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辛夜一咬牙,胎源心剑同时震荡,元力猛提,速度飙到极限,朝着蓝色身影狂追了过去!

    “蓝袍兄,慢走等我!”

    关白正卖力急奔忽觉不对,声音好像有点近,不对,就在耳边,猛地转头就见辛夜与他并排急奔!

    辛夜速度更胜一筹,渐渐拉近与关白的距离,越来越近,不到片刻便渐渐追上。

    “蓝袍兄,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好像喊早了!” WWW.KanXs.ORG

    跑过片刻,就见前方出现两道身影,一个头系方巾,身着蓝袍,气质儒雅,其右手诡异地泛着青光,探进另一名修者的小腹胎源位置。

    “蓝袍又在干坏事!”

    “丢人了!”

    一场追逐之战就此拉开。

    一个没命地跑,一个死命地追,不知纠缠了多久,当追到辛夜将要力竭之时,忽闻有惨叫之声传来,辛夜灵机再动,折向声音源头。

    摆脱魔物,辛夜却未多少欣喜之意,靠近中心,直至此刻,炼魔地方才开始展露出它的犄角!

    “这才是炼魔地真正面貌!”辛夜不知更深处还有怎样恐怖的存在,但仅刚刚的魔物,就足够令他头痛,炼魔地偶现一角,却让他心凉半截!

    ......

    炼魔地,靠近中心的另一个方向。

    一孤傲身影,手握断刀,正与魔物玩命厮杀,其双眸通红,血光涌现,身上血迹斑斑,状若疯魔,断刀挥洒,乌芒片片,直斩直劈,硬撼硬抗,全然一副悍不畏死的搏命玩法。

    偶有路过的修者,见其模样不觉胆寒,纷纷夺路而逃!

    ......

    辛夜在接下几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再不敢贸然挑衅魔物,收敛心神小心探寻,稍有动静便顿足蛰伏。

    中心地带太凶残!

    如此这般,辛夜渐渐觉得有些不大对头,醉魂草依千寒所言,应算是了不得的灵药,绝不会长在犄角旮旯而无人问津,定然是划地圈禁,日夜看护,指不定还设有层层法阵,以防魔物侵扰,以及“某些”不开眼的窃贼。

    可来回寻觅多日,却未发觉一丝藏宝设禁之迹象!

    “这里就是盆地中心,怎会没有?”辛夜仰起头,瞭望四周山峦,再次比划丈量一番!

    “难道......不在中心地带,还是说压根没有醉魂草?”一念及此,辛夜使劲甩了甩脑袋,抛开这个可怕的想法:“不会的,肯定有,肯定有!”

    如若没有醉魂草,浪费这些时日,辛黎那边还不知会出现什么状况,倘若稍有意外,后果他不敢去想!

    “喂,仁兄,那位仁兄!”正当辛夜顿足搓手,不知如何为好时,一个衣袂飘飘,神采英拔的月白身影,出现在他视野中。

    “叫我?”一身月白的申不易愣了愣,手指指向自己道。

    辛夜赶紧挥手打招呼,三两步奔到近前,拱手道:“小弟想向你打听点事情,如若知晓还望不吝相告,小弟感激之至!”

    申不易顿住脚步,好奇地打量辛夜,黑色眼瞳,脸上一条伤疤像个大蜈蚣,暗青宝剑有些晃眼。

    微微愕然,这是踏破提携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众师兄弟分散搜寻,多日未果,正觉无趣,怎知大鱼竟自动扣门,突来的惊喜让他好不适应。

    当下收拾心情,不动声色地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道:“哦?你想问什么?”

    “那个,不知在此地可曾见过什么特别之所,比如......人比较多,防守比较严的地方?”辛夜脸含希冀之色道。

    “你找那地儿做什么?”申不易眯缝起双眼。

    “你知道?”辛夜大喜。

    “略知!”

    “小弟先谢仁兄!”

    “你还没回答我!”

    “一些私事,略有不便,仁兄见谅!”

    “那样的话......”申不易忽然脸露戏谑道:“我也有些事情要问你!”

    “但问无妨,小弟知无不言!”辛夜未及多想。

    “前段时间,你见过一个很漂亮的女子?”申不易语音幽幽。

    “确实见过!”辛夜微讶。

    “没穿衣服?”申不易继续道。

    听及此处,辛夜方觉不对,那日之事在场只有他和那位少女,眼前之人竟会知晓,而且还认出了他!

    略加思索,辛夜抱拳歉然道:“当日情况特殊,情急之下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思来想去,辛夜觉得应是那位少女道出了那日之事,眼前之人该是与少女相近之人,是才出言道歉。

    申不易冷笑,心中却是起了无名之火,倾城在炼魔谷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人人倾慕,如今仙子蒙尘,不过碧轩已死,但辛夜却把仙子看了个遍,再见辛夜那张大蜈蚣脸更是眼角抽抽,牙根痒痒。

    长得太磕碜了,顿时好白菜尽让猪拱的强烈不忿,让申不易很想剐了辛夜。

    实际辛夜除了疤痕,倒也不难看,甚至有些不羁的洒脱之意,只是先入为主,申不易出于心中憎恨,愤怒以及嫉妒,所以愈发觉得他面目可憎。

    “是你杀的碧轩?”

    碧轩?辛夜微愣,名字有些耳熟,目光触及手中暗青长剑顿时想起,自己毙掉的那个恶徒似乎就叫碧轩,再见申不易脸色,心中微微一凛:“你是来寻仇的?”

    “总算没蠢到家,你杀碧轩其实我挺乐意的,如今大护法降令要将你挫骨扬灰,而又这般凑巧,你自己就将脑袋递到我的剑下,你说这份白来的功德我接不接?”申不易一脸的戏谑嘲弄之色。

    辛夜心中苦海倾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醉魂草尚不知仙根落于何处,那边随便掌毙两个混蛋,竟能带出个大护法,还弄出个挫骨扬灰的必杀令!

    一个字很苦!

    “你们来了很多人?”辛夜脸色霜冷。

    “为了杀你,我们出了二十名精英,足够你自傲了!”申不易笑意渐浓:“放心,为谢你送我这份大礼,我会尽量让你死的痛快些!”

    “该是我谢你!”

    “嗯?”

    “谢你告诉我这些!”辛夜再无心情与他废话,暗青长剑铿然出鞘,剑光粼粼,朝着申不易的脑袋便递了过去。

    “自不量力!”申不易双手抱于胸前,手中长剑自行飞出,仿若有了生命,化作流光直袭辛夜。

    “归神术!”流光急射,辛夜微惊,身体向右倾斜,左肩衣袍被划出一道口子!

    “嗤......”申不易冷笑。

    果然羸弱不堪!

    笑不过三息时光,辛夜速度暴增,长剑青光闪耀,威势凛凛。

    申不易笑容凝固,流光再次激射,辛夜甩手一记青光,流光随着一声铿锵之音,震出三丈外,去势不减,青光怒斩申不易,剑芒绽放,冷意盎然!

    申不易大骇,急速后退,右手虚抬,急招流光回头。

    “晚了!”青芒斩到之际,申不易流光回到手中,急急格挡。

    铿!

    一个蓄势怒斩,一个仓促回援,申不易长剑险些脱手震飞。

    铿铿铿!

    辛夜得势不让,趁他立足未稳,一剑快过一剑,一剑猛过一剑。

    申不易只扛过四剑,便再握不住手中流光,脱手而飞,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第五剑划过身躯,如若快刀切豆腐,刀过豆腐开。

    辛夜青光回鞘,在申不易的两截身子上摸索。

    “没有!”心中微感可惜,归神术又称大梵天归神术,脱身古魔时期的九天御神术,为炼魔谷扛鼎之术,初阶便能御使元力控剑杀敌,诡异莫测,令人防不胜防,高阶更是神念一动,周天元力皆为所控,一念之间,元力盖顶,威势惶惶,当日山谷老妪,一怒而天崩,元力如山如岳,威猛的不像话!

    辛夜至今记忆犹新,他可是惦记这门功法很久了。

    “归神术初阶以诡异著称,你却用之正面,自走死路!”

    ......

    “......”

    “蓝袍兄,大礼勿谢,还请笑纳!”

    远远的,调侃戏言之声,幽幽传来!

    “你是要闹哪样啊,上次兄弟也是不得已,你.......还是把放过我吧!”关白快哭出来了。

    “这次给你带了点礼物,不信你朝后面看看!”

    嗯?关白微微一愣,眼神向身后瞄去,如此一来速度便慢了几分,就见一只魔物双眼冒着红光,口水拖了二尺长,正撒开四条腿,玩命的追赶他们!

    “......”

    ......

    “妈呀!”关白忍不住惊呼

    再一转过头,辛夜身影已经跑的老远,即将从其视野中消失。

    关白恍若未闻,埋头没命的开溜。

    辛夜远远瞧见那人不是关白还有谁,当下扯开嗓子嚎道:“蓝袍兄,救命啊!”

    关白吸灵手使得正爽,忽觉好像有人在叫自己,愣愣转头,就见辛夜这个丧门星急速向他狂奔,目呲欲裂,神情骇人,顿时一个激灵,急急撤回手掌,撒开腿狂奔逃跑!

    辛夜瞧见魔物竟知晓避开长剑锋芒,暗忖其尚有灵智,是才耍了个骗小孩的把戏,想趁此脱身,可魔物不但力量恐怖,速度也很恐怖,辛夜绞尽脑汁利用山石地形,左钻又绕竟无法甩脱!

阅读剑境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他是明月光》《我真的只想学习[快穿]》《南尘》《王妃娇宠日常》《弟弟的告白》《我罩着你呀》《宫学来鹤》《[综]她与胜利定下誓约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197/740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