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璧若成双(连城璧 x 知否齐衡)

大结局(下)

  • 作者:青茶木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9825

吹着峡谷夹杂着砂砾的干风,连城璧打开了话匣子,将陈年往事娓娓道来:

“他一死,所有对他的唾骂就转到了我身上,他们用天底下最恶毒的话嘲讽我,诅咒我。而我一直因为这些杂念,不能静下心来练功,所以,武功一直没有长进。那些人,就也更肆无忌惮了。

“对付那些人的,是......”

后来,他们可能怕我死了,就也停了下来,只对我推推搡搡,用言语辱骂我。我就记得我站了起来,身体一下子变得很热,跟有火在烧一样。再后来,我就什么也记不得了。醒来时,就只看见一地的尸体。昨晚那些欺辱我的人,一个都没活成。”

听到这里,齐衡也大概明白了。

“后来,他自尽了。留下一把割鹿刀,和一本武功秘籍。”

“我的父亲,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侠。当年,他手握割鹿刀,打遍天下无敌手,很是厉害。”

齐衡赞赏地看着他,道:“虎父无犬子,怪不得你如今的武功也这样高强。”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元若,你知道,我为何会有两个我么?”

齐衡与他并肩而立,“这倒不知。”

连城璧抬头,望了眼被狼牙状的石头围起来的天空,记忆飘到远处,道:

似乎有,又似乎没有。

齐衡默默不语,心里揣着千丝万缕的情绪,盯着一颗小石子发愣。东风一过,地面的灰尘陡然扬起,那粒小石子也顺着风势滚动,被吹到一块半人高的巨石之下,终于寻到港湾一般,停了奔波,安宁下来。

连城璧之所以告诉齐衡这些,是因为他那日醒来,跟当年一样,手里攥着一张字条。上面张牙舞爪写着:

“我强吻他了,要道歉你去。”

他觉得好玩,这是黑璧第一次惹怒了人想要道歉,而不是一刀砍过去。于是他玩心大起,在傍晚时回了一张纸条给他:

“错是你犯的,自己去。”

次日,他又收到黑璧的回信,字迹比之前还要潦草,透露着主人的坏心情:

“你不去,我就自宫,这二两肉要不要全凭你。”

连城璧笑笑,这个大傻子,都是在自己身上开刀,这威胁有用么?

于是他回到:

“谁怕你?如果你想当太监尽管开刀。”

之后,他再没收到回信。兴许,那个主张冰冷处事的自己,已经有法子了吧?

他从前觉着,这人的想法跟他很不一样。但如今看来,他也这样在乎齐衡,想来,他们的心意是相通的。他们一样,都视齐衡为珍宝,不忍伤害一分。

那日峡谷上的风刮得肆虐,齐衡身子薄,不小心染了风寒。万幸不严重,只时不时有些咳嗽,按时吃药多喝水,两三日便就痊愈了。

“咳咳!你来做什么?”

齐衡刚缩进棉被,门就被某个不速之客推开。

连城璧穿着丝绸质的里衣,不由分说钻进他的被子,“你晚上睡觉冷,本盟主来慰问一下。”

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容拒绝。

齐衡赶忙往里挪了几分,戒备道:“我不觉着冷,你还是回去,睡你自己的房间吧。”

连城璧看了他一眼,将被子从他手中抽了一角搭在自己身上,“不冷还会染上风寒?”

“我是白日不小心吹了风,不关晚上的事。”

“那就是白日那小子缺心眼儿,本盟主已经骂过他了。”

“骂过他了?”齐衡讶异,“你,你怎么骂他?对着镜子骂自己吗?”

连城璧不悦地瞥了他一眼,好半晌,才闷闷不乐道:“本盟主写了纸条。”

齐衡怔了怔,脑补了一下武功天下第一的连城璧气得恨不得把手边的东西全都摔了,最后又无奈只能缩在桌子上写纸条,这怎么想怎么违和。甚至......有点一反往常的可爱。

“这次姑且绕过他,要还有下次,本盟主就要让他尝尝本盟主的厉害!”

齐衡被他煞有介事的表情逗笑了,但又考虑到眼前人的自尊心太强,又只能憋回去,道:

“我倒好奇,若真有下一次,你要怎么让城璧尝尝你的厉害?”

连城璧冷酷着拧眉,将手放在后脑勺,冷冰冰道:“我打自己。”

“哈哈!”

齐衡终是没忍住,笑出了声。由于笑得突然,没刹住气息,又激得他一阵咳嗽。

“咳咳!你这是咳!这是在惩罚他呢,还是在惩罚你呢?”

连城璧不悦,“我跟他有区别么?”

这话一说完,他又立即想到什么,眼中的凌厉散去,闪过一丝落寞。

自问自答道:“区别是有的。比如你爱他,不爱本盟主。”

齐衡顺气的动作一下子停了,抬头看他,“你觉得你们是两个人?”

连城璧想了想,道:“大部分的时间是一个人,但有时是两个。”

“比如?”

“在你面前,他比本盟主温柔。”

其实,对比黑璧在其他人面前的情形,他对齐衡也算极温柔的了。只是比起白璧,确实还有十几条街。

“但本盟主比他聪明,且目光长远。”

他不甘心地连忙扳回一城。

齐衡收回看他的眼神,靠着墙壁坐着,怅然道:

“说到人性......我也不是一尘不变的。我有时也会脾气不好,有时也会犯糊涂,一前一后跟两个人似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连城璧怔了怔,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齐衡接着道:“但是我母亲,还有不为,他们根本不会怀疑我是其他人,不是齐衡。因为尽管情绪变了,某些本质上的东西还是在的。我就算再生气,再愚笨,该珍惜的人,我也一样会放在心上。”

连城璧勉强听懂了他的意思,“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我跟他没区别?是一个人?”

齐衡勾唇,眉眼弯弯,“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啊。”

“那你是喜欢本盟主的了?”

“这,这话我可没说过!”

他猛地侧过头去,不看对方。不过,尽管他连连否认,但连城璧的心情也义无反顾地变好了,他盯着齐衡发红的耳梢,施施然勾唇。

“想吃宵夜么?本盟主让人去做。”

“我不饿......”

连城璧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兀自起身,“但本盟主饿了。我去趟小厨房,待会儿你也跟着吃点儿。”

语罢,阔步走出房间,往小厨房去了。

那晚,连城璧给齐衡吃了一样东西——红豆酥饼。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除了明目张胆示爱,连盟主还学了这招寄物托思。

夜深了,四处也安静下来。连城璧最终还是赖在这儿没走,就睡在齐衡身侧。虽然他什么也没做,但守在这人身边,连大盟主也是觉得欢喜的。

身旁传来绵长的呼吸声,齐衡轻轻翻了个身,正对上连城璧熟睡的侧颜。因只看到半张脸,所以鼻梁显得尤其英挺,山脉一般。在月光里,斧凿刀削的硬朗轮廓也变得温柔。

齐衡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叹气,小声嗫嚅道:

“人是不错,就是这张嘴太讨厌了。”

他的声音极轻,蚊子一般,自己都听不清楚,却丝毫不差地,传进了某人的耳朵里。

“——下次要讲本盟主的坏话,别当面讲。”

齐衡虎躯一震,第一反应以为这人睡着了说梦话,转念一想觉得不对——这个人,分明就是在装睡!他装睡!

像是秘密被发现似的,齐衡猛地转身,背对这老奸巨猾的某人。

连城璧掀开眼帘,只看见齐衡气呼呼的后背,觉着这人尤其可爱,于是侧过去,手臂探到他身前,把这人拥入怀中,埋在他的脖颈,用极低沉甚至有些沙哑的嗓子道:

“你有喜欢我一点点么......”

他问得胆怯,生涩,却一反往常地,很是温柔。如情人间的呢喃,这语气,就算齐衡做十次梦,也不会想到这种语气会从黑璧口中说出来。

他没有回答,只是唇畔生花,手不知所措地颤了颤,随后,附上搂在他腰间的那只宽厚的手掌。算是回应了这问题。

连城璧这问题,就好比在问,“我喜欢温柔时候的我,还是喜欢暴躁的我?”“喜欢聪明时候的我,还是愚笨的我?”“喜欢年轻漂亮的我,还是芳华已逝的我”。

没有人,是一辈子都不变的。

也没有人,是能一辈子维持一种情绪,雷打不动的。

他爱,是爱你这个人呀,不论聪明与否,温柔与否,年轻与否,是你恰到好处的脾性,与他的灵魂撞击的那一刻。那一刻,他看到天雷勾地火的漫天烟花,亦看到,行至水穷处的烟雨朦胧。

这些,都是别人做不到的。

而普天之下,唯一能让他见到这些景致的,是你啊。

虽千万人,有你足矣。

黑暗中,两人的手紧紧扣在一起。

至此,连城璧,齐元若,终得眷侣。

璧若成双。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致《璧若成双》诸位读者:

起初决定写这篇文,是因为被剧虐得太痛苦,才想写个人物宽慰齐衡。白璧温柔宽容,黑璧冷酷霸道,可以从不同方面宠齐衡,所以决定写他。

剧里的齐衡,是我很欣赏的翩翩公子的属性。满腹诗书,温文尔雅,从不会因为自身利益去算计他人。但正如剧情所展现的那样,这样性子的人很容易吃亏。他是君子,便以为别人与他一样,无自私之性,无害人之心。殊不知,人心不测。

君子常过,小人无错。

这是每一次齐衡被他人指责乃至谩骂时,我的第一感受。包括后期,齐衡自己一直说自己有错,仿佛他真的对不起天下人了一般。

顾二说,“若我是你,我若看上了哪个姑娘,第二天便去提亲。你慢了一步,怪不得旁人。”(大概是这样)

所以大家都觉得齐衡行事优柔寡断了。

真是这样吗?

他前期迟迟不提亲,是在等明兰的心意罢了。等到真的确定明兰心里有他,他才请父母去提亲。

这是对心爱之人的尊重,哪怕这个人,是那时候无人尊重的庶女,他也依然看得重要。

好在男女主后来相爱了,如若不然,这强娶之人,不就是棒打鸳鸯强取豪夺了?

虽然霸道总裁的文看得很多,但如果是我,不问我的心意,不问我的感受,直接下聘迎娶,我会感觉到被忽视乃至歧视的悲痛。

这样的齐衡,几乎被所有人指责,连丫鬟也能对他谩骂不休,我觉得难过。就好比我发现了一颗闪耀的珍珠,双手捧给你,你却将它扔到墙角,让它蒙尘。

基于这样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虽然很短,但所幸把珍惜齐衡的心情传达给了大家。

也万幸,有你们这些天的支持,能够看到结束。

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同人写手,在还是以原耽为主的。所以之后不会专注写齐衡,或者朱老师的水仙。只能偶尔贴一下番外,或写一些朱老师其他人物的水仙。

总之,感谢大家!真心感谢!

青茶木

2019年2月

一番话说完,时间已经过去许久。齐衡将每一句都听进心里。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晚上的连城璧会有白天的记忆了。

其实,黑璧,也是个孤独的可怜人。

只是在同样的遭遇之下,表现得更强硬,更让人害怕,不敢靠近而已。

连城璧点头,道:“是晚上的我,那是他出现的第一次。”

他握着齐衡的手,又接着道:

“之后,他每晚都会出现。只要白天谁欺凌了我,甚至只是说几句恶话,那么,都会被找上门。有的直接就死了,有的被吓得痴痴呆呆,总之,没一个有好下场。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他们也就怕了我,不敢再对我做什么。

只有受过伤害的人,才会这样,把自己一层一层包裹起来。看似坚不可摧,强硬无比,但其实,那层层盔甲之内,是一颗遍体鳞伤的心。

他与白璧有区别吗?

后来有一天,我醒来发现手里握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练功,自己保护自己。

我幡然醒悟,他,那个我永远不可能见到的我,其实就是我父亲派来保护我的。其实,他不是别人,只是另一个我。我们有着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情绪,只是,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同。他很坚强,也让我学会坚强。”

我十二岁那年,就是在这个峡谷。他们把我捆了起来,用一条很长的绳子拖着我的脚,另一头套在马鞍上,一路飞跑。这条路上,碎石子很多,我身上没有防护的东西,那些碎石子就一颗一颗,划进我的肌理。我当时满头都是血,我虽然看不见,但我就是知道那是血。因为我早就不会哭了,所以那湿乎乎的东西,肯定是血,不是眼泪。

连城璧却是苦笑,“可是时乖命蹇。他当年受奸人陷害,说他玷污了桃花庄主的清白。一时间,他从云端跌下,受尽千夫所指......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啊,他可以忍受决斗场上的失败,却万万不能忍受,被如此侮辱。”

齐衡大概明白了他情绪低落的来源,“后来呢?”

那日,连城璧带齐衡外出巡查,经过一片峡谷时,感慨突生。

阅读璧若成双(连城璧 x 知否齐衡)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