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事姻缘宫

第2章 说好的前程似锦呢

  • 作者:庄小蝶
  • 分类: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2-11
  • 本章字数:7886

绯英扶着树干,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不满地问道:“你不是说来找人的吗?你倒是快点啊,我在这里一刻也不想多待。”

“嗯……”文昌帝君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姻缘宫平日里人少事忙,难免乱了些……但是他们都是些古道热肠的好神仙,你要学会习惯这里的生活节奏,以后要跟他们好好相处。”

文昌帝君训斥道:“你小声点,怎么能在人家门口这么说话!”

文昌帝君支支吾吾地说道:“意思就是……你以后就在这里当差了。”

绯英听到老爹这个回答,心里像被人插了一把刀一样痛苦,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她哽咽了一会儿,终于气得大叫出来:“不可能!不可能!我才不要呆在这种地方!我不要!”

绯英看到这一幕幕奇景,实在震惊不已,扭头想去问一下自己老爹,只见自己的老爹也甚是无语地扶着额头,不知该如何是好。绯英被殿内的香火熏得难受,就忍不住咳了两声,文昌帝君见状,便拉了绯英的手,说:“先让他们收拾吧,咱们去外面等等。”然后便挪步出了大殿,走到大门旁边的月桂树下透透气。

绯英满腹疑虑,便不情不愿地牵着帝君的袖子挪着步子走进了姻缘宫。因缘宫里的香火烧得特别浓,烟气缭绕的,什么都看不清楚。绯英用袖子在自己的鼻子下扇了扇,心想:没想到因缘宫这么破败,用的熏香都这么劣质。绯英心中不快,问道:“爹,你要来找谁啊。”话音刚落,一个红色的毛球不知从哪里飞过来,一下子重重地砸到绯英的脑门上,绯英一下子懵了。这时,又看见一只巴掌大的小睚眦张着血盆大口气势汹汹地向她奔来,绯英想伸手去挡,却见那小睚眦跑到她面前就刹住了腿,哼哧哼哧地叼起她脚下的那个红毛球,摇着尾巴往屋外跑去。

“小祖宗,小祖宗,快松口吧!”一个十来岁的小仙童急忙跑过去堵住了门口,小睚眦身形敏捷,在他的脚下不断穿行闪躲,似乎在拿他开涮。

文昌帝君的仙法毕竟老道,云驾得飞快,过耳的冷风嗖嗖的,刮得绯英不由得缩了脖子,“老爹……”绯英坐在云上思考了半晌,问道:“是不是拿到的职位不是很好?”文昌帝君不答话。绯英有些神伤,但转念一想,自己的老爹在天界当差也不容易,若是把自己安排得太好了,难免会惹旁人的闲话,原本也不该这么难为自己老爹的,但只要是在真武大帝手下,就总有出头的机会,她说道:“没关系的,只要能跟着真武大帝,女儿多熬几年总会有出息的。”文昌帝君顿了顿,说:“大帝那里的职位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有空缺,所以你先不去他那里。”绯英的脸色白了白,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开始琢磨着,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这个空缺,但又想,自己的老爹总不会把自己安排的太差,于是假装轻松的笑道:“啊哈哈,是这样啊,没事儿,去雷祖那里也挺好,听说雷城不是建得很气派吗?要是能跟着毕元帅去斩妖除魔也是挺好的。”文昌帝君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加快了驾云的速度,绯英沉默了一会儿,还想再问,只听得文昌帝君说道:“下来吧,到地方了。”绯英立马一翻身,落下云头来,文昌帝君收了云,也跟上前去。

文昌帝君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抬步往里面走,绯英一把捉住他的袖子,一脸的难以置信道:“爹,干嘛来这里……你不会是把我骗回来相亲的吧!”

文昌帝君一边笑得讪讪的,一边打着马虎眼道:“爹怎么会骗你嘛!这不是顺路嘛……就过来看看老仙友嘛……先进去看看吧啊,快进去,走走走。”

绯英瘪了瘪嘴,知道自己老爹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也不再多说,只是心里还是觉得委屈难受,难以排解。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打了千余年的算盘,其实也不用急在一时,若是逼得紧了,姻缘宫的人没面子,老爹也没面子,还会给自己留下个任性渎职的名声,终归是不好。她说:“我知道了,那我就忍耐几年,但是只要大帝那里一有空缺,你就要赶快把我调过去。”

文昌帝君松了口气,拍拍绯英的肩膀,“放心吧。”

话音刚落,绯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知道是姻缘宫的人来了,便立刻整好仪容,准备向来人打招呼。文昌帝君看到来人,远远地冲他扬了扬下巴,然后将绯英的肩膀掰过去。

“戚将军,好久不见啊。”

“啊,是文昌帝君,好久不见。”来人的声音柔软温绵,气若游丝,“都说了别叫我什么将军了,叫我子郁吧。”

绯英行了个礼,心想:这位仙友的声音虽然温柔好听,但却显得有些虚弱,不会是仙根不稳吧?于是抬头看向来人,不由得被眼前的这位仙人吓了一大跳。只见这位仙人身穿一件脏兮兮的白袍,衣角上沾满了泥土香灰,衣襟的针脚都开始走线了,一头灰白的长发不挽也不束,乱糟糟的披在肩上,打结的打结,打卷的打卷,直接盖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下巴上密密麻麻的青色的胡渣。绯英看不到他的脸,只能从他手腕处的皮肤看出他应该还比较年轻,从他嘴角温和的笑意判断他应该还比较好相处。

文昌帝君将绯英推上前,对子郁说道:“这是我女儿绯英,以后便要承你的照顾了,她若哪里做错了,你来管教便是。”

绯英一边在心中暗骂,一边走上前说:“小女绯英,不知这位仙友如何称呼?”话音刚落,绯英的后脑勺便被文昌帝君赏了一个爆栗。

“哈哈哈哈!”子郁看着抱头喊痛的绯英笑得十分开怀,“帝君不必计较,我来这里当差才不过千年,绯英小妹不认识我也是应当的。”他又对绯英说:“我是姻缘宫的主人戚子郁,平日里你可以与我仙友相称,但是在他人面前,你还是要叫我一声仙长。”

“哦……”绯英听说眼前的这位邋遢仙人竟然就是姻缘宫的主人,不免心里有些鄙夷和嫌弃,“绯英见过仙长。”

“好了,闲话也不多说了,你就跟着子郁好好干吧,”说着,文昌帝君笑吟吟地将绯英一推,“不要给你老爹丢脸。”

绯英被猛然一推,一时站不住脚,只得不情不愿地向前倒去,戚子郁马上伸手扶住她,届时,他身上那浓重的劣质香薰的味道猛然涌入绯英的鼻子,绯英只得痛苦地忍着,以免在人前失仪。

“子郁,我宫里最近又来了一批飞升成仙的,还等着我排位调度呢,我就先回去忙了,下次我一定跟你好好叙叙旧啊。”说着,文昌星君一甩袖子,在手中变出一坛酒来,然后往戚子郁脸上一抛,“这是我夫人酿的老酒,在雪梅树下埋了五百年,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戚子郁笑道:“尊夫人酿酒的手艺自然是好的,子郁谢过帝君。”

送完了酒,又交代完了绯英,文昌帝君也不磨叽,转身便踩着祥云急匆匆的走了。绯英看着老爹离开的身影,再转头看看邋遢仙人戚子郁跟他混乱不堪的姻缘宫,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哎,也不知道要在这里熬多久……

文昌帝君安慰道:“英儿啊,你放心,爹也舍不得把你一辈子放在这里,等过个百来年,我手下的文官里要走一批,我再把你调到文昌阁来,你我父女便可日日相伴了。”

绯英哭道:“你走远点!谁要与你相伴!我要去大帝那里!我要做天界第一的女战神!我要跟他日日相伴!”

文昌帝君急了,“你这孩子!胡说什么!你这么年轻,怎么能跟一个秃顶老头天天呆在一起!爹不许!以后你也别想了!”

绯英继续哽咽道:“老爹你是知道我的,我在骊山修行不易,我是为了跟着大帝建功立业讨前程才回天上来的!你怎么能这样耽误自己的亲闺女!”

文昌帝君连忙解释道:“现在天上神仙众多,能讨着一个差事便已经不错了,其他地方都没有空缺了,只有月老这里还缺人,你就体谅一下你老爹吧。”

绯英仍然不服气,“不可能!各位神仙所掌诸司里,都是人满为患的,又不多我一个!就算去不了真武大帝那里,雷祖也是好的,再不济,把我充了天兵天将,以后也有立战功的盼头,你怎么能把我弄到这里来!月老儿不过是一届散仙,连正经的品阶都没有,我跟着他,日后便再无出头之日了!”

绯英拉着帝君的袖子,哑声唤道:“爹……爹……”

文昌帝君唉声叹气了半晌,终于心软了,说道:“好了好了,你先听爹的话,留在这里好好干,月老儿年轻时也是个有本事的神仙,你跟着他定能长进许多。等过个百余年,天界要放一大批神仙回凡间,到时候大帝那里定有不少空缺,我再把你送过去。”

文昌帝君道:“女儿啊,你也不能只想着你自己的前程吧!我不指望你有出息,也不指望你去建功立业,我只希望你在天界平平安安的,不要总想着打打杀杀,不要让我跟着你担惊受怕好不好啊!”

绯英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所以你就忍心断了我的前程,你好狠的心!”

绯英闻言,心中咯噔一下,僵硬的追问道:“好好相处……是什么意思……”

绯英刚还在琢磨着该不该帮帮这个小仙童,又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回头只见是另一个更小一些的仙童正在急得跳脚,惨叫到:“完了完了!仙长刚牵的红线被那畜生给咬断了!”

小睚眦听到有人叫自己,便叼着红毛团扭头跳回到案几上,一顿发疯似的狂甩头,毛线团瞬间散开来乱成一团,追着它的小仙童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对那个正在接红线的小仙童说:“你快看住它!我去找仙长。”说着便慌不择路的扭头冲出去,谁知竟重重地撞在了一个形容邋遢的仙人身上,仙人手上还抱着顶天高的书册,如今突然被撞得打了一个趔趄,手上的册子哗的一下像喷泉一样飞了出去。小睚眦看到此景,似乎更加兴奋了,干脆跳到地上来开始嚼书,冒失的小仙童还在眼冒金星,男人急得一把将仙童推开,去捉那畜生,痛心道:“完了完了,全弄乱了!司命非要杀了我不可!”接红线的小仙童也想过来帮忙,可是竟然被红线缠住了脖子,小脸憋得通红,哑着嗓子喊道:“仙长救我!”

一抬头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宫殿,不算破旧但也不算华丽,宫殿内烟火气很重很重,甜腻的香味一直飘到外面来,宫殿的柱子上、墙上、屋瓦上杂乱地缠绕着长长的红丝线,屋檐上的彩绘都被香火熏得掉色了。绯英一下子怔住了,她狠狠地摇了摇头,再拍了拍脸,仔细去辨认香烟中隐隐约约显现出来的匾额上的字。她艰难地咬着牙念出来:“姻、缘、宫。”

阅读无事姻缘宫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