就是此世界的异数。”系统提示道,“他的精神力处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但由于世界的上限,导致顶端水平也不高。”

    “你好,我叫陆池。”对方向沈鸢伸出手。

    沈鸢和陆池握手,当作正式认识。他打开携带的手提箱,将装着的干粮分给工人们,又脱下身上的黑色大衣披到其中唯一一位老人身上。

    为首的工人不住咳嗽:“没有了,我们是最后一拨。”

    被抹杀掉的追妻火葬场系统在沈鸢经历各种危险事件时,明明有可以解决困难的东西,它会特地扣下只为折磨沈鸢,比如——沈鸢从追妻火葬场系统遗留下的物品中,挑出一个类似单人防护罩的东西。“如果当时它能把这个东西给我,我也不会重度烧伤躺在床上一整年了。”

    防护罩隔绝了周遭污浊的空气,沈鸢拿着浸满凉水的毛巾,提着箱子在浓烟和粉尘中穿行。

    大连是一座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在建国后旅游业得到发展,成为众多游人夏日度假的好去处,沈鸢所处的时代,后来的各个知名景区还处于原始未开发过的状态。

阅读背景板人权系统[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大王,夫人又见鬼了(穿越)》《王牌重生:独占第一军少》《与卿欢(重生)》《娇花成长指南[重生]》《所有人都对我求而不得》《陛下太偏心》《向往的生活之神级主播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113/7400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