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科幻星际 > 思维病毒的日常

第十三章 仪式中断

  • 作者:不执浮云
  • 分类:科幻星际
  • 更新时间:04-14
  • 本章字数:5462

“我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米塞斯又一次话说到一半。便不得不住口。

于是他一声冷哼,再没有多说什么,脚下却甚是敏捷,不断向着那片方才传出怪声的阴影之中。

“凭血缘?凭地域?还是凭信仰?”雪鬓男子也没有再去管恩妮雅,只是猛地漂至米塞斯身前,又是踢出一脚,“前两者对我这个现实扭曲者而言毫无意义,那么信仰,或者说思想呢?”

“发现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破,你会选择向自己最后的依仗求助,对不对?”

米塞斯从地上挣扎着爬起,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我们其实……应该是同伴……”

“然后你会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为了亚美妮之类假大空的屁话。”

“米塞斯,我当然知道你想说什么。”

两鬓如雪的男子缓缓挪着步子,步步逼近米塞斯。

“梅纳德?”米塞斯迟疑了一瞬间,然后脸色大变,抱起桌台上涂满了奇异油膏的恩妮雅的躯体向后一跃。

“等一下,梅纳德!”米塞斯抱着浑身赤裸、涂满油膏的恩妮雅,自知他现在的形象实在不堪,非常容易引起误会,但是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讲。

“哦?”一地石粉碎屑之上,一道人影突然浮现,借着米塞斯的视角木英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位身材壮实、一身乳白长袍上绣了一点夺目紫边的男子,男子的两鬓全白,但是七分刚毅带着三分儒雅的面容上却没有一点皱纹,让人估摸不清具体的年龄。

口中只是冷笑连连:“老神仙?”随即一巴掌排在了恩妮雅的小脸上。

木英感觉意识一阵剧痛。

与恩妮雅的连接,重新建立。

只是恩妮雅的意识空间中,为何会浪潮汹涌,充斥着恐惧的情绪?

“来,恩妮雅,爸爸再给你讲一次老神仙的故事。”梅纳德·凯恩斯一手抱着脸上满是惊恐神情的女儿,看向二十尺开外的那名怪物,一脸豪情。

那怪物的身体依然半隐半现,柔荑素手却轻轻点出,几道光点射出,白鬓男子却也只是轻轻一挥手,好似毫不在意。

“那至高天上的格麦尔基创造了世界之后,就端坐于至高王座之上,不理世事,直到有一天,祂看见了地上的艾拉特。”

不知名的存在怪叫一声,一阵寒意席卷了周边一切。

梅纳德却仍然立于原地,一脸淡然。

“艾拉特是地上诸山峰之间最为俊美者,没有人不想攀登到她那高耸的山巅。”

空气中开始出现冰晶——只是这冰晶,闪烁着诡异的黑色,仿佛是凝聚着人间一切的恐惧。

但梅纳德·凯恩斯依然面不改色,向着怀中失声哭泣的女儿讲述着他的故事。

“于是在一阵勾动大地的欲火的雷雨之后,纯白色的天之精华落在了艾拉特山口。”

“两万两千两百年后,艾拉特山顶破裂,血红色的岩浆喷射而出。”

“岩浆喷射了三天三夜,然后,刚刚被造出的人类才发现其中有一座新生的山峰。”

无数黑色的冰晶极速掠向白鬓男子的口部,他终于神色微变,一个闪身,便退到了数十尺外的密室门口,但口中依然念念不休。

“艾拉特不想让地上的诸神了解自己有了孩子,就请求祂的情人,大地的母神登顶艾拉特山巅。”

“于是三年之后,那座小山被藏到了艾拉特的阴影背后,被称作是大地母神与人类的孩子。”

梅纳德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刚才疾退之时,一不当心太过用力,竟将怀中的少女再一次夹得昏死过去。

于是他吐了口唾沫,停止讲述他那稍有些少儿不宜的睡前故事。

一串不忍卒听的脏话喷出。

脏话喷出的同时,白鬓男子更是单拳挥舞,将步步逼近的那所有黑色冰晶一起打成粉碎。

然后露出一口雪白的尖牙。

米塞斯突然爬起身来,但木英知道,他的视界之中仍然是被一片血色侵染。

米塞斯有气无力的开口:“胜利?”

“威严。半步仁慈。如果你坚持要用竹太人那种偏门的卡巴拉分级方式的话。”梅纳德刻意将一脸的得意藏住,却怎么都收不住,“倒是你——算是个什么?”

米塞斯又吐了口血,一脸惨然。

“是什么呢?”

“一个朋友被当成叛国者却不能帮助他的虚伪者。”

“一个亵渎复活者的教会执事。”

“一个遭受过无数痛苦与恐惧的可怜人”

“不过,不要紧。”

他轻抬几乎不能动弹的食指。

看不清主体的怪物疾退回米塞斯身畔,只有两只玉藕般的臂膀裸露在外。

“仪式还没有中断。”

“那我……勉强还算是半个邪灵使。”

听闻此言的梅纳德·凯恩斯开始抱着恩妮雅退向密室之外,但却一瞬间停了下来。

头顶有嘈杂的人声响起。

“今天也不是主日啊,哈耶克,你说执事大人叫我们来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米尔顿说可能是复活者有特别的恩典吧。”

“欸……有没有听说教宗要给艾拉特山封圣……”

“圣艾拉特山……帕累托你别说……听起来还挺好的……哈哈哈……”

凯恩斯神色一变,又重新冲向已经重伤的米塞斯。

却只来得及听到一阵轻语。

“你听说过……邪灵使,又叫思维掌控者吗?”

米塞斯的意识空间内,木英目瞪口呆,所有的触手都惊诧得不知该向何处安放。

那座藏在阴影中的山峰刺破那团无尽光明之后依然没有停止,笼罩在无尽的阴影之中,也将整个思维空间都笼罩在冰寒的阴影之下,不断地生长、拔高,然后——

刺破了顶端的意识天幕!

现实世界之中,一阵思维的洪流喷涌而出!

最后一个单词米塞斯念得很重、很慢,但实际上他没能读完这个单词——在那之前雪鬓男子就已经又一记直拳打烂了他的牙口。

“你说错了。”雪鬓男子的眼中莫名地有些许液体流出,“是愚氓背叛了我,我从未背叛过国家。”

“我梅纳德·凯恩斯,一直是个亚美妮人。”

他拎起浑身流血的米塞斯:“说到底,你这个玩意儿,究竟应该是复活者的信徒,还是纳尔特诸神的余孽?”

木英看到,米塞斯的视界一片血色,突然一种玄妙的预感浮现。

如果我给米塞斯加持上“耐久”与“希望”的概念,战局是不是就会突然改变?

米塞斯张口,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但木英还是在他的意识空间之中听清了:“要不……你问问老神仙?”

一道白影掠至,雪鬓男子脸色丝毫不变,只是向后急速退去,一把抱住了浑身赤裸、还在昏迷中的恩妮雅。

但是……真的有必要吗?

米塞斯吐出了两粒沾着血丝的碎牙:“我知道的,你是……密特拉的信徒,不是吗?叛-国-者。”

不过退到一半,米塞斯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出去,手中抱着的恩妮雅也落到了地上。

“你肯定会先解释一下,有些事情你没有能力去做,所以不要担心……”

“你忘了我没有能……”米塞斯话说到一半,听到壮硕雪鬓男子的话讪讪地又闭上了嘴。

下一瞬间,石做的桌台化为了齑粉。

阅读思维病毒的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