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泪绡

第一章 缘起而遇

  • 作者:凉木为苏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4996

“父亲,容儿想要他。”见林容要这狂暴之徒,林父便急了,拉着林容就要离开。林容不顾手上的伤,死命地扒拉地铁笼子:“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你别再咬我,我便带你走如何?”丑儿听着林容的话似乎是有些动容,支撑着残破之身坐起却不向林容靠近。

林父见林容态度坚决,便松了手,林容将另一只手伸入笼子:“随我回家吧…”丑儿扑上前张开嘴,看着林容满目真诚之意终是不忍下口。那双白净且温暖的手抚上丑儿脏乱分不清原有之色的发,让丑儿小小身躯一颤。

林容身为林家的独子,哪有替人穿衣的经历,此番动作了好一会儿也没弄好,略有些宽大的衣物松松垮垮套在丑儿身上。“啪嗒——啪嗒啪嗒……”随着一颗珠子落在地上发出声响后,珠子落地之声便像蝴蝶效应一般啪啪滚了满地。林容看着跟前一颗颗色泽不佳形状不规律的珍珠有些错愕抬头才发现是丑儿在哭。他…哭了?眼泪是珍珠?

借着丑儿沐浴,林容随父亲让医师给自己的手上了药。临近膳食之时,林容才轻扣木门:“丑儿,可好了?”林容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屋内有回应,心急之下推开门却看到满身伤痕的丑儿站在一堆衣物前不知所措。

丑儿闻声转身对着门口,林容也随之看清丑儿——长发湿漉漉贴在胸前,是那种营养不良所造成的枯黄发色。周身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痕,大片新伤叠着旧伤。除却林容,丑儿并不让旁人近身,未曾给人上过药的林容只能粗略给丑儿上了药,期间丑儿亦如在黑市那般一声不吭,但林容却不觉得此举不疼。

贩卖之人卑躬屈膝,止不住地向二人赔不是:“丑儿性狂躁,惊扰了二位,还望二位大人有大量,在下定会好生管教。”话音未落,又是几铁棍,那名被唤作丑儿的看着不过四五岁般大,接连几下让他重新卷缩了身子,血混着笼子里的污秽使得丑儿更显邋遢。

街道经春雨洗礼尚未干透,稀泥沾染了青衣边角。渐行愈深处,路也越发难行。林容看着这处不同平常所逛的集市满目新奇。随父亲学了几道为商之道后,林容便觉得此行少了初始乐趣,慢慢地便一副低垂着头无精打采模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在林父身后。

就连随后商贩的问候也让林容觉得很是恼人:“父亲,我们何时回去?”“容儿乏了?且再等等。”林父正因几批携带异香染料与那商贩讨价还价,眼看就要成功,让他怎么舍得抽身离开。林容觉得无趣极了,那双深棕色眸子转上几转后开始四处寻自己的乐趣。

临川偎水,隶属江南水乡之地。水乡盛产水族鲜货,倒也算得上是个富庶之地。林家祖辈眼尖手快再加之手艺不俗,这才成了临川布坊的一大鳌头。

“今年兴许是个丰年,容儿,来随为父去见见世面。”听到父亲那如获大赦的声音,林容上身抖上几抖,猛地瞪大那双本要昏昏欲睡的双目,将手中的书籍随手一丢,起身向林父的方向疾步奔去。早些时候父亲便对林容提出,待他到了束发之年便带他出去见见世面,林容于心自问自是盼了这事好些个时日,如今能如愿以偿自然就什么都抛在脑后了。

林母看着父子俩相伴而行,带着慈爱地笑了,随后看着书桌上的狼藉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林母将林容急促起身而踢远的木椅移回原处,这才开始为林容整理那随处乱放的书籍。

另而,林容见敫璎对眼角胎记颇为在意,便只用一旁发带将长发松松垮垮地束缚着。此番虽将小脸露出,但若不撩开黄发是见不到那藏匿在发下的胎记的。

一则,临川依山傍水,林容自小便是听着鲛人的故事长大。二则,鲛人泣泪成珠在小话本上也出现不少,林容自然耳闻能详。随后林容很快便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拾起那一颗颗并没有多大价值的珍珠,用一旁的布锦包裹了几层后塞入角落里那个大木箱的箱底。

“丑儿,看着我。”林容双手覆于丑儿肩膀,让他与自己对视:“日后切记,万不可在人前落泪。”看到丑儿点了点头后林容才松了一口气,并随之对他会心一笑,抬手揉了揉,在手心里留下一片湿意,紧接着便继续捣鼓那深色衣袍。

虽是其后结果有些不尽人意不过人靠衣装,丑儿一改前态,看着倒是顺眼了许多。贩卖之人告知林容,丑儿之名取因全然是由于他眼角延至耳旁有一处胎记,另外丑儿性子暴躁,从而让诸多之人望而却步,故林父并未花费多少银两便将人买回。其一是丑儿无人敢领回家去,其二则是贩卖之人向林家父子二人赔不是。现下洗净后林容撩开黄发,见那处果然有一处类似于鱼鳞状的暗蓝色印记。借着弯腰姿势,林容覆唇轻吻上那处胎记:“不丑,很美。”林容此番做法又让丑儿身子轻颤,本欲逃离,奈何像是被林容识破了心思般停了动作,直了身。

“丑儿既为鲛人不如沿用敫姓?古书所云敫为鲛人大姓,取意为从一处之地延至天下,传闻鲛人至南海之外而起,后延至天下,此字意倒是颇为符合。”见丑儿并不排斥地点了点头,林容转而接口道:“名就为璎,丑儿虽不是大家子弟却有大家子弟之美。”

取名之事并没有多大阻碍,全然是林容一人在说,丑儿在一旁以点头之态附和。林父林母自然也不会对此事多加干涉,子悦父母亦喜。倒是林容为自己在经过这番收刮肚里墨水之事后,才堪堪想出这名而颇感羞愧,暗自于心立誓定要发奋学学问。

丑儿的到来让林府又是好一阵热闹,回程途中的他很是乖巧,任由林容拉着他千疮百孔的小手,倒也未曾有过逃跑的举动。只是沐浴这一大事,丑儿却不让任何人靠近,只要旁人流露出这念头,丑儿就一副如临大敌模样。无奈,林容只能让人备好东西,让丑儿自行在屋内捣鼓。

不远处笼子里的瘦小身形很快吸引住了林容眼球,在同父亲交代了去向后林容这才走向那处。临得近了些了,林容才看清笼子角落里卷缩着一个小小的人儿。许是察觉到有人靠近,笼子里的人儿猛地睁开双目,那双墨蓝色的眸子虽让旁人觉得冷冰刺骨,但在林容看来却仿佛是看到了浩瀚大海,那双眼睛如有魔力一般,让林容那颗久动躁动的心在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鬼使神差地,林容便向他伸出了手,却不曾想,只换来鲜血顺着白牙缝隙滴落在满是铁锈的笼子里。直至林父赶来与贩卖之人用一旁的铁棍捅了那小人儿几下,那人儿才吃痛般松了嘴,倒在笼子里不停翻滚。“父亲……”“容儿,可有何处觉得不适?为父这便带你去医馆。”

稀稀疏疏的春雨飘飞了三日后才终见天晴。远处不知是什么鸟儿叫唤,一声叠一声甚是悦耳。

阅读泪绡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