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许你四时好景

第11章 四目相对两颊绯红

  • 作者:粒粒唐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2-11
  • 本章字数:9060

我把一次性饮料杯杯盖上的饮用口抠开,茉莉的清香味顿时散发开来。

这几天我的拍摄强度很大,没有时间去医院照顾他,想到向小冉那么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肯定是照顾不过来,就给李棠琪打电话让她去医院帮忙。

他白了我一眼,“你放心吧,也就是那阵叫林安冬才能把我给刮跑!不过话说回来,冬冬你最近好像看起来……也膨胀了不少啊……”

“好啦好啦,有你和唐唐一天三四顿病号饭准时准点供应,我感觉自己至少胖了三斤。”

“那敢情好啊,不过怎么才胖了三斤,我的目标可是五斤啊。你就是太瘦了,得多吃点才行,要不哪天一阵风把你给刮跑了可不就麻烦了么。”我揶揄道。

“齐老师这两天还好么?”

红的应该是万年不变的西瓜汁。

另一个不透明的杯子里应该是茶一类。

五天之后齐夏才恢复了他的正常工作,其实他原想只休息两天的,又被导演以“身体状况不是最佳无法发挥出全部情感”为理由强行加了几个休息日。

刚刚拍完了一段室内打架斗殴的戏,身上沾了些东西,看起来相当狼狈。

我拿了件干净衣服去冲了个澡,从浴室出来之后去休息区找我最心爱的懒人沙发,发现齐夏已经坐在上面了,小茶几上放了两杯饮料。

“想你啊。”他眨巴着星星看我。

喂喂喂……齐夏你都多大个人了,这样可犯规了啊……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又是我和齐夏的包场式拍摄。没想到双男主会是主到这个程度,戏里面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内容是以我和齐夏为拍摄重心的,那基本上就是一对一的对手戏。

“欢迎回来哦齐老师,调整好状态了么?”

服化组的姑娘们又抱出来了一堆衣服在我们身上比划着。

齐夏同她们寒暄的时候,我已经换好了衣服。

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我黑着脸,用齐夏的话来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老鼠或者被抢了肉骨头的狗”。

不是我暴躁易怒,我知道这场戏是要穿睡衣拍摄,但没想到这睡衣这么春意盎然引人遐想啊!这回我可算知道为什么我非得有点肌肉不可了。

因为这件睡衣是开襟的,整个上半身的正面胸肌腹肌都露在外面!没错,相当宽松相当霸气,也相当暴露啊!那根本就不叫领口,一点身为领口的自觉和尊严都没有,明明就比腰带靠上了一点点,干脆直接叫腰口好了!

“哇——”我听到了来自服化组的尖叫。

“我的妈呀小林林你健身的效果也太显著了吧!不行了姐妹们我要流鼻血!”

“就说这件衣服一定要留着,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我跟你们讲,就这件衣服,这气派,绝对不比楼上古装剧组那件金色龙纹的睡衣差!”

我满脸黑线扶着额头,其实我觉得比起这件的话,我更想穿你们说的那件金色龙纹睡衣呢……

抬头正好迎上了齐夏的一脸坏笑。

“姐姐们我求求你们了咱们换一件好么……我还年轻,我觉得这件衣服我驾驭不来啊……”我向一群七嘴八舌的服化姑娘告饶。

“不行不行,不能换!”姑娘甲说。一脸坚决不可撼动。

“就是,身为一个年轻人一定要勇于尝试和挑战!”说话的是姑娘乙。

姑娘丙则更加简单粗暴,她直接把我拉到了齐夏跟前,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们身为女孩子的审美,那男孩子的审美你总能相信了吧?来来来,齐夏老师,你来跟这个小年轻说,他穿这件好不好看,用不用换?”

我的娘诶,你们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么,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齐夏的服装审美。就瞅他那一柜子的金黄座山雕你们也不能相信他啊,你们就在不久前不还刚刚吐槽过他的衣品么,他的粉丝可是天天吵着要烧他的衣柜呐……这会儿怎么还能找他参考呢,你们就等着吧这家伙肯定那什么嘴里吐不出那什么牙!

果不其然,齐夏起了个势,开口道:“凭良心讲,身为一个男人,我觉着吧……这件衣服,特别好,简直就是为你们小林林量身定制的,根本不用换。”

林安冬,卒。

齐夏也换上了睡衣,但是款式却十分正常,规规矩矩长袖上衣长裤的居家服,浅灰蓝色的底上有细细碎碎的图案,人畜无害得像个小学生。

我又郁闷了。

导演和武术指导站在一张宽大华丽的双人床前朝我挥手,齐夏走过来的时候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和他一同前往。

今天的重要镜头,我和齐夏以及一张双人床的,年度动作大戏。

呸呸呸,谁想歪了?!

纪封城是一个不老不死的超级怪物,在他的几百年死宅生活中自然有大批奇怪的收藏品,这一天,正好莫泽在他的宅子里看一批珍贵古老的资料。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夜雨突至风雨交加,纪封城偌大的宅子里也不缺那一两间客房,莫泽顺理成章地留下来过夜。

纪封城临睡前去客房看莫泽。

突然一阵电闪雷鸣,莫小白兔吓得从床上坐起来抱着耳朵,不对,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一颗子弹无声地破窗而入,纪封城原本站在床边,突然警觉把莫泽按倒在了床上,一颗子弹从刚刚莫泽坐着的地方划过,打在了另一侧的沙发上。

一声一声子弹击破玻璃的声音,纪封城被子一拉把自己和莫泽裹在一起,在床上翻滚几圈后两个人着了地。

子弹声终于暂停,两个人挣扎着从被子里出来,纪封城按动了墙上的某处机关,一条密道出现,带着莫泽进入密道。

成片中短暂几分钟的镜头估计在实际拍摄中又是巨大的任务量。

此刻,我和齐夏也站在床边,导演和武术指导即将开始他们的表演。

说实话我有点紧张,尽管今天的任务仅仅是拍完从这段开始到我把他压倒那部分,但是一想到我要去扑一个大男人,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更何况对方是齐夏,再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两百多万少女的梦啊!

我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人家给扑了?

说实话,面对那么一个冰清玉洁之身,我有点……下不了手。

导演,一个身体严重发福且秃顶的中年男子,正在努力压一个身高185六块腹肌浑身腱子肉且比他年轻不止十岁的武术指导。

场面一度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

好像还隐约有点……辣眼睛……

后来他大概也觉得这样没表现出他理想中的效果,就跟人家武术指导换过来,让武术指导压他。也许导演心急之下有些口不择言,听到他那句“换你来扑倒我试试”的时候,武术指导,一个年逾而立的硬汉,竟然脸红了。

和他一起脸红的还有我和齐夏。

“就这样子,对的对的,手要放到这个地方,头的一侧,来来来,这里这里,再靠近一点……对,就这样,好的!非常棒!perfect!保持住!小齐小林,你们来看!”

最终导演放过了自己,也放过了武术指导,找了两个年轻的指导来示范这段戏。

说是年轻,也都已经二十七八岁了,他们在影视城摸爬滚打许多年,各种大场面都见过,眼下这些还不足为怪。

导演指挥着他们两个,手挪动腿靠拢腰贴腰脸贴脸,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叫人脸红羞耻的姿势,静静地让我们观摩。

然后两个人又从头到尾示范了一下连贯动作。

似乎……还不错……?

导演一声令下,我穿着睡衣踱着步子走进客房,齐夏乖巧地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然后导演高呼了一声“打雷啦!”

我愣住了。

齐夏更不厚道,他闷在被子里直接笑出了声。

导演挠着头,一脸无辜,“怪我咯……”

又一遍开始。

我又踱着步子走进来。

齐夏眯着眼睛跟我讲晚安。

只听得一声巨响,齐夏很自然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吓。然后马上很自然地抱住被子,害怕发抖泫然欲泣。

非常好,一切表演行云流水。

感谢刚刚武术指导老师拿了一个空矿泉水瓶子,然后奋力一踩……

“子弹!”

这回喊话的人不再是导演,而是不知道哪个组的工作人员。

我按照两个指导示范的动作,迅速把齐夏按在了床上,并努力用自己的身体覆盖住他的。

然而我最终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和齐夏倒的角度不对,根本覆盖不上啊。

于是又是一遍NG。

我扑齐夏的第五遍,才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角度,结果这一下用力过猛,我的脑门儿跟齐夏的脑门儿重重地撞到了一起,霎时天旋地转,一阵吃痛。

第六遍,终于成功着陆。

当我以为这差不多就结束了的时候,导演一拍大腿,说:“摄影机调整机位,换个角度,你们两个休息一下,待会儿多来几次!”

我:“……”

齐夏:“……”

“好!不要动!”

我和齐夏以刚刚两个指导的姿势在床上顶住,周围几台摄影机晃来晃去。

可是,我好像突然之间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了,还有那些工作人员,都只成了一片模糊的影子。

我的视线范围内只有齐夏一个人,皮肤细腻,眼睛明亮。

还有他身上“齐夏牌”的香气。

自从那次之后,我问了好多人,问他们有没有觉得齐夏身上有特殊的气味。

有的人说我在开玩笑,打趣我是不是精神压力过大出现了幻觉,劝我最近要好好休息。

至于问到齐夏身边那小棉袄式的助理向小冉的时候,后者连打趣我都没有,抬腿就要踹我,然后才暴起一声怒吼,说是“我仿佛听到了侮辱我老板的话”。

直到把同样的问题抛给了许久未在片场露面的李棠琪,她听后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隔了很久,她才缓缓地对我说了一句话。

“你就承认了吧林安冬,你心里有他。”

“废话,还用得着你说!我心里当然有他!”

“我说的是另一种意思。你好好想想吧。”

后来我也想了很久,可是不管我想多久,关于齐夏的问题,我的大脑只给了我一个答案。

此题无解。

等到这段戏拍完了,我只觉得浑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其实也没拍很多,也就不到二十遍吧。

我慢慢挪腾着身体去换掉这身睡衣,去之前把齐夏从被子堆里挖了出来。

两个人互相搀扶,在众人中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一起朝更衣室走去。

“想好了再说。”

他尴尬地笑笑,像个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小孩子,“好吧,三四个小时……”

“我就说嘛,又没有夜戏,不睡觉你干嘛呢,背台词也不用背到那么晚吧。”

我心里赞叹这世上怎么就有人能把白眼发得如此之优雅,也就对他说的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哼,想说我胖了的话可以不用这么委婉的。但是这回我可以摸着良心保证,我这可绝对不是胖,导演说为了剧情需要,我得有点肌肉,让我加强锻炼,我最近也天天吃健身餐呢。不过认真讲啊,齐老师你怎么突然生病了。”

“可能是连续几天没睡好吧,再加上工作强度挺大的,还稍微有点感冒,没想到就烧起来了。”

“啊……晚上躺在床上想事情嘛……想着想着没成想就过了那个睡觉的点,就怎么也睡不着了……真不怪我,我也想早点睡着啊……”

“……”这个人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每一次都能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大半夜的你都想什么呢!”

“没睡好……每天睡几个小时?”

“你放心,也不少,五六个小时还是能睡得上的。”

只是没想到才两天没见,那个医院白被单里软绵绵病恹恹的一个人就已经恢复了活力,看起来貌似还生龙活虎更胜从前。

齐夏笑吟吟地朝我摆摆手,然后指了指旁边那个空沙发。

我后背一凉,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请君入瓮”四个大字。

大病初愈的齐夏看起来精神头相当不错。

阅读许你四时好景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