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当你有一天想起我

第六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 作者:南冉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3-22
  • 本章字数:5723

陆槿瑶见过这种药,以前她处理过一起刑事案件,是一个不满十六岁男孩子做的案,杀了一家五口人,人格分裂,重度抑郁症,他在监狱里就是靠的这种药,她没有想过再见这种抑郁药物是在顾谙南的办公桌上。

“你,还好吗?”陆槿瑶拿着水杯的食指在摩擦着纸杯,问到。

“你……”

陆槿瑶自然不知道顾谙南之前得过这种病,以前的顾谙南那么好,笑起来如四月阳光。她咬了一下下嘴唇,发声:“什么时候的事?”

“陆警官,你管的太多了。”他一声讥笑,便拿起文件翻阅不再看眼前的人。

陆槿瑶点点头,到了两杯温水,一杯握在手里,一杯递到了顾谙南面前。此刻他正翻找出了几盒药物,陆槿瑶看到了药名-imipramine(丙咪嗪)。

“没什么。”陆槿瑶低着头念叨了一句。

顾谙南也没接话,直径走进了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桌前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

陆槿瑶不停的拍打电梯口的按键,数字在不停的跳动,可是在她眼里,从一楼到二十二层这这短短电梯升高的22秒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愣的一会,推开了顾谙南。

“陆警官这是要去哪呢?”顾谙南似笑非笑的问到。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昨晚我可没去泡吧,”方岩两三步走到顾谙南的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面上:“妞太没意思,很早就回家睡觉了。”

顾谙南合上笔:“说吧,找我什么事?”

“谙南,他们,陆陆续续都回来了。”方岩脸色看不出喜悦,看不出慌张,他面无表情的告诉着顾谙南这个消息,陆槿瑶分不清这个消息是好是坏。

顾谙南沉默了一会,他突然轻轻一笑,转了一下笔,靠在椅子上:“好多年没见了,怎么连回来都在一起了。”

方岩揉了揉鼻子有些不自在的回答:“顾老爷子出狱这么大的事情,就算不公开,圈内人其实早就得到了消息。”

顾谙南眉头微微一皱,撇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陆槿瑶。

“陆警官,这是你目前听到最好的消息吧。”顾谙南笑着,语气上扬,却听不出疑问的语气。

“那是自然,”陆槿瑶点点头:“我相信顾总你也希望尽快解决吧。”

顾谙南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有人说,手好看的人抽起烟来也是好看的,他也许就是那种符合了女生眼中所有该有的样子。

难怪啊陆槿瑶,你会陷得这么深,确实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陆槿瑶自喃自语的笑了笑,果然自己很肤浅。

“陆警官。”顾南安突然叫了陆槿瑶一声,让她一愣。

“嗯?”

“我带你去个地方。”顾谙南不等陆槿瑶回答,起身从方岩手里拿过车钥匙推门而出。

“去哪?”陆槿瑶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跟着我,告诉你不就不好玩了吗。”

陆槿瑶喘气带着疑惑看了顾谙南一眼,紧跟在他身后。

顾谙南开着车带着陆槿瑶环了上海的一大圈,途径他们曾经一同饭后散步的马路,也路过陆槿瑶曾经常去的那家花店,还有他们去过的游乐场。车漫无目的开着,两个人都互相沉默,陆槿瑶被眼前的一切勾起了回忆,她微微张了张嘴,又合了起来,她想起她在那个摩天轮上对顾谙南说,想有个人一起好好吃饭

因为外卖实在是太没灵魂了,想要山川湖海,更想要厨房与爱,幸好一切都不晚。这三年她在皖城梦到的所有的景好像又回来了,兜兜转转饶了一大圈子,陪她来这的还是那个姓顾名谙南的顾少爷。

早晨的人们通常集聚在市中心的各大写字楼的办公室里,小道上行人稀少,顾谙南挑了一个安静的路边停了车。

他侧过身子来看着她,陆槿瑶被突然其来的目光吓了一跳,敛芒从思绪里缓过神,眨了眨眼。

“你在发呆?”顾谙南用食指勾了一下车子上悬挂着的那细小的风铃,里面的金属与外面的陶瓷罩子相互碰装发出清脆的铃声,碰撞越来越弱,尾声越来越长,直到渐渐它完全恢复了平静。

“对不起。”

陆槿瑶除了道歉她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挽救他和她之间的感情,以前顾谙南总说他在陆槿瑶身上看到了光,现在她一点一点的在暗淡,连自己都救赎不了,不如说在害人害己。

“你的道歉就这么廉价的吗?”顾谙南不屑的笑了笑。

陆槿瑶突然闭了嘴,脸瞬间涨的通红,她呆呆坐了三秒钟,转身正想打开车门时被顾谙南即使扣下了门锁。

陆槿瑶面朝窗外深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在眼眶中止不住的翻涌,频频顺着脸颊滚下。

“看着我。”顾谙南有些怒气的下达命令,以他的视线是看不到陆槿瑶咬着嘴唇一眼不发以及模糊了视线的眼睛。

“我要你看着我!”顾谙南用右手捏住她的下巴将脸掰过来朝向他,随即手背上感知到了陆槿瑶的泪水。

顾谙南愣了愣,随即松开她的下巴。

“你满意了?”陆槿瑶不顾形象的用袖子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和快要流出的鼻涕,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抬眼看向顾谙南:“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廉价的人,我只是在喜欢你的时候收起了我的小脾气。我随便你怎么想。”

顾谙南扯了扯自己的衣领,他一手撑在副驾驶的靠背上:“陆槿瑶!你到底是不是个人啊,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只知道一味的爱你自己,你知不知道你每次一个细节都特别的伤人。”

车外的树叶稀稀拉拉的散下落在车前,路过三三两两的行人偶尔往车里看一眼,伴随踩着落叶的声响离去。

“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陆槿瑶双手紧紧的握着,不知道放在哪。她不能一直做一些烂事然后自己后悔。想说的话一定要说出来,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

顾谙南看向她不说话,伸出手把陆槿瑶的头深深埋在自己的胸口上,他很用力,下巴抵在她头上,很紧很紧的抱着。

“你给我听好了,我再也不要失去你了。”

推门而进的人竟是方岩。

“陆警官也在啊。”他入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陆槿瑶,她还是早晨那身运动装,脸上掩盖不了的未踏入职场那股稚嫩的气息,和这间办公室格格不入。

陆槿瑶一愣,没想到早上一别竟然这么快就再次相遇。

陆槿瑶愤怒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过身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她无聊的坐了一会,细细的开始观察起这间办公室来。

这间办公室初看的确过于简洁了些,它采用的是顾谙南一直很喜欢中式风格。

她点点头,冲他笑了笑。

“这个点,你应该在家睡觉。”顾谙南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他显然也未曾预料到方岩会出现在这里。

她并不太了解这些设计,她记得顾谙南曾同她说过,中式风格色彩讲究对比,空间讲究层次感,装饰材料以木材为主,式风格融合了庄重与优雅双重气质,传统中透着现代,现代中揉着古典。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一阵安静的气氛。正在看文件的顾谙南余光扫看一眼坐在沙发上了陆槿瑶,清了清嗓子:“请进。”

顾谙南抬起头没说话,他盯着陆槿瑶,眼里全是压抑后的血丝。良久,他揉了揉太阳穴,把药吃了下去,收起了药盒。

“需要我帮忙吗?”陆槿瑶也走进了办公室站在桌角的另一端问到。

顾谙南抬起头看了她:“你后面有个饮水机,杯子在下面,自己倒杯水坐在沙发上吧。”

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陆槿瑶跌入了一身西装革履散发木檀香的怀抱。

阅读当你有一天想起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