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穿成反派的亡妻(穿书)

第二十三章 魔教往事

  • 作者:豆大王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522

那信纸明明白白六个大字,一切安好,勿念。

李嬷嬷无奈摇头,“少将军这样性子,也就是遇见姑娘,不然哪个娇贵女儿愿意嫁,本就常年征战,还连句软和话都不会说。”

“好,那姑娘也歇歇,若有事叫我一声。”李嬷嬷颔首退了出去。

这人,真是别扭到家了,就那么几个字的关心,还要偷偷摸摸写在后面。

她又觉得高兴,将信纸贴在心口,并不给旁人知道,“嬷嬷,这儿不用伺候了,天儿冷,你也回屋歇一会,对了,跟方叔说一声,晚间平生和师兄若是从药铺回来了,便说我已经睡了,不必见了。”

陆潺潺开信一瞧,跟着噗嗤一笑,“果叫我说中了。”

李嬷嬷站远了拍了拍身上,先去火炉边烤烤,怕把寒气带给了她,“姑娘,少将军那边来家书了!”

针尖一停,她翘了唇,“倒是稀罕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入冬了,江星礼当时被皇帝委派了任务,转头都没来得及回家说一句,即刻就去了军营领兵出军,县主府和将军府都只是派了小兵来讲了一声。

“姑娘,下雪了!”李嬷嬷身上裹了厚厚的棉裘,喜气洋洋的进屋来。

陆潺潺窝在软榻上,神色认真,一针一线的绣着什么。

“这事,你说与我也便罢了,莫要再传给旁人。”她轻声道。

“自然,江夫人如今急的上火,秘密遣了人去追,我回来时,瞧见专门送信的从府门前走了,想是已经快马往边境通知小将军了。”

“既然她无意让人知道,那我们也不便插手。”陆潺潺指尖点了点,想着一个才十三岁的小丫头,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到底不能放心,“无安。”

陈无安轻功鬼魅,转瞬出现在窗前,懒懒的模样,“说吧,县主有何吩咐?”

“我有事要拜托你,将军府大小姐江凤予日前偷偷混进了押运粮草的军队,她年纪幼弱,所以便托无安帮一帮我。”

江凤予据说是个从小舞刀弄棒的性子,跳脱活泼,自小就想做将军,成日里想着的无非是上战场杀敌,老将军死后更甚,一直要为父报仇,只是江母莫月华看的紧,她一直没有机会。

到底是太小了,老将军离世时她才八岁,正好是有记忆又幼嫩的时候,母亲悲痛之下哪里能注意她,哥哥那时同样是个孩子,又埋头练武誓要支撑江家,江凤予无人理解,这才做出惊人之举。

这事对陈无安来说不算难,他轻功卓绝,又曾经画过江凤予的像,认得她,因而他去追人最合适。

他回想了一下江凤予的模样,原是那鬼丫头,点头,“我这就动身。”

“多谢你,便当我欠你一次人情。”陆潺潺颔首。

“这话见外,我与那丫头本也是旧识,既是朋友,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陈无安摆手。

送走了陈无安,陆潺潺这才安心了些许,对江星礼来说,他如今就剩下这么两个亲人,若是真有了岔子,他也还是少年,怕是振作不起。

快要过年了,萧静安神思不属,多日未见父母弟弟,他自然极为想念。

只这日,外头来了信鸽,萧静安拆开一看,不由喜出望外,去了陆潺潺面前,“陆姑娘,在下可否告假半日?不,两个时辰便好。”

“萧少侠不必如此,若有急事可自去处理。”陆潺潺微微诧异。

“实在是在下弟弟带着爹娘具都上京来了,今年要与在下在京中过年。”萧静安眉眼都溢出喜气。

“既如此,何不将落蝶夫人等人邀到府上做客?你我虽有约定,但实为友人,你该早早告诉我才是。”陆潺潺也为他高兴。

萧静安拱拱手,“是翊安那小子,非要偷偷来不让我事先知晓,今日下午他们便下船了,所以……”

陆潺潺摆了摆手,“既如此,那便去吧,你们一家团聚实在是极高兴的事,我怎会阻止。”

萧静安一走,陆潺潺唤了李嬷嬷进来,“让方叔去找鬼王差,让他今日过来轮值。”

她知道方叔有办法不惊动别人通知他,李嬷嬷颔首,“我这就去。”

只是陆潺潺计划的很好,却没曾想时机就是有那么巧,正是午膳,李嬷嬷去了厨房唤人传菜,陆潺潺身边难得出现漏洞,就被人逮着了。

她端坐在桌后,神色仍然镇定,“快过年了,难为圣女还亲自跑一趟。”

“若非他们太过废物,几次都未能请动美人儿,也不至于我亲自来。”曲柳眉似笑非笑,眉目间压着怒气和焦急。

她四处一望,察觉没有高手,挑眉,“看来,我运气不错。”

这次来的只是诗词歌赋四位高手,曲柳眉站起身,“美人儿,我们这就走吧,可别让我绑着你走。”

陆潺潺心知这时间拖不下去了,倒也淡然起身,诗词两位高手上前,将一件黑斗篷给她穿在身上,跟着一人抓了一只胳膊,五人就这么腾空而去了。

魔教经历动荡之后,不仅是邪功丢失,新任教主更是被自己的妻子莫月华暗算,身受重伤,留下了隐疾。前些年与高九山一战,不仅再次受伤,还旧疾复发,日渐垂危,他麾下的人早就急的团团转了,找不到代华,安无修性子榆木,本事还差一分他们魔教毒医,最终,众人将目光投在了解开三月眠的陆潺潺身上。

原先去翻她的东西,本是想找到代华的传承给毒医看看,结果什么都没找到,那株三色灵芝,早有盗神盗了宫中的给教主用了,并无作用,所以才没拿走,谁知后头才发现,陆潺潺并不简单。

而这其中纠葛,牵扯起来竟是几十年的仇恨。

原来当年最后继承九转寒功的教主,因练到第六重时性情大变,对爱妻愈发深爱的同时,也格外的排斥他人,直至最后迷了心智将爱妻杀害。

那时魔教另两位护法也是魔教夫人的丈夫,死了爱妻,虽然他也随后殉情,但是还是恨的咬牙切齿,其中左护法收了亲传弟子,也便是如今的新任教主。

左护法最恨,却是因为当时爱妻已经身怀有他的孩子,谁知道就这么一尸两命,他就此发誓必要毁了莫家,他无儿无女,只得这一个弟子,便教导他终有一日要夺走莫家的权力,要恨要报复。

后来护法练功走火入魔,发疯杀人,莫月华的父亲无可奈何之下将他废了武功囚禁起来,提了自己的女婿,也就是左护法弟子曲一亭上位接替。

谁知左护法以死相逼,在弟子发了毒誓必不放过莫家以后,就此气绝。

彼时这新任教主曲一亭已经与莫月华结为夫妻,莫月华还生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曲柳眉。

之后他借机杀了上任教主,莫月华被他囚禁,只不过他对莫月华还有感情,又惦记着九转寒功,故而天真的试图挽回,但莫月华恨他入骨,给了他一刀,那刀上还涂着毒,本还想杀了曲柳眉,到底是下不了手,莫月华便独自逃走了。

魔教中曲一亭的拥垒自然不会放过莫月华,一路追杀,莫月武功尽失,遇见了江将军,这才开启了新人生。

这事被曲一亭封了消息,外界少有人知,便是陆潺潺这穿书者,原文中也没写这些,她根本不知道江星礼江凤予跟曲柳眉竟是一母所出。

江府。

莫月华待在老将军的书房里,指尖抚摸着画像上的男人,“夫君,我们两个孩儿都长大了,全想跟你一样上战场,没一个肯听我话的,自从你走了以后,也不知怎么了,本来以前你也不常在家,偏偏那时不觉得,如今却孤寂的很。”

眼圈红了红,她拿手帕掩了掩,“我这心里煎熬,前些日子故人找来了,他们知道平洲的存在了,我是很想报仇,可是……可是我更不想平洲去背负仇恨,这件事像山一样压着我。”

“若是你还在那多好啊,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她长长叹气。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今天晚了一点点,抱歉抱歉

明天就入v啦,明天小将军就即将变身教主嚯嚯嚯

过年这几天天气意外的好啊,豆子特别喜欢嗮太阳哈哈哈哈

喝了碗毒.药去去寒,让萧静安他们也去休息去,正准备躺一会儿,就见李嬷嬷小跑进门。

“姑娘,将军府出事了!”

她拧了眉,“怎么?”

陆潺潺起身,又看了一遍信纸,将之妥帖放回,跟着打开梳妆匣,特地腾出个匣子放了信件,这才觉得安稳了。

复又拿起软榻上的衣物,冬日来她身子惫懒,极少出门,想着边疆苦寒,闲来无事便给他做些御寒衣物鞋帽,顺便也练练针线,如今就剩这件衣裳还差一只袖子。

这几个月来,魔教一直不死心,前些时日显露了好几回行迹,头天出门上香就遇上一回,不过好在有萧静安陈无安,以及当时恰巧在附近的鬼王差几人护着,算是有惊无险。

“凤予小姐私自跑了,据说是偷偷跟着押运粮草的军队前往边境了!”这事将军府自然瞒着,只不过李嬷嬷会武,耳聪目明,偷偷听见了。

陆潺潺撑起身来,揉了揉额,原文中江凤予就是个提了一嘴的路人罢了,江星礼更是在剧情中段就战死了,那之后的事情陆潺潺也压根不知道,现如今江凤予搞这一出,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陆潺潺琢磨着,估计就是这次魔教发生了动荡,才让后期大反派,下任魔教教主上场了。

又过了半个月,京中要押运粮草前往边境,陆潺潺早将做好的衣物交托了与江家交好的一位副将,托他带给了江星礼,转头又吩咐人送拜年礼给将军府。

陆潺潺随意一翻信纸,却又是一乐,信纸背面八个字下笔珍重:好好休息,保重身体。

江星礼那性子,让他开口说温情软话比登天还难,更不消说这种家书了,“我猜,那家书里头最多六个字。”

李嬷嬷走过来奉上书信,“怎么会,我瞧着少将军对姑娘上心呢,这多日不见,怎么着也该说些好话才是。”

细细一想,她最后一次见他,竟是当初在码头瞥的那么一眼。

阅读穿成反派的亡妻(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