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是这样的。

    陆阳是如今娱乐圈龙头集团董事长的儿子,人封外号“金字塔制造机”。

    金字塔制造机这个称号还是因为跟他睡过的最后基本上都在吃人不眨眼的圈子里杀出了一条血路,变成了这个圈子里金字塔尖尖上的那一部分而被封的。

    ——盖棉被纯聊天的那种。

    不过外界好像不觉得是这么简单的事就是了。

    陆阳瞅瞅地面上的那些纸张,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翻着通讯录,琢磨着最近找谁来陪他睡觉。

    陆阳看完了手里最后一张简历,咂咂嘴,随手扔到一边,转头看着自家的大宝贝,拍了拍腿:“雪风,来哥哥怀里。” WWW.KanXs.ORG

    猫咪似乎听懂了,腿一蹬就跳了上去,被泰山压顶的陆阳嗷的一声,浑身一弹,连人带猫一起滚下了吊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一章

    草地上已经铺了一层被丢弃的纸张,纸张下边有一团鼓鼓囊囊的东西,悉悉索索的,没过两秒,一团毛绒绒从纸张底下钻了出来。

    是一只布偶猫,它抻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四下看了看,仰头冲躺椅上的青年软绵绵的“喵”了一声。

    “雪风你什么时候才能修炼成精帮哥哥背锅呢。”陆阳一边捡着自己刚刚潇潇洒洒扔出去的简历,一边义正言辞的指责旁边蹲着的猫,“咱们的唯一指定背锅位裴星渊最近忙得不见人影,正是哥哥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还不成精!”

    “可能是因为你最近没给他喂罐头。”

    陆阳收拾简历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站在他家花园门外边西装笔挺的男人,愣了两秒,手里简历一扔,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裴哥哥你回来了!啾啾!”

    “有事裴哥哥没事裴星渊是吧?”裴星渊站在花园木门外边翻了个白眼,伸手自己把里边的锁拉开,拎着个塑料袋走进来:“我给雪风买了罐头。”

    雪风迈着优雅的猫步走过去,在裴星渊裤脚那边蹭来蹭去,晃着尾巴尖喵得一声比一声甜腻。

    裴星渊把手里的塑料袋交给了陆阳,熟练的蹲下来摸了一把雪风,就开始帮着陆阳收拾地上的简历。

    裴星渊比陆阳大三岁,家住陆阳隔壁,跟陆阳也算得上是发小,打小就特别照顾陆阳,陆阳也很喜欢他,成天跟在他屁股后边当小尾巴。

    ——虽然这份喜欢基本都体现在闯了祸就躲在裴星渊背后噫呜呜噫哭唧唧,哭到裴星渊心疼他然后英勇顶锅这类事情上。

    大概是从小就有这种担当心,在陆阳还蹲在家里毫无长进的啃老的时候,裴星渊就已经跑出去自己创业奋斗了。

    他翻看了一下被陆阳当垃圾扔了一地的简历,动作一顿,眉头微拧,嘴唇抿成了一条平直的线:“又在捞新人?”

    “对啊。”陆阳点了点头,从塑料袋里摸出了一颗棒棒糖,抱起雪风坐到了吊床上晃荡着,“可惜这一批都不行。”

    裴星渊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说道:“那看来这一批能留下的没几个了。”

    “大概吧。”陆阳不感兴趣的点了点头。

    裴星渊回头看了他一眼。

    外人不知道,但裴星渊却挺清楚的,陆阳他爸相当的迷信自家儿子那种一挑人就能挑中特别好的那一个的能力。

    从陆阳在幼儿园时期闹着要如今已经隐居幕后的成为了一个大制作人的老牌影帝哄他睡觉的时候开始,之后陆阳每闹一次,那些被他要过去哄他睡觉的人最后都因为各种各样的机遇而爆红了,甚至都不需要什么格外的资源倾斜。

    只不过爆红之后能不能维持住,基本上看个人造化。

    以前陆阳没有到能够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绯闻的年纪的时候还没什么事,现在陆阳长大了,到了能够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绯闻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跟陆阳睡过的人就会红,这在圈里可不是什么秘密。

    ——虽然他们理解中的睡过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睡过就是了。

    这事儿在知道陆阳到底是个什么尿性的人眼里其实挺玄学的,但陆阳的家庭背景也注定了不了解具体情况的人会脑补一大堆什么资源倾斜什么砸钱捧人什么傍大款之类的黑.幕。

    陆阳跟盯着他陷入沉思的裴星渊对视着,捏了捏雪风的爪子:“看我做什么?”

    裴星渊把手里收拾好的简历放到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特别严肃的问道:“我长得不好看吗?”

    陆阳叼着棒棒糖愣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好看啊。”

    “那怎么没见你睡我?”裴星渊问。

    陆阳:“……?”

    这人怎么回事?

    没吃药还是药吃多了?

    “睡你不好吧。”陆阳叼着棒棒糖,迟疑道,“我们都这么大了,万一擦枪走火什么的……”

    裴星渊皱起眉来:“那你跟那么多人睡?”

    “那不一样,你会跟你的抱枕为爱鼓掌吗?”陆阳理直气壮的说完,觉得不对,咂了咂嘴,“不对,你可能会抱着抱枕打飞机。”

    “……”裴星渊沉默的看着陆阳。

    “你对我来讲不一样。”陆阳撸着雪风的下巴说,“咱俩要是擦枪走火了,那你以后媳妇儿不是吃大亏,这不妥,很不妥。”

    裴星渊想了想:“那你可以选择以身相许啊。”

    陆阳被这话吓了个哆嗦,棒棒糖都掉到了雪风的脑门上。

    他震惊的看着裴星渊:“……裴星渊?你是裴星渊吗!你你你在说些什么啊!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中了什么情花之毒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裴星渊看着吓得嘴都秃噜了的陆阳,轻啧一声,回过身去继续收拾东西。

    陆阳把棒棒糖从雪风脑袋上摘下来,纠结的看着自家主子脑门上那一撮被粘在一起的毛,一边试图给它拔下来,一边抱怨:“裴星渊你别吓人啊,你是不是被叔叔阿姨催婚了想跟我将就?这不妥的啊,很不妥。”

    裴星渊背对着陆阳,不怎么愉快的轻哼了一声。

    事情是这样的。

    从裴星渊开始暗恋陆阳到现在为止,已经十年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艹我要被甜死了。

    存个jb的稿我这个人就特么是适合激情裸奔开坑。

    本文啥都没准备,缓解焦虑的短小腿肉.文,请谨慎跳坑。

    显然不会。

    陆阳翻到了个合适的名字,埋头吸了一口他的猫,刚准备拨通电话耳朵就被揪住了。

    “嘶——”陆阳被揪得踮起脚,“妈疼疼疼撒手撒手撒手!”

    陆阳倒不觉得这个外号有啥,这只能证明他眼光贼精准,捞出来的小哥哥小姐姐都长得好又有本事有才华,最后还都变成了公司的摇钱树,他现在去公司总部撞见了偶尔来总部谈事情的娱乐圈大前辈,还能经常收获摸头捏脸亲亲和水果糖的奖励。

    要问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那几个大前辈也跟他睡过——在陆阳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

    喜欢每天早上一睁眼就看到漂亮帅气的小姐姐小哥哥有什么错呢!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乱扔垃圾!”陆妈妈毫不留情,揪着儿子的耳朵拖着人转了个身,指着院子里的吊床,“自己收拾!”

    陆阳把自己的耳朵救下来,扭头看了一眼敷着面膜无情的把他关在了家门外边的亲娘,手机往兜里一揣,缩着脖子抱着猫灰溜溜的跑回了院子。

    完全没有错啊!

    难不成一早醒来就见到他爸那个秃头心情会好吗?

    因为他最大的爱好是从自家公司新人里捞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来陪他睡觉。

    “……我觉得你得减肥了。”陆阳嘀嘀咕咕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屑,把旁边的主子抱起来,踢了踢地面上放着的简历,满脸忧愁的叹了口气,“我觉得这一批不行。”

    他怀里的猫甩了甩尾巴,眯着眼舒服的打起了呼噜。

    陆阳摊在吊椅里,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简历,翻一张扔一张。

阅读然而颜狗又做错了什么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给前夫当继母》《闪现到你怀里[王者荣耀]》《反派他很狂!很撩![快穿]》《今天又成了女配大佬[快穿]》《女魂男身:妖孽太子强逆天》《嫁给暴君(穿书)》《开局一只神级火灵》《[快穿韩娱]她貌美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127/7400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