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日常有点衰

    面前之人既高且瘦,腰杆笔直,一身的儒衫纶巾,虽年纪尚轻,但颚下山羊须油光水滑,保养的甚是得宜。长脸威严,一如既往。同样,也一如既往地,瞅他不顺眼。

    而此人不做他人想,正是书斋的严夫子。

    呆怔了半晌,陆斩炎似乎终于发现了不妥。随即,又拉伸了嘴角的弧度,一脸地乖巧。

    但见此时的严夫子,正一手持书,一手捂着一眼。剩下那只死死盯着他的眼中,恨不能喷出一团火来。瞧那模样,已是被气得瑟瑟发抖了。许是为了维持形象,此刻正努力地咬牙克制着。

    “呀,夫子你的眼睛怎么了?”

    陆斩炎一哆嗦,一个鲤鱼打挺迅捷地站起了身。在书斋内众人,一张张努力憋笑到变形的笑脸中,俊逸的脸上,也随之扯出了一抹咸淡适宜的淡然笑容。

    “卧槽——” WWW.KanXs.ORG

    似乎瞬间被眼前熟悉的东西所刺激,陆斩炎的大脑,在经历了短暂宕机后,高速运转了起来。

    伴着身旁灌木丛的不停抖动,冰冷的目光也正不断前移,瞬间,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湿热气息,便紧贴而至。

    “陆斩炎——”

    一声饱含怒意地暴呵声中,陆斩炎困惑地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看着眼前。入眼处是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淡蓝色儒衫的一角。随着视线的不停上移,一缕更为熟悉且扎眼的黑山羊须,突然出现在了眼前。

    说来惭愧,鄙人穿越前,乃是一名法医,就职于S市市技术大队。就跟队中所有的法医一样,我的工作包括病理鉴定、伤痕鉴定、尸体检查、现场勘查、嫌疑人侧写,帮助侦查员判断案件性质等等——

    看着林林种种,眼花缭乱,其实总结起来就一个词——尸语者。或者换一种说法,我的工作就是:让尸体说话。

    也许真像队中其他人,背后开玩笑时,说得那样,我这人明显属于“湿气太重”,哦,抱歉,应该是“尸气太重”这一类。所以,人跟着也就有点衰。

    比方说:掏出打火机想点根烟,哪知火石哥突然来了脾气,只想离你远一点。所以,伴着刺啦一声响,它就上天了;

    再比如:饿着肚子,去单位食堂排队买个包子,眼看着,好不容易总算挨到自己了。食堂大妈,却突然来了一句:“小伙子,明天再来吧!”

    呆愣了半晌,始终没能明白:这包子,它怎么就在不知不觉间,成了紧俏商品了?见着,身后同样一脸懵逼加失望的同事,甚至暗暗生出了,明儿个咱自己做包子的冲动;

    还有——

    那啥:出门没走两步,不小心踩到狗屎。低头,见着脚底那不离不弃,颜色略有差别,形状不明的糊状物,满脸的嫌弃。也不知,前世究竟是多少个五百次的回眸,造就了此时,你俩这段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孽缘。

    到后来,踩得多了,你也就释然了。毕竟,孽缘也是缘。是缘,它就有缘尽的一天。

    回顾短短二十多年的人生路,生活似乎总在不经意间,给你带来诸如此类的“小惊喜”,瞬间就提亮了你的小精神——

    作为一名社会人,特别是一名成熟的社会人来说,相信很多人或多或少,都跟我有过相同的经历。正所谓,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呢?

    是吧!?

    所以,上面这些根本都不叫事的“小惊喜”,本就跟衰不衰的无关,通常只是统计学上的概率意义而已。

    只是,当日常生活中,这些事发生的概率值高了,且有了一种一路往上,飙到了离谱的地步时,那便——又让人,生出了不一样的情愫。

    比方说:每逢我当班,接手的案件,不是什么连环杀人案,就是变态杀人分尸之类,犯罪情节、手段残忍,性质恶劣,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造成影响的恶性刑事案件。

    这**就离谱了,换句人话说:这完全是奔着不是大案,就必是要案的道上越走越欢啊!

    这些高压案件,在一次一次挑战我专业技能的同时,连带着也造成了一个直接结果,那便是——但凡碰到我当班,刑侦队的探员,都是个个一副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地模样。

    谁让哥是衰神附体呢!连带着他们也没好日子过。

    说虽这么说,但哥作为一名社会主义的四有青年,坚定地无神论者,自然是不会将诸如什么“尸气太重”,“衰人”之类,这些虚无缥缈地无稽之谈放在心上的。

    直到——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S市市内连着突发了数起,手段残忍的杀人分尸案。通过对尸块的检验,我认为这些手法相同,都出自于同一个凶手。也就是说,市内出现了新的连环杀手。

    此外,结合现场勘查、各种物证等的综合分析,可以看出行凶者头脑冷静,做事细致、有条不紊。在兼具反社会人格的同时,还具有极高的反侦查意识。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发现的数处抛尸地,皆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在没有抓手的情况下,不仅接手案子的探员焦头烂额,弄得人困马乏,案子毫无进展不说,整个专案组的工作,也都陷入了僵局。

    市内,也因着恐慌情绪的不断蔓延,搞得人人自危。街上也增加了巡逻的警力,各方严防以待。

    可即便如此,凶手依然没有停止犯案。不久,就有新的尸块被人发现了。

    许是,前几次的犯案,都没留下可供警方追查的有力线索,几近“完美”的成功犯罪行为,让凶手产生了麻痹心理。让我在对最新的尸块进行查验过程中,有了意外的发现。

    也正是这一新的发现,让我决定,即刻赶往新的抛尸地。对抛尸现场,进行第二次紧急勘验。

    也就是在那时,我遇到了匆匆返回的凶手,结果可想而知——

    许是我这人真挺衰的吧!

    可等整明白了,人也光荣了。再睁眼,便是再世为人——

    陆斩炎对此自是求之不得,在书斋内众人的哄笑声中,自是连忙滚了出去。

    哦,忘了介绍,大体一个关于穿越的故事。

    而,故事的主人公——正是不才小弟我陆斩炎。陆斩炎的陆,陆斩炎的斩,陆斩炎的炎。

    “你还有脸说!怎么回事,你心里就没点数?!少在那儿给老夫揣着明白装糊涂——”

    见陆斩炎睁着一双清澈地大眼,满脸地无辜,已脸色发青的严夫子,这回是连胡子都抖了起来,“啪”地一声,顿时将手中的书,给狠狠摔了过来。

    “诶,夫子,有话好好说嘛!”

    因着小弟讲故事的能力有限,看了前面的开篇,也许您会有错乱的感觉。那个,啥,为了避免接下来,再出现这些不必要的尴尬,现在就让我来帮您,好好捋捋。

    既然,是个关于穿越的故事,那我还是从,穿越前说起吧——

    陆斩炎嘴上讨着饶,却是身形一闪,错身躲了开去。见此,严夫子脸一抽,再也克制不住,厉声怒喝道:“滚,给老夫滚出去——”

    “哦——”

    只是不知,自己今天怎么又碍了“他老人家”的眼。

    显然,刚才他又做梦了。而且,依然还是被重播了N次地那一个。

    “夫子——”

    许是出于本能,男孩害怕地闭起双眼的同时,向着身前狠狠地挥出了拳头——

阅读宋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综武侠]渣尽男神》《宵行》《站住,小胖子》《躺在你怀中》《这个系统有点坑[快穿]》《宠你到天荒地老》《小朵朵乖乖[快穿]》《物以稀为贵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139/7400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