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代嫁童养媳

第一百零一章 抵京

  • 作者:子一十四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4-14
  • 本章字数:13254

于是,刘夫人陈氏便开始冥思苦想,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那选的人还送去不?哎呀,这结的什么亲啊!

而这边,郭昕已经进了卢国公府,宁氏一如既往的和蔼亲切,寒暄几句后,郭昕将从掖县带的羊皮和葡萄干等土特产交给管家,然后拿出了两双靴子,“大伯母,这是我和石头给您和大伯做的,样子不大好看,但胜在厚实,冬天在家里穿穿倒也暖和。”

宁氏倒还真不是只做面子功夫的人,郭昕这次的住所理所当然的被安排在了后院,小小的一间院子,收拾得齐齐整整,布置的非常温馨,院子里下人都已到岗,还设了个小厨房。

然后宁氏便让郭昕回房休息:“旅途劳顿,你好好歇歇,今儿晚饭就摆在你屋子里,明儿咱们再好好聊聊。”很是体贴。

郭昕笑着谢过了宁氏的体贴。

孙庭壆也知道,要保郭昕安然无恙,刘府是不行的,还得靠华家,只是,华家女眷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请到城门来欢迎的,所以,才打起了刘璨儿的主意,无他,只是从一开始就告诉卢国公等人,郭昕也是有朋友的,想悄无声息的做点啥,还得多掂量掂量,仅此而已。

郭昕又和刘璨儿说了会儿家长里短,方叫华家的一家丁赶着那辆装了大半车礼物的马车先去刘府,对刘璨儿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改日我再给你下帖子,咱们好好聚聚。”

刘璨儿愣了下,这就别过了?

刘璨儿被郭昕这么一打趣,满脸通红,羞得开不了口。

刘璨儿低着头,小声道:“劳烦石奶奶了。”

郭昕乐道:“你喜欢哪样,不喜欢哪样,可一定得给我说啊…”

刘皇帝…都这时候了,还守口如瓶?!何必呢!

太后没去注意刘皇帝的表情,还在那训刘皇帝,公主头衔是不是早该还给昌平了?!“你这当兄长的,就是这么关心妹妹的?!”

刘皇帝…忘了这一茬的还有太后你老人家啊!主要是昌平的日子过的太顺风顺水啦!“眼下倒不是合适的时机啊…”

太后还是讲道理的,眼下的确不合适,于是继续琢磨怎么收拾游老三,游老大收拾不了游老三,宫中不还有个贤妃嘛!

刘皇帝…“游三比贤妃年长…”

太后哼道:“他一白衣,贤妃还说不得他啦?!让贤妃奉旨训他!”

刘皇帝讪笑…“那儿臣这就把母后的口谕带给贤妃…”

太后冲刘皇帝斜眼:“难道不是你给贤妃圣旨么?!”

刘皇帝…

于是,贤妃便郁闷了,瞅着刘皇帝,努力挤了个笑脸:“要不皇上您亲自训他?”

刘皇帝:“朕日理万机,这等小事,还要劳朕分心?!”

贤妃…欺负我是吧?我欺负你儿子!“那我这就让启儿走一遭。”

刘皇帝…亲娘都好凶残啊…

结果,游老三拒绝了…给刘启说,贤妃娘娘有事请找女眷…

刘启一口茶都没喝着,又跑回宫,无奈,贤妃只好道:“是你父皇给了我口谕,有话问他,让他赶紧来!”末了,还嫌弃的哼了声:“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白长了那么高的个子!”

刘启能干嘛,只能捏着鼻子又跑一趟,结果,游老三说,皇帝要问话,那自己就该见皇帝,什么时候,爷们的事要女子来过问了?!

刘启生无可恋的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三舅,你就心疼心疼我吧!”

刘启平素和游老三接触的少,主要是刘启三岁时被游老三带到街上吃了一大堆的小吃,回宫就上吐下泻,愣是瘦了好几圈,肠胃都调理了好几个月,因此,游老大和贤妃就不准游老三接触刘启,游老三也被吓着了,觉得这么娇气的外甥,自己带不了,因此,游老三自觉的就离刘启十步远…刘启也被洗脑了,和三舅混,要喝药,苦苦的…从此后见着游老三,嘴巴就开始瘪…游老三…我躲还不行么?!

后来刘启大了,游老三依旧还保持着躲的惯性,刘启今儿来了,喔,那自己就在外面多晃晃…

因此,刘启和游老三碰面时间并不多,两人的甥舅感情并不深。

因此刘启刚请游老三心疼心疼自己,就听游老三大大的哼了声。

刘启…好歹给点面子啊…见游老三昂着脖子,压根不瞅自己一眼,只好又道:“母妃很是担心…”

游老三翻了个白眼。

刘启还得捏着鼻子继续,“母妃说,她自幼和三舅是最要好的,性情相投…”这瞎话刘启都编不下去了,母妃和三舅性情相投,父皇还不得早生华发…

结果游老三重重的哼了声后,竟然对刘启说:“回去告诉你母妃,如果还念着她当初跟在我屁股后面跑东跑西的情分,就别掺合!”

刘启…母妃和三舅玩的好?!我瞧着像傻子么?不行,回去得告诉母妃,事关形象,话可不能乱说!三舅可是脸一点都不红的就夸大其词,大肆渲染了啊!

刘启铩羽而归,回去还给贤妃告了游老三一状,太不像话啦!“三舅说你以前最喜欢跟着他出去玩!”刘启没复述原话,害怕贤妃当场发飙。

贤妃…事实有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嘛?我真的最喜欢和三哥出去玩啊!…

为了儿子的小心脏着想,贤妃端庄的笑了笑,千言万语最后只换成一句话,“辛苦你了,回去好生歇着吧…”

等刘启走后,贤妃才气得扭着手帕,咬牙:“欺负我不能出宫收拾他,是不是啊!”

刘妈妈赶紧送上一杯水,消消气,消消气…

刘皇帝了解了进展后,也无奈,只好道:“这游老三莫不是你们家捡来的!”

贤妃…“要不,我出宫一趟?”

刘皇帝想了想,“母后问的时候,你再出宫吧。”能拖就拖吧,想来贤妃出宫也是无功而返,一想着太后又会找自己想办法,刘皇帝就头疼,拖字决先用上!

贤妃…好吧。

结果,太后愣是一连好几天都没过问这事,贤妃气…太后闲着竟然也记性不好,昌平究竟是不是亲生的啊!

而游老二也去找了游老三谈心,自然还是被拒了,游老二直接闯了进去,冲游老三咬牙:“你要闹哪样?!!是怕游家的日子太顺心了嘛?!你这做派,让旁人看了去,会怎么想大哥?大哥为了游家,劳心劳力,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就这么回报他?!你仔细想想,这些年,大哥为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你良心被狗吃了?!”

游老三板着脸:“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游老二郁闷道:“不知道啊,大家都是一头雾水!我和大哥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一点头绪来!”

“游茗为什么不回京?他怕什么?”游老三看着游老二,一字一顿的逼问着。

游老二叹气,“我和大哥也百思不得其解!”

游老三认真的看着游老二,“真不关咱们家的事?”

游老二气:“我们兄弟四人,手足情深,难道是假的?!老四出息,得利的也是游家,你觉得是老四想当家,还是大哥容不下他?!你说啊!大哥和老四有利益冲突嘛?!你说,你给我说出来!”

石头爹是游家兄弟中最能干的,很得朝廷和游老爹的看重,但是,游老大也不错,稳打稳扎,虽然风头没石头爹强,但继承家业是完全没问题的,石头爹也没想过要当游家的当家人!加之因胡俊和昌平的婚事,游老爹得罪了宫里,所以先皇给了他一个闲职,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闲职只是暂时的,但是,作为一个家族的当家人,肯定是最忌讳大起大落的,所以,游老大的当家人的地位是稳稳当当的,游老爹去世时,由游老大袭爵,不管是朝廷还是游家,都没一丝一毫的犹豫,两兄弟完全没有利益冲突!

游老三听游老二如此说,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此就好,那我就全力去查了!”

游老二又好气又好笑:“你查,你怎么查?”

游老三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

游老二叹气,“搬回去吧,别让外人笑话。”

游老三摇头:“我搬出来,才方便行事。”

游老二想了想,“查到什么猫腻,记得知会一声,我和大哥这边有什么进展,也会告诉你,大家商量着来。”

游老三点点头,互通有无是必须的,否则是很容易让对方钻漏子的!

等游老二走了后,游老三才开始静下心来,细细想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些天,游老三是又惊又恼又急,一肚子的邪火没处发,所以才去找昌平的麻烦。

能不急嘛,一得了信,游老三第一个反应就是老大掺合了,盛怒之下便搬出了府,可脑袋一冷静下来,游老三更急了,老大真掺合了的话,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和老四兄弟情深,可自己和老大,那手足情也不是假的啊!而且,如果老大掺合了,那肯定是掺合了天大的阴谋,绝对不是害死胡俊原配那么简单,游家能承受得住这个真相嘛?!

如果真是老大害了老四,游老三除了和老大绝交,也再无他法,难道去揭发老大?!老四都选择了躲在益州,难道自己还有那魄力大义灭亲?!

游老三煎熬啊,日日夜夜的煎熬。

如今听了游老二的话,游老三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啦…

虽然依旧满腹疑窦,但游老三还是愿意相信游老二,的确,害一个人,得有动机啊,游家真没有害老四的动机!老大更没有!

因此,游老三给掖县去信,谎称胡俊要给宜氏迁坟,想的是,让郭昕回来趟,自己好好的了解一下游茗究竟都说了些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等游老二走后,游老三一下就恢复了精气神,先吃了满满的两碗饭,然后跑去游府给游老大道歉,自己太莽撞了,不过,还是坚持不搬回去,“我在外面好办事,免得让御史弹劾大哥。”

游老大也没怎么劝,只对游老三道:“下次你再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炸起来,我一定请家法!”

游老三赔笑道:“一定一定,大哥不请,我自己请,哈哈…”

然后游老三又让儿子帮自己写了四篇反省信,誊抄后,让人送给贤妃,自己认错态度还是良好的!

贤妃…这么快就认错了?!有点骨气行不行啊!

郁闷的贤妃拿着游老三的认错信去见太后,太后瞧了,不满意,说自己为了不给贤妃压力,才没催进展,结果就交来这么个东西?

贤妃马上请旨出宫,一定当面再好好的说说游三,让他要深刻反省,务必触及灵魂!

皇后却开口了,“游老三的性子,满京城都知道,妹妹若逼急了他,没准会反弹,不如徐徐图之?”

太后缓缓点头,也是,游老三刚认错,贤妃就出宫去接着教训,也显得皇家小肚鸡肠,“缓些日子。”

贤妃…“是”

而这些日子,游老三将当初游府的老人寻访了个遍,但凡在世的,游老三都跑去找人问话,不管是在游府还是在田庄商铺,先弄清老四是何时拿走府中那笔财物的…

郭昕进京时,游老三正好跑到城外庄子上去寻当年的一院中打扫小厮,没办法,当年但凡有点职务的,都没给出任何有用的线索来,游老三只好去寻那些最最基层的,扫地的啊,倒马桶的啊等等…

今儿又无功而返的游老三垂头丧气的下了马车,耷拉着脑袋进家门,就听门房汇报,说是郭昕抵京了,“派人请老爷过府…”

游老三一震,郭昕回来了?!好事!可是,怎么是请我过府呢?应该是她来拜见我啊,唉哟,这侄媳妇不懂的太多了!!得让媳妇好好教教…自家人无所谓,可外人是会笑话的…

这时管家迎了出来,“来报信的,不是咱游府的人,瞧着倒是挺懂规矩的,说是有故人要见老爷。”

游老三愣了一下,停了脚,故人?游茗回来了?!

嗯,这可是重要的人证,得好好保护起来,是得自己去见他!

游老三立马转身又出府,利落的跳上马车,催促着车夫:“快,快!”

到了卢国公府,游老三也不去见大哥大嫂,只问门房,“掖县来的人在哪里?”

听了地址,也不要人带路,游老三小跑前进,这府自己才搬出去几天,需要人带路?笑话!

游老三一路跑进了掖县一干人安置的小院,随手拎着院子里的一小厮就问:“人呢?!”

小厮忙道:“都在屋里呢。”

游老三冲进正厅:“游茗!”

“游茗是你故人?啧啧,实在是想不到啊!”正厅里坐着一人,慢悠悠的说着话,没起身。

游老三站定,“你谁啊?!”太没礼貌了!

“游老三,别来无恙啊…”孙庭壆笑眯眯的抬起头,仔细打量着游老三,“看来这些年,你日子过的不错啊,模样没咋变啊,只是略微胖了点…”

游老三狐疑的走近,围着孙庭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扯了扯孙庭壆的衣服,“你站起来。”

孙庭壆站起来,展开双臂,在游老三跟前转了个圈,“看清楚了没?想起来了没?究竟是你把我给忘了呢,还是我变化真那么大?”

游老三指着孙庭壆,张着嘴,半天才迟疑着:“孙…孙二?你是,孙二?!”

孙庭壆扯了扯嘴角,一脸的嫌弃:“瞧你什么眼神啊,这半天才认出来!”

游老三一声高呼,张开双臂给了孙庭壆一个大大的拥抱,“真是你小子啊!哈哈,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哈哈,我就说嘛,祸害遗千年,你怎么会那么短命呢,哈哈!”使劲的拍着孙庭壆的后背,“你小子还活着,还活着,哈哈!”

孙庭壆笑着,“还小子呢,如今该说老头啦!”

游老三放开孙庭壆,又围着孙庭壆转了一圈,“你是老了不少,瞧着和我都差辈分了,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

孙庭壆啧啧:“只是风沙大而已,皮肤糙了些,我哪比你老啊,我这叫沧桑,你想有,还没辙呢!”

游老三呵呵道:“恭喜恭喜,你终于沧桑了一回,敢问这些年,你都在哪儿沧桑啊?”

孙庭壆瘪瘪嘴,“我从掖县来,你说我在哪儿沧桑?”

游老三惊讶道:“北狄?你不会在北狄给人当军师吧,怪不得胡俊大胜呢!你这脑袋以前比不上胡俊,如今还是没比过啊!你光沧桑脸了,没沧桑脑袋啊?”

孙庭壆…嫌弃的白了游老三一眼:“我可是公私分明的人!大是大非面前,我会乱来?!”

游老三秒懂,当即跳了起来:“那得让朝廷给你记一功,不能让胡俊独吞功劳,你在北狄当奸细容易嘛!那可是拎着脑袋在玩命呢!这功劳必须得争!你不争,我可瞧不起你!”

孙庭壆…“我在最最最北边,和胡俊没碰上!”

游老三…啊,没功劳的事啊,“那你怎么碰上石头了?”

孙庭壆笑:“缘分呗…”

游老三带着一丝丝希翼,“你啥时去的北狄,遇见我四弟没?”

孙庭壆摇头:“我早就去北狄了,你家老四的事,我啥都不知道…我问你,怎么大家都不知道礼国公?我家出什么事了?”

游老三长叹一声,“说来话长…”

孙庭壆急了,“长话短说,我家人如今可还健在?现在何处?”

游老三忙道:“别急,别急,都活着呢,精神都好…”

孙庭壆这才放心了,坐了下来,“那你慢慢说…”

游老三…我都提炼出主要内容了,你又要我慢慢说?!…

开始更新啦,哈哈

游三早已气恼的搬到了儿子府上,短短几天功夫,就愣生生的瘦了十斤,急的王氏是嘴角上火起泡,不知道游老三到底在闹腾个啥…

游三倒也不在府中借酒解忧,也没去昌兴大营找胡俊的麻烦,而是跑到英国公府和昌平拍桌子踢板凳的大闹了一场,要不是被人拼命拉着,没准他会去扯昌平的头发…形象?那是什么玩意儿?!

太后怒,要收拾游三,被刘皇帝给劝下了,“昌平没有公主封号,游三闹上门,也不好治他个大不敬,加上他又是个混不吝的,他就不怕把事情闹大,真闹开了,皇家脸上也无光!”

郭昕一到院子,洗澡水已经备好,各色小吃糕点,清粥鸡汤都已准备好,可谓是没一丝一毫的怠慢。

跟着郭昕一起来的刘婶进了游府,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进了小院后,一瞧同样是下人,人家是那么的专业,专业的让自己都无法想象,连房门都不敢进,只拘谨的站在走廊上,讪讪的看着大家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郭昕倒也能体谅,乡下人头回进城,这反应再正常不过了,让人带着刘婶先下去休息,“晚饭时再过来。”

气急的太后只好退而求其次,让游老大严加看管游老三,刘皇帝道:“因为当年的事,游老三和游老大闹翻了,母后,当年究竟是什么内情?”

太后气:“哀家怎么知道?!”

郭昕洗漱了一番后,没吃东西,躺在床上假寐,按说在路上走了两个多月的路,人是很乏的了,可郭昕却愣是没一丝丝睡意,脑袋转个不停,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宁氏知情么?究竟是阴差阳错,是误会,还是游府的人都大奸若忠?…

而孙庭壆在外院沐浴完,喝了杯茶后,才让华府的下人去请游三,孙庭壆留了个华绍喜的人在身边跑腿,自己在北狄的随从虽然会两句汉语,可不识路啊,只能当贴身保镖。

宁氏接过靴子,还仔细的看了看,笑道:“你们有心了,看这针脚,没少费时间。”

崔嬷嬷也满脸的不解,不用小姐送到卢国公府上?

石头让华绍喜拜托刘璨儿,怕的是郭昕在京城遇到事情连个捎口信的人都没有,但不论是石头还是郭昕都觉得不好让人家掺合太深的。

郭昕笑着,“少将军最后索性把他寻来的东西全给装车上了,装了大半车呢,还特意嘱咐我,一定要仔细问清楚了,看你喜欢哪样,免得日后他抓瞎…”

阅读代嫁童养媳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