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

    “你们以前不是搭档吗?关系真差。”站在两人中间的少女悄悄地后退几步,破坏了由自己和双黑三人组成清晰的wifi信号。并且更加心虚的发现自己今晚的外套穿的似乎有点不太合适,就不应该因为皮外套保暖就随手拿的,或者换个颜色也行啊。

    不对,黑色是百搭款,又不是完全一样,路上的行人都这么想岂不是都穿情侣装。

    “卧槽!原来是你!” WWW.KanXs.ORG

    “知道柏图斯吗?天价的葡萄酒,在我知道太宰从组织消失之后的那一天,开了一瓶89年的庆祝。”不放过任何一个和前搭档逗嘴的机会,橘发的青年如此表示。

    “我也在叛逃之前在中也的车里装了炸、弹。”毫不在意地操着咏叹调回应的男人展开双臂。

    “哒宰!!!”

    “那什么,红叶姐说的……”选太宰还不如选中也先生什么的。少女心虚的漂移着眼神,看左看右就是不看人。

    “中也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矮啊,”太宰笑眯眯地和搭档(前)打着招呼,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姑娘心虚的表情一样,“这个身高有超过国民女子平均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先说好,把这群垃圾搞定之后就轮到你了,太宰!”

    “果然长得很帅!”凛在左后方向默默小小声比比。

    “凛酱——”

    女孩子真的讨厌这种类型的异能力!超级讨厌!

    木屋地下室,少女手指尖冒出一小缕死气火焰点燃了一边悬挂着的油灯。空间亮了起来——

    被困死在树藤上的小正太似乎因为异能力暴走和强制关联整座城市树木是痛觉神经导致的过度运用处于昏迷状态,小小的一只安静的样子到还有几分可怜。

    作为能力制约的丑人偶就放在他身前的椅子上,少女径直走上前拿起人偶,坐在椅子上乖巧地等着身后的双黑搞定外面的事情。

    数秒过后,似乎中也先生开大解决了问题,组合双人组重重地被数倍重力压在地上。因为听觉敏锐,少女几乎能清楚地分辨出人撞击地面的声音,她回头看着楼梯拐角处,果然两个不对盘的男人一边小学生式吵嘴一边一前一后走向地下室。

    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互相格外熟悉也是真的。

    “有关于中也的事情我全都知道,无论是攻击范围还是呼吸节奏我都了如指掌。”

    哇哦!

    听到这句话的女孩挑了挑眉,“咳咳。”轻咳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

    “_(:3∠)_”

    一时口花花顺口的太宰可怜兮兮的看过来。

    “这个怎么处理中也君?”少女一把把手上的玩偶塞进太宰绑着石膏的右手里,看都不看他一眼,面向中原中也指了指树上昏睡的Q。

    “boss让我带活的回去,”青年压了压黑色的爵士帽,“但一看到这家伙就让我想起死去的部下,随你便吧。”

    “欸!果然和红叶姐说的一样,中也先生真是个好男人。”少女眼睛亮亮的,好似有星辰闪耀。

    “哈,瞎说什么。”被评价为好男人的青年悄悄红了耳根,往右边侧了侧身子。

    “重视部下的男人,很有魅力。”凛轻巧地原地转了个圈,飘飘然出现在树藤之前,语气认真的向着背后的男人说道。

    “凛酱——”

    “虽然我的确有一点点喜欢太宰先生,但是太宰先生以前的作风的确称得上是个合格的黑手党了。”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割断捆绑着Q的树藤,语气平静,脸上也没有泛起一丝红晕好似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我对里世界各种黑暗都没有什么偏见,只有一点,我认为部下也是家人一样的存在,随意因为利益之类的原因就舍弃即使在概率论上的确是最优解也会让我觉得不太开心。”

    少女伸手接过从树上落下的小正太,把他递给因为刚刚的话震惊到呆立在一边不知道挂什么表情好的中也先生。

    “怎么了吗,中也先生?”似乎很无辜的姑娘眨了眨眼睛。

    “你……和太宰是什么关系?”

    “嗯?朋友吧,应该。”

    “那刚刚……”橘发青年的表情复杂到一言难尽,似乎夹杂着劝告和对于失足少女的……同情。

    是亲搭档没错了。

    “说起来,港黑没有精神系的人好好教教这个孩子吗?其实他这个能力还蛮好用的。”

    “凛酱,要是Q一直处于这种自己无法控制能力的情况,他们就会一直需要我做保险丝了~”

    似乎被上一句话顺毛的棕发青年完好的手搭上了女孩的肩膀,凑近她耳边轻轻吹气。

    男人用低沉的声线撒娇般解释着,热气吹动少女耳边的碎发,带着几分过界的亲昵,满意地看到少女的脸颊爬上了红晕,耳根泛红,很有求生欲的在姑娘发飙过肩摔他之前后退了。

    “咳咳,那个,我们上去吧。”神色有点变扭的中也咳了两声,背好Q先踩上了台阶。

    “嗯。”

    认真撩人的某人有点小帅。

    那就稍微原谅一下他刚刚的口误吧。

    小仙女是不会随意打人的。

    三人走到门口,本以为已经被打倒的大个子右手化成三五股巨型的暗绿色斑点长条好似狂风侵袭而来。

    “刚刚你们没搞定?”跳着躲开攻击还有闲暇时间掏枪将圈起太宰脚的触/手打断的少女回头询问。

    “麻烦。”

    橘发青年脸色瞬间不耐烦起来,似乎改变了一下自身重力一脚踹过去,可对方也难缠的很。不管是速度还是攻击的力度都要超过人类水准了,体型也是。

    被轰掉的部分迅速再生,渐渐的只是高大呆滞的长发男人似乎变成了另一个种族了。

    “这个已经算是怪物了吧?”无法控制自己身上激起的鸡皮疙瘩,少女的声音有点干涩,“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异能力者。他的造型能不能不要那么……难看。”

    “凛酱你的重点是不是有问题?”

    “我不觉得我的重点错,这个很重要的!我不是害怕,我是难受你懂吗,这个淤泥怪加触/手怪的设计太伤眼睛……”说着还自动往后退了几步。

    就后退那一瞬,就没来得及救被狠狠撞到树上的男人。那个方向好像是冲着他的伤手去的?

    “太宰!”“阿治——”

    动态视力绝佳的姑娘一眼就透过了层层烟雾看到了被实打实攻击到的青年,脑子一抽,就换上了女友称呼……

    但是,太宰治的异能力不是被动技能吗,这种异能力衍生出的攻击怎么会有实打实的撞击声。这么想着,少女快速躲开朝她攻击的枝条,用火炎推进来到树下。

    “没事吧?”

    烟雾散尽,已经提前做好准备的太宰本来还想皮一下表演一个在线断手,一看少女担心的眼神,讪讪举起完好无损的扒下石膏的右手。

    要是皮那一下估计会被揍……而且。

    “那个不是异能力啊。”

    “什么!”

    “我的异能无效化不会有例外,就因为这样我刚刚也没有要躲的意思。但是,我的的确确遭到了攻击。”

    “人体实验之类的?”不知想到什么的少女脸色一下沉下来。

    “谁知道,不过这下事情就更麻烦了,中也……”太宰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前搭档,句子还没说完,橘发的青年就已经心有灵犀地悉知了他的后招。

    “莫非你要用污浊?”

    “选择权在你手里,但是,”棕发青年少有的严肃,“我在这方面的决策上有错过一次吗?”

    “呿,就因为你总是对的我才不爽。”

    橘发的小个子啐了一声,却一丝停顿都没有直接脱下一直带着的黑色手套,发动了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大招。没说什么相信的话,只一个动作就足以证明他们的默契了。

    一旦开启就只能用异能无效化强制切断的污浊,将自身都化作重力因子,红色好似伤痕的印记随着能力的运用爬上中也的全身,狂风呼啸着,吹走了中也先生的帽子。

    青年失去理智一般,像个非人的兵器肆意破坏,一时间局势似乎势均力敌。空旷的场地在数秒之内遍布坑坑洼洼的巨型坑洞。因为无法承受过度强大的能力,中也先生的身上已经开始渗出隐约的血迹。

    躺倒在地上终于爬起的约翰也震惊的看着这场似乎人类无法参加的战斗。

    “居然能和那个洛夫克拉夫特打到这种程度,但是你们没胜算的。洛夫克拉夫特是没办法从外部被摧毁的。”

    “内部就可以了对吧,多谢。”

    三言两语从葡萄小子口中套出情报后,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的孩子很可怜的和他的一众部下一起扑街了

    狐狸一样的男人不知从哪里掏出定时炸、弹的操作按钮——

    “轰”一声世界和平。

    “去让中也先生停下来吧,他的体力应该也快到极限了。”

    “不急不急,中也血超厚死不了。在那之前,凛酱~”

    “嗯?”

    “你刚刚是不是喊我名字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看我没有欺负中也吧,身高那是既定事实才不是欺负。

    幻术是个好东西,居家旅行必选它。

    顺便一边污浊状态下的中也表示:你们谈情说爱麻烦快点好吧,我快撑不住了,垃圾哒宰!

    我们仍不知道那天红叶大姐说了什么(穿山甲警告.jpg)

    顺便我要吐槽jj,炸、弹要被和谐为啥枪就没事!过分了啊,大家都是武器为啥偏偏只有枪能拥有姓名。

    除夕快乐!话说,大家过年有烧头香这样的习俗吗,我觉得今年我又要熬到十二点再出门去庙里烧香了……

    “喂喂,我们的作战参谋可没提起还有这样的援兵奇袭啊。”被无视在一旁的葡萄小子彰显着存在感。

    种子借助自身的血液培养起来,比常见细长翠绿的藤蔓不同,格外粗壮有力。葡萄藤依旧不怕死的朝着三人组中唯一的女性袭来。另一边深蓝长发看起来呆呆的男人也发动了自己的异能力,暗绿色的触/手加长版分出数股张牙舞爪着分从各个方面向他们袭来。

    “你们男人好恶心哦,这是什么奇怪的触/手play。”女孩嫌恶极了,眉间深深皱起。

    “那你们很棒棒哦。”凛面无表情地跟着吐槽,最后默默用幻术换掉了外套颜色,米色也百搭,才不是因为某人的眼神换的。

    “中也先生你好,我是云雀凛,初次见面。”黑发的少女悄咪咪地收回手,转身向中原中也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啊,哦,你好。”知道云雀凛这个人但完全摸不清楚情况的青年愣了愣,绅士地拉拉帽子。

    因为上方也有攻击,连往空中躲的路线都封死了,只能硬抗。少女从长外套下掏出手、枪,熟练地上膛,右手被幻术隐藏在无名指的戒指发出炫目的橙光,高纯度的大空火炎混合着微不可见的浅紫作为特殊弹的能量填充在发射的一瞬似乎又分散成数道树型弹道轨迹锁定了冲向自己和太宰的所有触/手和葡萄藤,石化然后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爆破。

    “抱歉,剩下的交给你们行吗?我对这个有点感冒……”少女摩挲着手臂激起的鸡皮疙瘩,又抬手往两人方向开了几枪,向木屋门口急退数步。

    一时间,空气中充斥着欢快的气氛。

    ###

    “哈,我讨厌中也的一切!”棕发的青年嫌弃地撇嘴,“今天真是这几年里最糟糕的一天!”眼神死死盯着少女的外套……

    仗着自己的身高是三人当中的top上下比划着差距,还特地夸张了高度,硬生生把十厘米的身高差比划出了半米的感觉。

    “对了,你的帽子至少有30厘米吧~”

    来人声势浩大的开场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但所有的炮灰已经被凛动手放倒了,没有了用来立威的人群,并没有显得那么可怕罢了。

阅读[综]被照片剧透之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红楼之张家女》《闺秀的网红之路[古穿今]》《站住,小胖子》《我的老婆们是BOSS》《要渡情敌成仙》《(快穿)大战真人秀》《晚安,不遇》《旺夫命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114/7400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