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上位全靠演

第五十一章: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 作者:男神出走了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5-14
  • 本章字数:4944

一套安全流程在脑子里过了遍。

墓里的婴灵,之所以几十年魂魄不散,全靠亲生母亲的血肉滋养着。

顾声问:“这种情况多久了?”

诸熠他们可能看不到,可她却看到了,墓里婴灵的脐带都没剪下来,就被掐死了。

由此可见,这对母子生前是同死,死后也是共生。

掂量下自己的能力,觉得救婴灵更容易些。

但是这不是重点。

她现在的关注点,全在依偎着躺尸女子肚皮生存的婴灵身上了。

以为曾致说诸熠在墓地里,是曾致忽悠诸青倾找的借口,等到了目的地,看到诸熠真在,连忙跑过去问诸熠:“出什么事了?”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顾声眉头紧蹙,心里卧槽连连。

只见墓里躺尸女子虽然依旧昏迷,神态却不如以往安详自在,一副做了噩梦般想挣扎着醒过来,却怎么也醒不过来架势。

顾声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心里无比畅快!

她就知道这招可以,果然成功了!

曾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爷俩配合的天衣无缝的,把墓里的生魂给揪出来了,不由背后一阵一阵发凉。

心里瑟瑟缩缩:这年头,他身边的都是些他惹不起的……

生魂从墓里被揪出来,那团黑气慢慢边成灰白的颜色。

顾声趁机掐了个助生诀,没多大一会,躺尸女子慢慢从噩梦中苏醒过来。

她睁开眼的刹那,肚皮上紧贴的婴灵好像有了一丝气息,慢慢的,婴灵有了类似呼吸的韵律,不再是一副快要魂飞魄散的虚弱可怜模样了。

顾声连忙问了女子姓名。

在女子下意识的应答里,飞快在女子面前摆好饭食和水酒,化火柴烧纸点香,等那名叫伍妲的生魂和她肚子上的婴灵,美美饱餐一顿,有点精神头后,顾声才停了继续点香的动作。

伍妲慢慢缓过神来,看到挂在肚子上睁眼看她的婴灵,抚上婴灵脑袋上的手滞了滞,然后神态自若地抚摸着婴灵的脑袋。

那婴灵早已没了头一回见的机械啃食血肉的恐怖,和刚才快要魂飞魄散的虚弱可怜模样。

只见他一脸温顺地拿脑袋蹭着伍妲的手,享受又乖巧地任由伍妲撸他的脑袋。

自伍妲睁开眼的那刻,曾致心里的最后那丝期盼和念想,就碎成渣渣,因为,伍妲不是他家太太。

就算模样再像,也不是。

伍妲朝曾致看去,表现的很亲近曾致的样子。

她也认得顾声和诸熠,这么多年她被困在墓里,每年都有几天是能睁眼的,当然认识守墓地的诸熠和打小在墓地长大的顾声。

但她还是最亲近曾姓兄妹。

虽然曾姓兄妹精心照顾她和孩子,完全是场她连辩解都无从辩解的乌龙,但受了曾姓兄妹天大的恩惠可不是一两句感谢就能抹平的。

所以她看向曾致的眼神越发温和。

曾致都快要从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女人身上,看到他家太太的影子了。抵触了一会还是不反感伍妲后,就有些尴尬地移开了目光。

伍妲朝他笑了笑,似乎知道他把她当成了他和他妹妹时常念叨的太太来看,笑得更加明媚。

好半天才打破了那点她认为的小尴尬:“你想知道的,我若知道,我都告诉你,呃……首先声明一点,我不是你家太太。”

面对自家太太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还朝他笑得如此明媚,曾致感觉整个人又不好了。

冷静了好一会儿,看顾声和诸熠都在,胆气似乎壮了点。

对上伍妲笑盈盈的眼睛,在心里深深做了个深深呼吸的动作,才问她:“那你是谁,是我家太太的同胞姐妹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实在是你跟我家太太真是长得太像了!如果你跟我家太太没什么关系,那跟柳府有没有关系?”

伍妲面色温和,手保持抚摸肚皮上挂着的婴灵脑袋的动作。

声音也不急不缓:“我是个农民的孩子,十几岁就跟着叔叔到大城市讨生活,然后遇到了一个男人。

我跟你们口中留过洋的太太不认识,除了你们兄妹,你们太太的夫君,柳家家主柳成铭,也说我跟他妻子,也就是你们太太长得像。

哦,我在大城市遇到的那个男人,就是柳成铭,我死之前,是柳成铭养的外室。

若真要跟你们太太攀扯点什么关系,也能攀扯上的,除了长像,还有类似死因。

柳成铭那个以为自己不会有子嗣的瘪三,搞大了妻子和外室的肚子,却怎么也不信他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孩子,一口咬定我和你们太太给他带了绿帽子,结果下场就这样了……”

指了指自己和挂在肚子上的婴灵。

顾声等人听着伍妲用不急不缓的声音,三言两语讲述着她的死因,连情绪不常外露的诸熠都忍不住蹙眉。

曾致压住心里的惊涛骇浪,眼神里却透露出恐惧来。

看到那对母子快要魂飞魄散的紧急状态后,她就想这么做了,只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办到,不过总归是要试试的。

绕着墓转了两圈,下意识用指腹磨蹭下巴计算最妥当的位置,确定位置后,连忙招呼诸熠:“这里,快搭把手。”

诸熠二话不说,就用自带的除坟头草的小铲子,猛力朝顾声手指的方向一铲子下去!

曾致干巴巴地说:“一早我一看,就是这种状态了,我以为她是要醒了,可越看越不对劲……”

所以找了诸熠,又顾不上诸青倾发现什么端倪,当着她的面就把顾声拉过来了。

这边,诸熠见顾声听了曾致的话,开始若有所思,大约明白了她想做什么,直接问“不会是我想的那样?”

伴随着土壤松动的动静,墓里的黑气也试探着冒出来一丝。

顾声趁其不备,抓住机会就开揪那团常人难以得见的黑气,黑气入手,顾声费力握紧,随之后退用力一扯,那团黑气从墓里被抽取出来。

顾声对诸熠咧嘴笑,果然,诸熠就是了解她!

注意力又很快又转到躺尸女子和婴灵身上,只听她轻飘飘道:“有何不可?”

乍得一眼看去,那场面的确血腥恐怖,但是了解其中内情的人,也只顶多觉得血腥了些,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婴灵没有了啃食女子血肉机械动作,而是沉沉睡着了,与女子陷入沉睡的状态又不一样,那婴灵好像已经没有了任何气力,好似一夜之间从再生站到了泯灭一端,弱小生魂上的那点生机在逐渐暗淡,几乎时刻濒临魂飞魄散。

顾声心知不好,婴灵魂飞魄散,躺尸女子醒不过来的概率也是百分百——她是不会允许这种局面发生的。

一边问还以边看那出事的墓。

阅读快穿之上位全靠演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