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狐妖重生在五零

003 我们可是合法经营

  • 作者:小王胡公子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4
  • 本章字数:4888

妙凤楼在福州路会乐里,这里出了妙凤楼还有大大小小几十家的妓馆,暗娼更是不计其数。

她听妙凤楼里的女人说过,前两年这里有上百家妓馆,但是建国之后由于政/府管的严,现在只剩下这些了。

“林阿生,你还真的想给小女娃当爹哇。”

卖水果的林阿生看到林阮阮,拿起一个李子对林阮阮说道:“小囡,叫我一声爹我就把这个李子给你。”

附近的商贩都大笑出声。

她不敢走远,就在大门前来回晃悠。

林阮阮跟林红绣讲了一声迈着小短腿走到大门口。

站在大堂的香九嬷看到她,甩着帕子说了句:“不要跑远啊,小心被人摘了桑叶。”

燕红的脸疮带来的恐慌被大夫证实是被毒虫咬了,不是花柳之后,林红绣才松了一口气。

燕红被挪到了后厨居住,虽然她生了病,但是香九嬷必然不会白养着她,她现在要在后厨帮忙做饭。

下午三四点钟,妙凤楼打开大门迎客。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这里的姑娘们作息是比较一致的。

“小阿阮,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啦。”张淮说着从一只手从背后拿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油脂包着的东西。

隔着油纸,林阮阮都闻到了香甜的味道。

“栗子糕。”

林阮阮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她自己都觉得脸红,但是这才符合小孩子的行为不是吗?

“小鼻子真灵。”

张淮刮了一下林阮阮的鼻子,把油纸包打开,里面放着一块有些松散的栗子糕。

“拿去吃吧。”

张淮把栗子糕放到林阮阮怀里,揉了揉她的头发就往一边走去。

林阮阮知道他要开始检查每家妓院昨天的接客记录了。

包着栗子糕回了妙凤楼,果然香九嬷也在准备昨天的登记簿。

嘴里还抱怨着:“真是哪一朝哪一代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呀,来逛窑子找姑娘还要登记,搞得都没有几个人来了。”

林阮阮也忍俊不禁,这件事情倒是真的稀奇,听她母亲林红绣说这是新政/府新华国的规定,妓院要营业必须要办理营业许可证,每天来往的客人也必须登记。

还要求十八岁一下的女人不许接客,不许强迫女人接客。

要不是这条规定,恐怕林红绣还真的没有办法与香九嬷周旋卖艺不卖身了。

拿着栗子糕蹬蹬蹬的跑上楼梯,进了屋,林红绣果然在化妆。

只见她拿着眉笔将自己的眉毛画的细细长长,又拿出口红涂在嘴唇上,烫过的头发盘在脑后,立刻便增了几分艳丽。

但是林阮阮却不喜欢这样的母亲,她觉得不施粉黛的母亲更好看一些。

“姆妈,你看。”

林阮阮献宝似的将栗子糕放到梳妆台上。

林红绣看了一眼,笑笑说道:“张公安来了?”

“嗯嗯,姆妈你先吃一口。”林阮阮点点头把栗子糕往林红绣那边推了推。

林红绣脸上立刻露出幸福的笑容,却摇摇头,“姆妈不吃,留给我阿阮吃。”

“姆妈,你就吃一口嘛,姆妈不吃,我也不吃。”

林阮阮抱住林红绣的胳膊撒娇道。

林红绣拿女儿没有办法,只好拿起栗子糕咬了一小口然后放到林阮阮嘴边,“姆妈吃过了,你吃吧。”

林阮阮没有勉强,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说林红绣都不会再吃了。

林红绣和她本来的母亲是不一样的。

也许是作为狐妖时的生命太长反而不会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她的父亲是狐族涂山氏的族长,她的功法来自血脉传承,跟随父母生活到一百岁之后,她便离开了狐族,自己找到一处适合修炼的地方闭关。

等她第二次闭关出来,却得知自己的父母已经仙逝了近百年,她的兄长成为了新族长。

漫长的岁月中,关于父母的回忆寥寥无几。

而与林红绣在一起时她却能够时时感觉到她对自己的爱护。

看到女儿抱着一块廉价的栗子糕吃的不亦乐乎,林红绣的严重划过一丝心疼,要是……阿阮,本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芸香,哪个是芸香!”

下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嚣,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叫嚣着要找芸香。

林红绣见怪不怪,肯定又是男人在外面偷吃被家里的婆娘发现找到了妙凤楼来。

反正与自己无关,林红绣倒不介意去看个热闹。

反正这个芸香平时也没少给她添堵。

林阮阮跟在林红绣身后站到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堂发生的闹剧。

来闹事的中年女人穿着一袭深蓝色旗袍,手里拿着一只小包,脖子上带着珍珠项链,身后还跟着两个女佣,看起来非福即贵。

她正张牙舞爪的对香九嬷说些什么,香九嬷挡在她面前。

“我呸,你个下贱的老娼妇,养了一群小娼妇,整日只知道勾着男人不回家,今天老娘就要拆了这个淫窝。”

香九嬷也不甘示弱,插着腰对骂道:“你个人老珠黄的黄脸婆,管不住自己男人还敢来我这里闹事,我可告诉侬,我这里是合法经营的,你来闹事可是犯法的!”

林阮阮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林红绣也拿着帕子遮挡嘴唇偷笑,“你个小人儿,还能听懂说的什么话么,笑得倒是开心。”

林红绣说着点了点林阮阮的额头。

一个穿着米黄色公安服的青年男人走过来说道。

看到他过来,小商贩们都讪讪的不说话。

“张叔叔,你来啦。”

“哈哈哈,就算你不嫌弃人家,人家也瞧不上你嘞,晓得她娘唱一晚小曲儿多少钱么?”

擦鞋的小贩一脸我知道了不得的大秘密的表情说道:“一支小曲儿就几十元!”

林阮阮假装没有听到他们讲话,这里的人不管男人女人讲话都是荤素不忌,如果她要教训他们,那恐怕福州路没有一个人能逃过。

林阮阮跑到他跟前开心的说道。

他是管理福州路的公安之一,张淮,每天下午他都会在这里巡逻,直到后半夜客人差不多走光了他才能回家。

但是她也有底线,如果刚才那个林阿生再说什么对她母亲不干不净的话,她就要出手了。

“又在讲什么,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娃也不害臊。”

妙凤楼门口有好几个小摊贩卖一些水果或是针头线脑的杂物。

摘桑叶是沪市的方言,特指人贩子拐卖小女孩儿,拐卖小男孩则叫搬石头。

林阮阮随意应答一句就迈出了门。

林阮阮也知道了原来林红绣如此紧张的原因。

阅读狐妖重生在五零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