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鸿蒙生死镜

第三十九章 绝望的夜晚

  • 作者:凌洁飞月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4-15
  • 本章字数:7114

刘宇铭应是,随后就来到了云飞的面前。

云飞心头猛跳,他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可刘宇铭却是冷冷的,随后就直接“啪啪啪啪…”的在云飞的脸上连甩十个耳光。

“我一定会杀了你!”云飞一字字咬牙说道,他的声音里迸出刺骨的寒意来。

刘宇铭随后回到了韩楚轩的身后,韩楚轩淡淡的看着云飞。

云飞双眼血红,他死死的瞪着韩楚轩,一言不发,他当然不会继续骂韩楚轩,那没有用处,但毫无疑问的是,今天是云飞生平所受又一大的侮辱。

同时,韩楚轩对身后的刘宇铭说道:“你去赏赐他十个耳光。”

云飞说道:“我认你妈的命!”

韩楚轩则微微笑道:“你要知道,诽佛有无穷罪孽,你出言不逊,诽我即是诽佛,我定当给你一些教训,让你知道口孽无穷,因果报应的道理。”

云飞的心继续往下沉,他当然知道这世间最可怕的不是死亡,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许多变态不堪忍受的事情可以在她身上发生…比如周芷若的手段。

云飞淡冷说道:“你未免太自信了!”他顿了顿,道:“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滔,届时我魂飞魄散,不留一点痕迹在天地间,我又岂会在乎紫怡的生前?”

韩楚轩淡淡一笑,说道:“看来你还是不认命?”

倒也很好理解,反正今晚子时,也就是凌晨零点,韩楚轩便要来炼化云飞,一天不吃不喝又不会死,干嘛给云飞吃的,喝的。

不过,云飞虽然受了重伤,但他的自身恢复能力比普通人还是要强上一些的,经过九个小时的修养,‘永劫不灭体’的功效缓慢的发挥出来了,云飞已经能够慢慢的站起,他当然不甘心就此死去,眼下,云飞知道自己的运气还在,所以他存了一丝希望,想要找到生路。

云飞微微调动玄力,光目扫射漆黑的屋子看向大门前,那大门乃是铁门,铁门紧闭,从外面锁住了里面。

若是云飞全盛时期,还可以将铁链扯断,将大铁门震开,眼下却也只能望洋兴叹了,绝望之下的云飞开始痴心妄想,希望能在这炼丹房里找到什么遗留的金丹,仙丹之类的。

反正就是想要有奇迹,但显然,这是真正的痴心妄想,他发光般的双目搜寻了一阵,已经累的不行,这玄力和精神力消耗,堪比八十岁的老太太跑步了。云飞无奈之下只能盘膝而坐,稍作休息,这个时候,就算是修炼‘永劫不灭体’也没有用,永劫不灭体乃是练体之术,而且非常缓慢,每一层修炼更是难上加难,却没有疗伤的作用,

说到底,武功并没有小说里那么神奇,坐着不动一下子就好了,必须满足一些条件才能恢复体能。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转眼已到晚上八点,明月的月光通过那小窗户照了进来,云飞的思绪越发烦杂起来,这已经代表着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了,死并不可怕,但等着死却很可怕的,他又想到了紫怡,心头油然而生愧疚之感。

其实说到底,眼下这一切对紫怡来说都是无妄之灾,是自己将紫怡牵扯进来的,不然,她应该还在LS市快快乐乐的做个小队长。

云飞心想:“紫怡应该不会被那撒吧?毕竟韩楚轩,冥飒,刘宇铭这些人虽然不是好鸟,但也不是能干出那种下三滥事情的小混混。”

云飞念头又一转,我艹,眼下这件事这对自己来说,何尝不是无妄之灾呢?

韩楚轩与韩媛琳还有那什么祖师爷的恩恩怨怨,跟自己有鸟毛的干系啊!自己是那根筋搭错了弦,跑来趟这浑水。

如果不来这里,自己不一样在LS市快快乐乐的,每天调戏着郑淑雅,吃吃喝喝,慢慢修炼,多么悠哉乐哉。

云飞脑子里胡思乱想,突然又是一凛,难道这就是韩媛琳所说的,那奇妙的命运线?

无形之中的命运线牵扯着自己到这里来?这里是自己生命的终点?

他胡思乱想了许多,最终却没有什么结果,随后,云飞的目光又到了那纹了龙身的炼丹炉上,他不由好奇起来,炼丹炉,炼的是什么丹?

云飞知道在仙侠小说里有炼丹,但那是虚构的,而在古时候,也有人给皇帝炼丹,但那丹药都是汞铅之类的假丹,吃了之后,帝王往往死的更快。

云飞暗道,这幻影门乃是真正的幻门高手,深通命理,风水,磁场交汇,他们肯定不会炼假丹,他们炼的到底是什么丹?

想来想去,云飞也是想不通,便也在这时,外面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是刘宇铭来了,云飞盘膝而坐,暗想:“他来干什么?”

大铁门被打开,清辉色的月光洒照了进来,刘宇铭一身黑衣,安静淡漠,他的脸色英俊而冷淡。

云飞看向刘宇铭,今日他是被刘宇铭掌嘴,虽然说刘宇铭也是奉命行事,但刘宇铭下手也够重的,眼里那种漠视也是足够让云飞恼火的,如果有机会,云飞绝对会杀了刘宇铭。

但这也就是想想而已,刘宇铭进来,随后拉了把椅子,就在云飞的面前坐下,同样的居高临下。

“你来这里干什么?”云飞先开口了。

刘宇铭淡淡说道:“我想看看,天道之子与普通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云飞说道:“那你看到了?”

刘宇铭淡冷道:“很失望,你和普通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一样,也没有什么区别。”

云飞的眼帘低垂下去,有些意兴阑珊的道:“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要说,那就可以离去了。”

刘宇铭的眼中突闪一抹怒意,道:“你是在看不起我对不对?”

云飞扫了一眼刘宇铭,随后说道:“尽管你装的很冷漠,但是我不得不说,你内心还真是敏感,为什么敏感呢?因为你是一个叛国贼对不对?你是一个连自己国家都会出卖的人,你难道还指望我对你另眼相看吗?”

刘宇铭突然就激动起来,他红了双眼,一脚朝云飞的脖子上踢了过来。

‘砰’的一声,云飞被狠狠的撞在了铁柱上,他的后脑勺撞在铁柱上,冒出血痕来,刘宇铭冷厉的将脚压在云飞的脖子上,冷笑着道:“杂种,你也有资格嘲笑我?”

云飞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他屈辱到了极点,双拳捏紧,又放开,他恨到了极点,但最受折磨的还是心理上的那种绝望,因为他没有翻身的希望,人最怕的不是死,而是没有希望。

这时候,刘宇铭收了腿,云飞则撑着坐了起来。

“你不是牙尖嘴利吗?怎么了,哑巴了?”刘宇铭冷笑着道:“是不是很想杀我?是不是很绝望?”

云飞深吸一口气,随后闭上了眼睛

他只能闭眼,闭嘴,不然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再度怒骂出来。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个举动在刘宇铭眼里是一种更加无法忍受的蔑视,刘宇铭眼中怒火更甚,便要继续对云飞动手。

云飞的拳头捏紧,他的双眼血红,他就这般保持这个姿势良久,最后,他累到坚持不住,不得已松开了拳头。

难道,真的要认命吗?这就是我云飞的命?一种强烈的宿命感在云飞脑海里浮现,不过很快,云飞就抛弃了这种想法,他知道韩楚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一旦自己真的认命了,意志力不再坚定,那么自己的气运就真的会被剥夺走,气运一旦被剥夺走,那自己就是真的完了。

云飞这几日以来来,纵横驰骋,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并不是说他现在本领通天,每次都能死里逃生,而是他的运气足够好。

韩楚轩淡淡的看着云飞,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好半晌后,韩楚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过之后,说道:“天道之子,我知道你很恨,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但现实就是,你会被我抽取气运,然后被我杀死,在这里,天上地下,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你身受重伤,双手被绑更不可能自救。”他说到这顿了一顿,站了起来,道:“从现在开始到晚上子时还有十几个小时,好好享受你人生中最后的时光吧!一旦你的气运被抽取了,你就会发现你就算活着,也会活的猪狗都不如!”

他说完之后,转身便和刘宇铭去了,那炼丹房的大门重新关上,黑暗占据了整个炼丹房。

云飞颓废的躺了下去,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还未消失,云飞只觉整个口腔都是麻的,他受了内伤之后,气血运行缓慢,玄力尽失,伤口还在慢慢流血。

这个世界,实力固然重要,但运气绝对是占了七分,三分才是实力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就到了下午五点,这期间没有人来给云飞送水和食物,这炼丹房就像是被遗忘地下天牢一般。

这时候,云飞很想疯狂狂吼,很想施展强猛的力量,粉碎眼前这一切,但现实却是他只要一运气血,伤口立刻崩裂,立刻就会再次大出血,这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纵使有满天的恨又如何?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奇迹,奇迹会有吗?这是现实世界,又不是武侠小说,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奇迹。

刘宇铭下手很重,但又很有分寸,云飞被打的眼冒金星,双颊一片血肿,待刘宇铭十个耳光打完后,云飞合血吐出了几颗牙齿。

云飞眼珠子一瞪,怒极反笑,这韩楚轩太特么的狂妄,居然将他自己比做了佛祖,他当下就想开口大骂,可话到嘴边,立刻忍了回去。

奶奶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眼下人在屋檐下,无端逞强,只能是自找苦吃的份。

韩楚轩继续说道:“更何况,你是天命者,天命者可以死,但绝不会自杀,因为不到最后一刻,就代表还有希望,不对吗?”

阅读鸿蒙生死镜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