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毒女配太会撩[穿书]

第 19 章

  • 作者:笔刀刀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22
  • 本章字数:14708

景影摇了摇头:“不用,你选吧。我陪你一起。”

她故作轻松地走向另一旁,指着一张深色实木,一米二乘一米八的床问道:“你办公室有休息间吗?要不要备张床?”

景影就站在旁边看着。

江鸢弯腰在床上试了一下,很软,整个人倒上去。

白嫩的肌肤与深色的大床,深色的床单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我给你做晚饭,你早点休息?明天景阿姨还要转病房呢。”

景影面色一滞:“没事,我可能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吧。”

江鸢:“……”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可是不管她问哪件,景影总是含糊的点头,回一句:“你看中的都挺好的。”

三来两去,江鸢就有些赌气的嘟着嘴,抱怨道:“小影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看你一路都在走神似的。”

躺了一会儿,江鸢转了个身,手撑着耳侧,侧睡看着景影,发丝垂落,有几缕落在了她的脸颊边,很痒,两人的距离极近。

“你觉得这张床怎么样?”

“挺软。”

景影眼神飘了一下回道。

眸色有些深沉。

江鸢点头同意:“嗯,是很软。”

可是没想到景影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就算在床上折腾,也不会有响声。”

江鸢:“欸?为什么要折腾?”

江鸢还没明白这什么意思,景影已经起身站起来了,将手递给她,她愣了下,将手握上去,被拉着站起来。

“走吧,继续看其他的。”

景影淡淡的说道。

江鸢跟在她身后一头雾水。

总觉得现在的景影好像和刚刚的景影有点不一样?

两人在家具城又逛了一圈。

这次江鸢觉得景影是真的不一样了。

挑选东西的时候不再走神,而是认真的参考着,给意见。

只是买的这些家具,除了档次和质量要求之外,都无一例外的多了三个要求:大,软,安静。

江鸢对此没有异议,只是有点好奇:“景影你是不是怕吵啊,那我以后安静点。”

毕竟就住在隔壁,以后自己太吵的话会影响天仙休息吧,那增加讨厌度扣爱意值咋办?

谁知景影转头看她,别有深意地回了一句:“不是,我是怕吵到别人。”

“?”

想追问,景天仙又一脸高深的离开了。

江鸢一脸奇怪。

而这时候,脑海中光板上传来“叮”的一声。

江鸢连忙点开看,惊讶的发现,女主后面的爱意值隐隐颤动着,下一秒,忽然就跳动了一下,涨到了40。

江鸢:……

怎么回事?

我做了神马?

懵。

o((⊙﹏⊙))o

……

逛完街,江鸢早就累得不行了,景影主动帮她拿包,回去的车也是景影开的。

江鸢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来了就行了。”

“没事,你坐着吧。”景影淡淡的说道。

江鸢有些不自在,但是心里却还有点小开心,很享受被女主照顾着。

她在穿来之前,一直都是独行侠。

虽然表面上是乐天派,但是江鸢自己清楚,因为无父无母,从小长在孤儿院里的她,内心是有多排斥别人的进入。

或许,一开始接近景影,是想要活命,可是当相处之后,发现,有这样一个朋友,真的很好。

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处处照顾过。

身边人的小动静,景影一直在注意着,看到江鸢莫名其妙的笑出声的时候微微讶异,却没有多问。

将车开回家。

江鸢殷勤的主动下厨做晚饭,景影也就没有再阻止。

坐在餐桌前,手托下巴刷手机。

两人互相不干扰着,可是气氛却相当的和谐。

没一会儿,江鸢就做好了菜,将晚饭端了上来,简单的一素一荤,还煮了粥。

“早晚喝粥,养胃。”

江鸢甜甜一笑,将盛好了粥的碗放在了景影的面前。

景影看着对面一颦一笑都惹人关注的江鸢,眸色深了一些。

低头喝了一口粥之后,状似无意的问道。

“江鸢,你有没有喜欢过谁?”

江鸢:“……”

瞬间,脑海中警铃大作。

喜欢谁?

景天仙为什么会这么问?

联系起下午景影陪着自己逛街时候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分明是有什么烦心事。

可是工作稳定了,即将步入正轨,景阿姨也醒了过来,即将康复,那么还能有什么问题困扰女主?

那只有和男主的感情线啊!

难不成景影真的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遇到里厉廷深,两个人之间有了什么发展?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问自己?

她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误以为自己和厉廷深之间有什么?

然后,不开心,不高兴了?

江鸢觉得自己瞬间get到了什么,脸色骤变。

双手有些不自在的捏紧着,看着景影的双眼,连连摇头:“没有,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过谁,你绝对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困扰的。”

景影:“……”

抬眼,微妙的看着面前这个作保证的女孩。

江鸢被这么一看,给看得有点懵了。

可是一琢磨,便琢磨过味儿来,自己刚刚那说的话怎么像是一方喜欢另一方的时候,无形之中会说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而且还是表白之后被拒绝,声称绝对不会缠着对方的那一款儿?

江鸢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连忙摆手:“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喜欢的人,如果你听到什么传闻的话,你不要在意。”

比如说原主喜欢厉廷深喜欢到无可自拔的事情。

可是江鸢的话落在景影耳中却成了另一种意思。

挑了挑眉。

没再说话。

低头喝着粥。

可她越是淡定,江鸢就越是急得抓耳挠腮。

“那什么,景影,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为什么这么问?”景影脸色平淡,内心却微微起了波澜。

江鸢脸上一惊,满脑子都是,握草,景影不会真的喜欢上厉廷深吧?他俩啥时候有交集的呀,可是想问却不敢问。

只能变相劝解道:“感情这个东西吧,其实挺迷的,有时候你一门心思扑上去,认定的那个人,其实不一定就是良配,他有可能是个渣渣,人心隔肚皮,谁也看不见谁的心啊。尤其是感情,得慎重。”

江鸢一边说一边悄悄地看着景影的脸色。

景影依旧面色淡定,只是淡淡的问了句:“那你是渣渣吗?”

“啊?”

江鸢一愣。

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渣,我很好的。”

景影眼露深意,点头:“哦。那就行。”

江鸢:“????”

这几个意思?

可是景影显然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了,起身收拾碗筷。

两人各自回了房里。

江鸢把玩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胡思乱想着景影不会真的看上了厉廷深吧。

可是厉廷深还有一个沈明珠那样的白月光。

这俩联合起来可没少坑害景天仙,这以后怎么办啊这。

她不知道的是。

隔壁的床上,景影躺在床上,正翻着自个儿的朋友圈。

一张一张,将她曾经的照片全都看了个遍儿。

……

两人一大早上就各自有事儿要忙,景影需要去医院帮景美岚办理转病房,而江鸢则是因为公司的事情缠身,没办法去医院,对此颇为遗憾。

毕竟错失了一个在天仙女主面前表现的机会,损失了一大笔爱意值。

景影看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一暖,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我妈知道你这份心意就好了,乖乖去公司吧,正事儿要紧。”

“可是你的事儿更要紧。”江鸢叹了口气悠悠的说了一句。

景影:“……”

心里一突。

抿唇笑了起来。

江鸢看着景影打车去医院,站在路边上挥手告别,想了下,忽然想到什么,惊喜的说道:“那等我下班,我去医院找你,我要给你个惊喜。”

景影奇怪的看她,可是当触及到那天真爽朗的笑容时,微微点头:“好。”

目送景影离开,江鸢才不得不去取车,然后上班。

上午开完会,敲定了人事安排之后,江鸢打电话给家具城让人送家具来布置办公室。

可万万没想到,来的不仅是家具城的人,还有一个讨人厌的人。

“江总,厉氏影业的厉总非要见您。”

新来的小秘书敲门站在门口说道。

话音一落,后面的人就直接越过她,进了办公室,江鸢连阻止都没来得及阻止。

江鸢看见厉廷深那张脸就打心底的厌恶,直接冲着秘书厉声呵斥:“什么时候闲杂人等也能随意进出我的办公室了,你第一天上班,但是该懂的规矩不知道吗?”

小秘书被吓了一跳,面露尴尬,她原以为自家总裁喜欢厉氏影业的厉总是整个南城都知道的事儿,现在看见厉廷深来了,应该会很开心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江总竟然会大发雷霆,当即吓得连忙道歉:“对不起,江总,我没拦的住厉总。”转身看向厉廷深:“厉总,不好意思,麻烦您出去。”

厉廷深抬眼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老板椅上的女人,勾唇一笑:“江鸢,你就这么见不得我,老躲着我有意思吗?女人爱使点儿小脾气那是可爱,但是一直发脾气那就叫任性了。见好就收,成吗?”

江鸢抬头,讽刺的看了他一眼,口齿清晰:“滚!”

说罢转头看向秘书:“去喊保安上来,将厉总请出去。”

厉廷深脸上一黑:“江鸢,你过分了啊!”

“对您这样还真的不过分,未经招呼就擅闯我公司,谁知道你是不是心怀歹意,想要窃取我公司的机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你就走啊。”

“……”

厉廷深被说的脸上青黑交接。

加上鸢影传媒刚开业,外面的各工作人员刚入职,本来就好奇心重,现在听见总裁办公室里的吵闹声,一个个更是竖起耳朵在听着。

偏巧这时候门外几位保安还进来,一左一右的站在厉廷深旁边。

恭敬有礼:“厉总,请吧。”

厉廷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抬手指着江鸢,动了动唇,可是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气愤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西装,哼了一声:“江鸢,你给我等着。”

江鸢低着头看文件,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嗯,好走不送。”

厉廷深:“……”

气得大步离开办公室。

一众偷听的小职员看见厉廷深出来,刷的一下将头扭了过去。

等人一走,窃窃私语的声音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我们总裁看见厉总就跟苍蝇看见屎一样,黏上去吗?我怎么瞅着不对劲啊。”

“我还听外面传闻说江大小姐长相丑陋,可是没想到是这么一大美人,比一线明星都好看。”

“也不想想人家什么身份,那可是全国首富的女儿,身上的气质能是一线明星能比的吗?没看见我们总裁不搭理厉廷深之后,厉廷深就上赶着来跪舔吗?”

“我听说啊,就厉廷深手里的厉氏影业集团,旗下的那些影视公司啊还都是江总当初送出去的。没了我们江总,他厉廷深算什么呀?”

“就是……”

“……”

外面的小职员叽叽喳喳的。

里面的江鸢毫不在意,只是吩咐楼下保安部,以后再看见厉廷深来,直接撵出去。

刚走到楼下大厅听见这声命令的厉廷深:“……”

黑着脸怒骂:“江鸢,你这个贱人。”

可是他刚出鸢影传媒的大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沈明珠”三个字的时候,厉廷深拧着的眉头松了些。

“明珠~”

“阿深,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你现在和江鸢在一起吗?她有没有原谅你?”

“……”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厉廷深脸就黑了。

昨天找江鸢,被撞车。

今天找江鸢,直接被丢出来。

还让整个鸢影传媒都看了笑话。

深吸一口气:“没有。”

对面人甜腻的嗓音瞬间就变了,似乎有些不满:“阿深,你千万不能任性,即便你不喜欢江鸢,也要安抚好她,你知道的,她是江家的千金,现在又成立了鸢影传媒,指不定以后会对我们造成威胁,我们一定要掐断危险的根源,阿深,你要努努力啊。”

“……”

厉廷深心里憋着气儿,恼怒地问:“明珠,你就这么急着将我送到别的女人身边吗?你真的就不在意?”

他对沈明珠掏心掏肺,从幼时起,在厉家见的那一面开始,他心底就住进了这个女孩。

他这些年来的奋斗都是为了她。

她就是他的信仰,是他的全部。

为了完成她的梦想,达到和她比肩的程度,他不惜不择手段,在南城站住脚跟。

可是沈明珠永远看不到他的付出,只会一味向他索取,将他推送到别的女人身边。

沈明珠听到这声责问,愣了下,笑道:“阿深,你在说什么呢,我当然在意啊,我都嫉妒死了,可是没有办法啊,你搞不定江鸢,一旦鸢影传媒步入正轨,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你。江鸢背后是整个江家,哪怕赔上我们沈家,都抗衡不了。听我的话,好吗?只要你吃下江家,我爸一定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乖~好啦,我这里还有事,不多说了,你加油哦。么么~”

厉廷深还想说什么,那边已经匆匆挂了电话。

厉廷深烦躁的踢了一脚路边的车。

而那头。

沈明珠挂掉电话之后,身后的男人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下巴搁在她的头顶,笑着说:“你在意厉廷深?”

“当然在意啊~如果没有他当枪使,我怎么能在南城站稳脚跟,怎么能让我爸高看我一眼?又怎么能……拿下沈家的继承权?”

沈明珠凑近男人的怀中,妖娆的抱着他的腰身,身上几块布料制成的睡衣,几乎落下,半遮半掩,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

男人眼热地盯着女人身上的风景,嘴上却追问着:“沈家的继承权,你心里没底儿吗?你爸还想着那个流落在外的女儿?”

一听到这个,沈明珠脸上浮现出一抹阴暗。

嗤笑一声:“是啊,那个老不死的还在因为年轻时候的一笔糊涂账而后悔着,到现在都不肯立遗嘱。他总希望着日后能找到那对孤儿寡母,可是他等得了吗?就算等得到,我也不会让他见到。沈家的继承权,只能是我的。”

“听你这么说,有线索了?”

男人低头看她。

沈明珠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将自己抱到书桌上,提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字。

“给我查查这个人的所有讯息,我全都要知道。”

男人低头看了那两个字,眉头一挑:“景影?”

……

鸢影传媒。

江鸢处理完工作之后,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六点了,拿起手机给景影发信息。

问她在哪儿。

对方很快就回了过来。

【你下班了?】

江鸢抿唇一笑,回了消息过去:【嗯,下班了,我现在就去找你,给你准备惊喜。】

【不用,我等会儿到你楼下了。】

江鸢看到消息的时候有点惊讶。

到楼下了?

天仙竟然会来找自己。

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人了。

可是刚下楼,就看到大厅外,围着许多的人。

江鸢有些好奇,走了过去。

围着的那些公司员工看到她来的时候,纷纷让开一条路。

江鸢奇怪了一下,拨开人群走了过去。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花香。

只见鸢影传媒的路边用无数朵红玫瑰摆出来的一个硕大的心形。

在那心形中间还站着一个人。

当江鸢一站定,那人便缓缓转过身,不是厉廷深那个鬼还是谁啊啊啊!

江鸢当场就想要翻白眼,转身走人。

加上身上似乎还有些不舒服,脸上也感觉有些发痒,喉咙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挠着,迫使她不得不赶紧离开。

可是身后却被人给围住了。

江鸢就是想走都走不掉。

厉廷深怀中还抱着一捧硕大的玫瑰花束,走上前,递给江鸢:“鸢儿,我为我之前的无礼行为想你道歉,请你原谅我,并且给我一个机会,重新追求你,好不好?”

江鸢:“……”

瞪大眼珠子看着面前的厉廷深。

“姓厉的,你是不是疯了!”

一张口,铺天盖地的花香似乎蹿进了嘴巴中。

嗓子像是被塞了一团的棉花。

江鸢难受的皱着眉,捂着喉咙。

脸上的发痒越来越明显,她后知后觉的想到……这具身体,不会对花粉过敏吧!!

江鸢瞪大了瞳孔。

厉廷深看着面前微张着嘴,满脸不可思议的女人。

厉廷深理所应当的将她的表现归结为看到这副场景之后的感动。

弯唇一笑,摆出最为帅气的姿势,声音低沉,自认极富有魅力的笑道:“江鸢,原谅我吧,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好吗?”

她步步逼近,江鸢捂着嘴不断地后退着。

而周围的人则是以为江鸢感动的捂嘴快要落泪了,发出阵阵的欢呼声。

江鸢觉得不对劲,想要逃离,可身后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堆人,将她禁锢住。

眼看着厉廷深步步靠近,那样子离自己只剩下十公分的距离作势要吻了上来。

江鸢惊恐的瞪大眼睛,难受得想死。

就在这时候,厉廷深被人从后一把抓住衣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打爆渣男狗头。[凶狠.jpg]

接下来的内容就是天仙如何反撩小鸳鸯了,毕竟撩过的总是要还的!而且,天仙撩人的手段要更骚断腿!

另外,虽然我文案已经放了,但是我还是想说明天入V啦,求支持!!!明天万更啦!求支持!!!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野有蔓草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友 20瓶、晨暮 10瓶、妄裔 5瓶、豆包 5瓶、烂人 3瓶、猪鱼 2瓶、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景影脸上一热,转身假装看向别处。

江鸢无意间瞥见景影别过脸的动作,狡黠一笑,伸手一拉。

景影猝不及防地倒了下去。

喉咙有些发紧。

心脏跳动的几乎有些不自然。

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昨天晚上江鸢在床上搂着自己,伸手扯动睡袍时候的样子。

只是这次和在医院里不一样,两人倒是没有撞上,而是并排紧紧地躺在床上,

景影刚要生气,可是一转头看到江鸢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哈哈大笑时。心中的那点因为意外而起的火气变成了满腔绕指柔,也无奈的笑了起来。

也是如这般……

肌肤胜雪,清香入鼻,撩人的很。

“嗯,有的,那就备一张吧。”江鸢在这张深色大床旁转了转,想了下,说道:“我房间里一些家具也要换,家里也放一张同款大的吧。”

好吧,昨晚上自己喝醉酒,景影照顾了她一晚上,没睡好也是正常的。

江鸢念此不禁有些囧。

江鸢拉着景影在家具城中逛来逛去,每看到一件家具都会问问景影的意见。

阅读恶毒女配太会撩[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