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甄嬛同人之贤妃传

第四十七章

  • 作者:兔子跳铃铛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13980

夏月菁咄咄逼人,这个时候,有人俏生生地出声:“夏姐姐,刚才是妹妹不小心撞了这位姐姐,以致于犯下错处,还请夏姐姐高抬贵手,原谅甘姐姐吧,妹妹愿意抵过。”

她愈发生气,走到出声的秀女,也就是安陵容身边,冷哼:“就你?你拿什么抵过?凭你头上这两支奴婢都看不上的簪子?还是你手上这过时的镯子?还是你这身寒酸的料子?我这衣服可是苏绣,你赔的起吗?你又是谁家的?”

臻懿立刻就炸了。

夏月菁一扬脸,露出轻蔑的神色,哼道:“又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

她复又露出厌恶的神色,皱眉道:“就凭你们两个也想见圣驾?真是异想天开!没的玷污了云意殿这块宝地。今日之事要作罢也可,你们只需跪下向我叩头请罪。我自然会原谅你们。这苏绣可比你们两个值钱多了。”

臻懿蹙一蹙眉,有心把这个人拖出去,到底还是压了下来,她略福一福:“妹妹刚才只是想到待会要面见圣驾,心中不安,所以一时失手将茶水洒在林姐姐身上,妹妹在这里向姐姐请罪,望姐姐原谅。”

她道歉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夏月菁已经不依不饶地怼了过来:“甘家?谁知道你是哪个甘家!贵妃娘娘家里可没有其他女孩子,你是哪里来的,也敢攀附贵妃?”

她绕着臻懿走了一圈,臻懿今天特意没有华丽打扮,夏月菁的脸上就多了几分不屑:“瞧你这身衣服,你也不像是那小门小户出来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她恶意的目光在臻懿脸上睥睨着,忽然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我看你也是年纪轻轻的,就来参加选秀了?怕不是你家就指望着你进宫赚前程呢。不过你也就头上这支簪子不错了,其他的,哼。”她冷哼一声:“可真够着急的,这么想要荣华富贵呢。”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现场发生的一切皆由宫女稍后汇报给了我。

臻懿皱眉,狠狠地将她的手甩开:“孤......我是......”

她还没有想好说辞,只是打着甘家旁系的幌子:“我是甘家的秀女。方才泼了小姐一身......”

“他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圣驾,当今天子,孤的,父、皇、啊~孤只不过是替父皇来看看你们这些秀女的品行,倒没想到夏小姐你让孤大开眼界啊。”

她在一众秀女敬畏而惊恐的目光中起身,怡怡然离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招手示意一个宫女过来。小宫女应声离开,回来时手上捧着一个小小的首饰盒。

臻懿从里面挑出了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金银簪,这是她一众首饰中少有的可以给秀女戴而不违制的,并一对金累丝嵌宝石叶形耳环,亲自给安陵容装扮上,温和道:“多谢姑娘方才仗义为我说话。这簪子和耳环就当今日相见之礼。还望姑娘莫要推辞。”

温声细语地和安陵容说完话,她冰冷的目光转向了夏月菁和她身边帮腔的秀女,向随侍在西暖阁的嬷嬷示意后离去。自会有人去料理。本来夏月菁今日如此嚣张就是要严惩的,刚好撞上了臻懿也是她倒霉。

我暂且还不了解全部情况,还和皇上一起在云意殿选秀,先前我们还能时不时针对某个秀女交谈打趣几句,像老朋友一样融洽。现在一天看下来了,我觉得腰酸背痛只想早点回去休息,皇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很快安陵容就和另外几位秀女一起出现在了云意殿。皇上一眼就看见了她头上的首饰,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看来朕的女儿对此女印象颇佳。”

太监忙不迭地唱名。我轻轻地告诉皇上:“皇上,臣妾很是喜欢这个安氏,想将她指给臣妾的弟弟。还请皇上批准。”

皇上惊讶道:“纵然安氏得了你的眼缘,可她的身份......低了些,也太委屈朕的舅兄了。不如朕给小舅兄指个身份高的,这个安氏,做个贵妾也算不得辱没了。”

我横了他一眼:“皇上,这可是臻懿送出去的首饰。要让她知道她看重的姑娘被您指为别人的妾室定然是不依的。娶妻娶贤,这个姑娘能得了臻懿的青眼必然是有过人之处的。您就依了臣妾吧。”

这时候跪着的陵容已是紧张不已。西暖阁发生的事已有小太监告知。他思索了一会儿,点头同意。

于是安陵容就顺利地成了我的弟媳。

我想着原著小说中这一次选秀进来了几个无辜的人,比如被溺死在太液池的淳儿,有心不想将这几个人选入宫中。

我于是和皇上商量着,把宣城知府傅书平之女傅小棠指给平阳王做正妃,方淳意家世较好,做了侧妃,还说起了要为清河王指婚的事。皇上先前不大同意,被我劝说“贵太妃身体不大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皇上赐婚让贵太妃能早日抱上孙子也是喜事一桩,还能体现皇上对兄弟的友爱”也就同意了。

我在等。我在等甄嬛和沈眉庄的到来。这两位是重头戏啊。

只是我想不到,事情和我想象中的大不一样。

沈眉庄打扮地很是漂亮,一身玫瑰紫千瓣菊纹上裳,月白色百褶如意月裙,如漆乌发梳成一个反绾髻,髻边插一只累丝金凤,额上贴一朵镶金花钿,耳上的红宝耳坠摇曳生光,气度雍容沉静。

她脱列而出,身姿轻盈,低头福了一福,声如莺啭:“臣女沈眉庄参见皇上皇后,愿皇上万岁万福,皇后千岁吉祥。”

和原著一样,她顺利地被选入宫中。轮到甄嬛时,她还是吸引了皇上的注意力,只是她抬起头的时候,皇上的脸色就一点点阴了下去。

皇上不说话,我只能出来打圆场:“走上前来。”说着微微侧目,旁边的内监立即会意,拿起一杯茶水泼在甄嬛面前。她装作视若无睹,稳稳当当地踏着茶水走上前两步。

我微微一笑:“很是端庄。”又转向皇上:“皇上,甄秀女秀外慧中,端庄大方,臣妾看着,和六弟(清河王)很是般配呢。”

皇上好像清醒过来了,他盯着甄嬛看了很久,点头同意:“皇后所言极是。”司礼太监连忙记下。

我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我真正放松下来,司礼太监的声音让我震惊不已。

“吏部侍郎甄远道之女甄玉姗,年十五。”

甄玉姗是谁?浣碧吗?可是她不应该是甄嬛身边的婢女吗?怎么会变成亲生女儿呢!?

是我这只蝴蝶翅膀扇动地太大了?还是有人在暗中控制呢?

我警惕起来。这完全不在我的掌握之中。

这些年我没有怎么打听甄家的事情,觉得没有必要。现在看来,这个甄家要好好查查了。

我的心里飞快地掠过无数想法,面上只保持端庄的笑意,静观其变。

甄玉姗身姿楚楚。鬓边簪一支半开含蕊的秋杜鹃,倒愈加显得她一张秀脸白皙如玉,娇如荷瓣。雪白的肤色映着柔青色的衣衫,恍若浣纱溪边一株临水照影的碧绿烟柳。她有几分姿色,眉眼处和她的姐姐有些像,比起大家闺秀,她更有些有些小家碧玉的气质,也更吸引人一些。毕竟吃惯了山珍海味,家常小菜反而会受到欢迎了。更何况,她的家世也不能算差。

于是她也被留了牌子。

接下来的选秀我就不大关心了,有些被甄玉姗的事情惹乱了心绪。皇上以为我累了,就加快了进度提早结束了选秀让我去休息。目前来说,他还是比较体贴的。

皇上和我一起聚在凤仪宫商讨这一次的位分安排。甄嬛是要嫁入王府的人,她并不在我们的商讨范围内。沈眉庄登上了小仪的位分,而甄玉姗,一方面有我暗中打压,另一方面她明面上是庶女出身不易初封过高,便只得了美人的位分。至于宫室则是我和雨薇敲定的,我隐晦地向雨薇透露了一点我对甄玉姗的担忧。于是雨薇便把甄玉姗安排到她的昭信宫,放在眼皮子底下替我监视着,眉庄还是去和若昭作伴。

这一段时间我忙着选秀的事情□□无术,全赖雨薇和月宾帮忙。慎娴夫人新得了儿子忙着培养感情,但就凭她巫蛊我的儿子我就不可能原谅她;若昭和她的儿子与世无争,没有野心;世兰,她的女儿还年幼,她的重心都在女儿身上。只怕新人进宫,这宫里难得的平静就要被打破了。

至于汝南王府,它如我所愿地热闹起来了,各种意义上的热闹。王府里,曹琴默和史移芸皆膝下有子,就连没脑子的费云烟如今都有了身孕,府中多了孩子的哭声。这就让只有一个女儿的王妃很尴尬了,她的地位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动摇。她不会甘心,哪怕为了女儿她也要争取,可汝南王妃的妾室们在斗王妃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

我一遍一遍地思索着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安心了很多。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是皇后了,我已经改变了很多事了。我从一个要殉葬的罪妃一路成为皇后。我的孩子得到皇上的宠爱,我的好姐妹与我齐心协力。我不应该感到害怕的,毕竟我不是朱宜修,被人牵制。我拥有仅此于皇上的权利,没有人来挑战。

再多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权利面前都是没有用的。

我很快查清了甄家的事。官方来看,甄玉姗是甄远道远方堂弟的女儿,临终前托孤给他。甄远道重视亲情,可怜这个孩子,就开了祀堂收为养女,从小养大。因为正室夫人已有三女一子,府中的姨娘膝下空空,就记在了姨娘的名下。侍郎府的庶女也是比她之前的身份要尊贵许多的,所以也没有人因为这个指责他。日子久了,人们也渐渐忘记了她是被收养的,只以为甄家就有四个女儿。

甄玉姗很是聪明,从小就得甄远道喜爱,与甄家四小姐玉娆很不对付。甄夫人对这个庶女也是淡淡的,对她并不很上心。可甄玉姗很懂得为自己创造机会,为自己争取利益。在甄远道的爱护下,虽然有甄夫人打压,她还是几乎享受着和甄嬛相等的文化教育,胜过她的两个妹妹。

甄玉姗与甄夫人一脉相处得并不是很好,连带着和沈眉庄也关系不佳。甄夫人不大去教育她,也不让她学习管家,也乐得将时间用来学习诗词书画和各项才艺。

表面上来看没有太大的毛病,但我知晓小说的情节,知道甄玉姗从小的生长环境不该是这样。

甄远道,从我掌握的消息来看,他和小说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甄玉姗,她五岁不到进了甄府,如今也是多年了,性情和学习能力都和原著有着天差地别的变化。我更倾向于,源头在她身上。

不过,都要等她进宫再说,紫奥城里才是我一展身手的天下。

入宫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我坐在凤座上,居高临下。我的左手边是雨薇,然后是慎娴夫人,恪妃和吕淑仪,这是主位嫔妃。右手边是月宾,然后是敬妃,世兰和陆昭媛。其余人基本都是在宫里苦熬资历。后宫近些年来进了许多嫔妃,前前后后有几十位,可最终留下来的,除去高位嫔妃也就只有几个人有资格来向我请安,很少有新面孔。

后宫真的是美人冢。前些日子,曾经宠冠一时的陈贵人晋为芳嫔,又因有孕再次进封为芳仪。她自有孕后一直小心翼翼却还是流产了。太医诊断是自然小产,她不信,一心以为是世兰在作祟,嫉妒自己怀了个男胎,死咬世兰不放,最后惹怒皇上进了冷宫。她也算是宠妃,落得这个下场也是让人唏嘘。

就像三年前那样,石忠引领新晋宫嫔向我行礼,然后一一拜见各位嫔妃。这一次世兰没有给新人下马威,很快就叫了起,问了谁是眉庄后说了两句酸话,没有多为难。吕修仪一向嘴快,因着世兰和她都只生了女儿,又同为九嫔奚落了世兰几句,被我责怪后也不敢出声了。

这一次朝见没有小说中那样惊险,和上次一样平静地过去了。眉庄没有像原著那样出挑,自然梁才人也没有冲上去嘲讽。即使嘲讽了,也没有华妃惩戒“一丈红”了。

眉庄是个很大气的姑娘,和若昭关系很好。她饱读诗书,识大体,说话礼貌待人,举手抬足彰显大家闺秀的持重,所以初入宫便很快得到皇帝的宠爱。皇上很快就让她住进了衍庆宫,晋她为惠嫔,和雨薇的昭信宫很近,还让她向雨薇学习管理六宫的一些事仪。

这当然让世兰很不满了。只是她如今只是昭仪,并没有权利协理六宫。所以她只能和皇上抱怨几句,遇到眉庄时说一些酸话,没有实质性的为难。

和眉庄相比,甄玉姗让人有些一言难尽。她的确很擅长诗词歌赋,也是宫里人公认的才女之一。她因为月事的原因撤下了绿头牌,却靠着诗词歌赋成功引起了皇上的注意。然而她在第一次侍寝的时候,像原著的甄嬛一样说起了民间夫妻结婚的习俗,以皇上妻子身份自居。被皇上呵斥认清自己的身份后泪水涟涟地想要辩解,结果她被“完璧归赵”,大失脸面。皇上以“不敬皇后”的罪名派了教养嬷嬷让她好好反省自己的言行。

这并不奇怪。甄嬛能够凭此得宠建立在她像朱柔则,而皇上深爱朱柔则的份上。可是她和朱柔则不像不说,现在的皇上还对朱柔则感官复杂,朱柔则更是废后。她模仿朱柔则的言行只会让皇上不自在。

但是甄玉姗很快就调整了对皇上的策略,变得小鸟依人,花样频出。她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温婉的才女,可以和皇上进行高深的谈话,一起谈论诗词,和宫里的木头美人不一样。

然后,她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皇上和我分享过她写的一首关于咏梅的诗: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她声称是她随父亲家人拜访亲戚途径驿站是有感所写。

皇上对这首诗赞不绝口,我心知肚明但不能说,也就顺着他的话说了几句。

是我的老乡啊。

我不知道她从前是做什么的。但我觉得她有点把自己当成玛丽苏女主,寻常说话做事隐隐带出一些唯我独尊的感觉,本以为是读书人的清高,原是知晓剧情后对原著人物的不屑。

她好像一直不觉得现在和原著比起来面部全非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可能她以为这是由于朱柔则的死引起的连锁反应没有在意,就像蝴蝶翅膀一样。她大大咧咧地写着那些南宋及以后的诗词,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那首咏梅诗得到了皇上赞赏。似乎给了她一个感觉,皇上还爱着朱柔则,只是碍于世俗不敢承认,只能深埋心底不让人触碰。

她有些小聪明,但眼界不够高。她只会才艺,空有一身才华,却不太懂后宅之事,因为甄夫人没有教过她。她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可能仅仅来自小说。皇后擅长各种才艺,那么她也去学,而对于这个时代女人真正的立身之本一知半解。只凭小说里的内容,在现实里是活不过第一集的。哪怕是在小说里也只出现了一个阳春白雪的纯元皇后,而且还早早死于非命。

把这个世界完全当作小说来对待,是大忌。有些在书里根本没有出现过或者一笔带过的人物,他们有血有肉,一样这个世界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被辛夷诬陷,还有被诬陷的汪娘子,这两个都是小人物,可如果我不留心,我就倒在这两个小人物上了。

乾元十二年十二月,予淳周岁,晋若昭为敬穆夫人。夫人位满。

冬至,晋世兰为明妃。

乾元十二年的除夕,前所未有的济济一堂。清河王带着他的王妃,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温馨浪漫,甄嬛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平阳王带上了王妃和侧妃,成家立业后的小王爷脸上似乎多了几分责任感;岐山王也带着王妃和侧妃,俱是年轻貌美的,年轻地可以当他的女儿,只是正妃显然没有侧妃得宠,侧妃都快挤到王爷身边去了;汝南王府,王妃神色有些落寞,汝南王柔声地说了什么,她才重展笑颜。

眉庄是新人中第一人,皇上对她的宠爱一直没有消失。她已经升至婉仪,笑盈盈地对皇上和我举杯祝贺,众人也随着祝贺。

至于甄玉姗,她称病未来,不知道是不是在策划倚梅园的雪夜相逢。

如果是的话,她可要大失所望了。

臻懿的性子有些像雨薇,在外人面前,她越生气,语气越沉稳:“什么敢不敢的,我一向是敢作敢当的。夏月菁,你会为你狂妄的言行后悔的。”

没有一个宫人上前阻拦,各做各的事情,或是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对这场闹剧充耳不闻。夏月菁确实家世不错,但和皇家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只要皇上想,甚至不用皇上出手,甘家、苗家乃至其他大家都可以让夏家消失在官员圈子中。宫里人都是懂的察言观色的,在她们眼中夏月菁从向臻懿发难那一刻就倒了,自然不会来帮夏月菁一把。有细心的秀女注意到了,脸色渐渐变了。

臻懿缓缓低下头,她艳丽的容颜在夏月菁眼里仿佛魔鬼一般:“你知道吗?真正没有资格见圣驾的人是你啊。就凭你在这西暖阁对秀女嚣张跋扈,就足够你和你的家族吃挂落了。你何苦,再继续惹我呢?”

臻懿是谁?是皇上从小到大捧在掌心里的女儿,要星星不给月亮,从来没有对她发过火,看到她都是笑得脸上褶子都要出来。我怀疑有一天臻懿对皇上说想要把玩玉玺,皇上都会找出来给她玩。哪怕宫里有了其他的帝姬也丝毫没有动摇她在皇上心里的地位。

她是皇上最疼爱的长女,金枝玉叶,是贵妃的爱女,是我和月宾最疼爱的女孩。小小年纪她就脚踢废后(当时是皇后)无人敢管。现在,她更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

她一巴掌直接扇到了夏月菁那得意的脸上,将她扇地昏头转向,然后被一把推倒在地上,接着臻懿一脚踩上了她的手,缓缓加重力道。

她笑出了声,眼中有着深深的怜悯,就好像看到了一只残废的小动物:“你刚刚不是一直问我,我父亲的官职吗?”

她伸出替夏月菁拂去脸上的瓷器碎渣,看着她打了个哆嗦,瑟缩成一团。

夏月菁鬼哭狼嚎,不敢置信地嘶吼出声:“你竟敢;你竟敢!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你这个贱人!”

“啪”一声,整个西暖阁都安静下来。一只茶盏,就是之前翻落在地的那一个。它从托盘上掉下来尚且没有完全碎裂,如今却在夏月菁的脸上碎成一块一块的。

安陵容被她逼得无法,脸皮紫涨,声细如蚊:“家父……松阳县县丞……安比槐。”

她旁边的秀女帮腔:“你可知你得罪的,是新涪司士参军千金夏月菁?”

她益发得意地像只高傲的孔雀:“我自然不是你这等小家小户可以比的,你连父亲的官职都说不出口吗?”

夏月菁穿着墨绿的绸缎,满头珠翠。她一手提着裙摆,一手猛然扯住臻懿:“你没长眼吗?这么滚烫的茶水浇到我身上!想作死吗?你是哪家的秀女?”

阅读甄嬛同人之贤妃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