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主刀剑]骨切

开导

  • 作者:烟蛛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5
  • 本章字数:7609

三日月宗近为他解释道,骨切闻言,侧头看向敞开一条门缝的拉门,大太刀石切丸,短刀今剑,都担忧的望着他。

骨切默了默,牵强的扯起唇角,沉声道。

“唔,你的伤还是没有涂药吗。”

石切丸和今剑闻言互相对视一眼,眼底的忧虑未散,但还是点点头离开了。骨切注意到跪坐在他床边的三日月宗近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轻笑着看着他,骨切蹙眉,酝酿了下语气才发出逐客令。

“......你也是,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三条家的部屋可就在你的旁边,你的声音那么大,大家都很担心。”

骨切听见这声音,渐渐回神,缓缓张开眼。眼前的太刀付丧神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跪坐在他的床边,三日月宗近见他张开眼皮,骨切暗沉的烟眸深处的惊恐未消散,三日月宗近将他眼神收入眼底,唇角微抿。

“骨切,醒了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三章

“骨切,骨切呦。”

——是谁。

三日月宗近绕到骨切的身后跪坐下,骨切坐起,沉默的将背后交给他。三日月宗近轻笑着伸手穿过骨切的腋下,像将骨切圈在怀里了一样,对方将骨切的手捧起,骨切抬眸,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

三日月宗近左手捧着碗,右手拿着绵签,生涩又有些无章法的涂抹冰凉药膏在骨切的手指,听见骨切不适的低吟动作微顿,然后抱歉的笑笑。

“我不擅长侍奉这件事......嘛,我会温柔一些的。”

令人浮想联翩的话语随呼吸洒在耳畔,骨切微颤脖颈,颓废的后靠在三日月宗近的肩膀,被突然靠上的三日月宗近挑起眉。就听见对方沉声的低喃。

“不需要啊......管一把来历不明的野刃,不需要的。”

迷惘。

他在迷惘着自己的过去,他试图追溯侍奉安寺家前的记忆,却只能停留在睁眼的那一刻,第一代安寺家主望着他的钴蓝双眼。

“我叫什么名字。”

“骨切。”

“为何?”

“你是削骨如泥的好刀,安寺家的刀。”

他漫长的岁月里一直辅佐着安寺家,看着一代代更替直至今天,他为何以前没有思考过,安寺是阴阳师,却给予自己这所谓削骨为泥的赞誉。

三日月宗近闻言,笑容瞬间敛起,平静的表情透着严肃。他放开骨切被涂好药膏的手指,伸手摩挲在骨切脖颈,触摸那隔着布料都在发热的伤疤。纤细的脖颈只要三日月宗近微微用力就能折断。

“骨切,这就是你的心吗?”

“......我可不想要听一个新来的刀剑对我说教。”

骨切沉默一瞬,听出对方话里的严肃和不赞同。想直起身子坐起,三日月宗近就隐隐按了按他的咽喉,就像警告一样。三日月宗近缓缓阖眼,叹息声。

“虽然我很想要告诉你,但果然,你得做好准备才行。”

“哈啊......?”

骨切闻言蹙眉,抬腕想要拿开对方按在自己脖颈的手,三日月宗近突兀凑近压上骨切的背,手顺势离开脖颈接住对方的五指相扣在一起。骨切怔愣侧头,就看见三日月宗近带月的美眸凝视着他。对上骨切的眼,三日月宗近重新笑起。

“等你觉得你真的明白了就来找我吧。”

真的明白什么啊。骨切垂眼唔了一声,但还是点点头。

只有这么办了吧。

“一下说了这么多,天已经亮了哦,骨切。”

“啊,要准备早膳了。”

骨切侧首瞥眼窗外渐渐浮现的鱼肚白,收回被扣住的手,还嘀咕笑呵呵放开他的三日月一句。

“别对男人这样啊。”

“讨厌老爷爷的肌肤接触吗?哈哈哈。”

——切割线——

包丁藤四郎吃早餐的时候一直盯着骨切的表情,看出骨切心情似乎愉快了许多。也放心下来。

他知道其实有别的刀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但是他不敢透露原因。因为背后的事情太复杂了,他心智虽然不成熟但也知道这件事是自己无法插手的。

这么想着的包丁蜜糖色的眼沉了沉,注意到骨切的视线扫向这边,重新整理好表情笑起来,骨切也莞尔一笑。

骨切想刚刚被盯着的感觉是错觉吗。

他收回视线,想了想,宅男还在阴阳寮那边没有回来,看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样子。

只有三日月宗近那家伙知道吗......可恶,到底要他明白什么啊。不过好歹有个突破口。

门外突然闹哄哄起来,骨切隐约分辨出是藤四郎他们的声音。

“一期哥!!!”

在餐厅的粟田口刀剑看到从门口里进来的身影都猛的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位进来的青年。

骨切回首,一位身着军装的青年走了进来,身旁包围着许多短刀,他感觉到骨切看向这边,抬头望向骨切。莞尔一笑,暖金的眸里闪着流光,水蓝色的短发柔顺贴面。

“我是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藤四郎们是我的弟弟。”

“您就是将我锻造出来的那位阁下吧,谢谢您让我与弟弟们相聚。”

骨切闻言,想起早上的日课三发。

那把320的太刀吗,话说另外两把那二十分钟的刀和一小时三十分的是......

“我是乱藤四郎~要和我乱舞吗。”

一个长相娇俏的橘发短刀走到骨切面前仰头看着他,骨切看着乱可爱的长相沉默片刻。

啊,是男孩子呢。

还好之前看了时之政府的资料,要不然就误认成女孩子了。

又有一位从藤四郎身后走出来的军装青年,青年半面带狐型面具,眼尾描着红色的眼妆。肩膀上趴着一只毛泽金黄的小狐狸。

“呀呀咱是镰仓时代的打刀,名为鸣狐。吾乃追随其身的狐狸。——请多指教。”

嗯?后面的才是本音吧。

骨切听到那低沉的声音瞥了眼之前代替说话的小狐狸,忍不住伸出手。

小狐狸看着靠近的白皙手掌,眨眨眼会意抬头蹭了蹭。骨切瞬间僵硬。

——毛茸茸。

看到这幕的五虎退歪歪头,轻笑。

果然骨切先生是喜欢动物的类型呢。

——切割线——

“这样一来就能让一队组成强力的太刀队了呢。”

骨切坐在审神者的房间翻看着公文,狐之助趴在桌上满意的点着刀帐。

“骨切大人,三日月大人,一期大人,鹤丸大人,莺丸大人,还有江雪大人。”

狐之助说到江雪左文字的时候,骨切余光扫了眼桌上的那纤细花瓶,里面种植着一种漂亮的紫色花朵。

“江雪左文字不喜战争,既然那家伙不介意我也不会强迫他。固定一队他的位置换成石切丸吧。”

“诶?啊……是。”

那振不喜战争的佛刀被锻造出来时的第二天早,带着两个弟弟来道谢。说是因为之前陪伴小夜左文字入眠的缘故,他们本丸的小

夜左文字没有别的本丸里小夜左文字那么严重的梦魇。

骨切是阴阳师的刀,安寺家巅峰时刻的平安时代他在那香火甚旺的神社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他当时想到陪伴小夜入眠说不定能减轻受梦魇折磨的痛苦。

“虽然来了很多稀有的刀剑男士值得贺喜,但本丸也需要补充资金噢。”

狐之助后半句话一出,骨切就无奈的揉了揉额角。

“嗯......只能那么办了吗。”

博多藤四郎之前推荐的录制舞蹈传播到网站之类的。

“骨切大人是特别的刀剑男士,我觉得非常有卖点噢。”

狐之助举爪爪发表看法。

“……别这么商业化的口气,而且我一个人跳的话拿不出勇气啊。”

“唔,有很多审神者会发布刀剑男士舞蹈的视频。骨切大人可以试试去请求一些舞蹈区知名的审神者……啊,比如这位姬君。”

狐之助按开铃铛透射屏幕,划开x站的舞蹈区up主,点开一个花朵头像的人。骨切看到了相当可怖的粉丝数和稿件。

“这位姬君审神者代号为千花,而且本丸坐标也离这里不远,去演练场的时候遇到的五号位前辈就是她。骨切大人明日的演练可亲自带队去会会她,询问这方面的心得。”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骨切摩挲下巴看着那些跳舞视频的封面若有所思。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出阵不如跳舞!

他矛盾的揉着头发,三日月宗近很快的就回来了,看到骨切平日里雪白柔顺的发丝此时翘乱的模样,扬唇笑起。

“哈哈哈,我来为你上药。”

骨切听道,余光瞥到三日月宗近捧着的木盘,上面有崭新的绷带和伤药。

三日月宗近恍若未闻,笑容不变的捧起骨切没有绑着绷带的手,那红肿的伤疤已经变暗,在这过分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的痕迹十分可怖。骨切抿唇蹙着眉想要收回手,三日月宗近的力道却突然出奇的大,牢牢桎梏住骨切的腕不松手。

“这可不行,我去去就回。”

三日月宗近留下这句话后却又放开了骨切的手腕,然后走向门外,骨切望着他的背影,垂头扫眼对方留下的印记。

“......那就麻烦你了。”

对方的态度完全不像资料上描写的那样是看似豁达的生疏,反倒是似乎相当自来熟。但骨切感觉他的确我行我素,常常隐约流露出上位者的气势,不容拒绝。

——力气好大。

他居然都挣脱不开。骨切摩挲着腕上的一圈红印,垂眼准备躺下,但想起自己可怖的梦境,残留的余悸让他不想去再次面对。至于手上的伤口他想着明天去趟手入室解决。

“我没有事,天还未亮,各位请回吧。”

“......三日月宗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骨切感觉额角发胀,这过于真实的梦境让他体会到破碎开来的疼痛。

三日月宗近停留在拉门外,听着里面痛苦的呻。吟,垂眼轻轻拉开门,就望到里面死死抓住自己胸口衣襟张嘴喘气的青年,他心下一沉,随手带上门走了进去,俯身跪坐在骨切身旁,磁性绵长的嗓音不难听出的股京都腔。

阅读[综主刀剑]骨切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