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蚀月编史

第三十九章·直木有恬翼(3)

  • 作者:露山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4
  • 本章字数:4458

“因为那个人,是个男人。”鱼玄机苦笑一声,“所以,线索就断了。其余的观音奴,也都对应不上。”

秦棠姬听到这里,停下脚步陷入沉思。莺奴和鱼玄机也都不自觉地停下来,直到前面的池小小催促她们跟上方才回过神。

“你学着我。”鱼玄机伸出手臂,闭上眼睛。

其余四人转过头来看看她,她续道:“睁着眼走独木桥未必会落下去,可是闭着眼几乎一定会落下去。这个地方只是一片空旷,连地砖都没有,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东西,视野又这样有限,有如闭目走独木桥一般,说不定我们已经偏离方向了。池小小,你果真确定自己在向前走么?”

池小小差不多是惊极反笑:“莫非你觉得我堂堂绝尘山谷主人,连三岁学步的孩子都不如么?”

“为何?”

“所以这个池小小……”秦棠姬摇摇头,似要理清这混乱的称呼,“这个‘恶人’,究竟是谁?”

鱼玄机摇了摇头,又道:“由名字和谷主身份都查不下去,我就试着去查她观音奴的身份。可是十年前名声在外、如今已销声匿迹的观音奴,似乎没有能和‘池小小’对应得起来的。”

“莺奴那样说,只要向前走,自然就到下一关口。何不一试?”

池小小扶着芍药走在前面,其余三人走在后面。趁这时,秦棠姬压低声音问鱼玄机:“你方才说芍药是宝芝,这还好说;又说她不是宝芝,是池小小,到底想说什么?”

鱼玄机放慢脚步,好使得两队人距离分得开些,低低道:“芍药既是宝芝又是池小小,她是这绝尘山谷的主人。‘池小小’这一化名,显然是烟花女子所用。而另一个池小小,也就是芍药服侍的这一位,才是她收入麾下的恶人,她将池小小之名与谷主的身份都赠与那个人,是为了掩盖这人此前的身份——一旦按着池小小和绝尘山谷谷主这个身份查下去,最后只能查到宝芝这个人,而她又不是宝芝,这样她原来的身份就没人能查到。”

“你又怎么知道,真有天枢宫主像你一样走到这个位置来?”鱼玄机忽然举高萤灯四处张望,像是要看看周围的模样——一片黑暗,平地上没有一点可以参照的东西。“我本是不想贸然走到这片广海内来的,哪里真有无头苍蝇能撞上糖糕的道理。”

死一般的沉默。

“总归是没有方向,与其在这里争吵,还不如随便试一试好了。”池小小道。

“你等在原处,又怎么能有糖糕送到嘴边的道理?”秦棠姬叹了口气。

莺奴几乎都没有犹豫,便首先继续向某个方向走去,其余四人也默默起身跟着她。

这样一走,便无言走了约有一个时辰。普通人若是走上一个时辰,没有十五里也有十里,而她们一路上既没看到这片广海的边际,也未看到任何参照物——只是空白,在这种空茫里走得久时,不但逐渐失去时间的概念,其余的真实感也开始消失了。这感觉似曾相识,入口处的千级阶梯也是如此,全程没有任何岔路和机关,只是一味枯燥向下,人在不断的重复中便会失去思考,故她们几乎无法觉察自己是何时离开阶梯的——而这感觉现在又袭来了。五人越是走越是恐惧,这片空旷似乎无边无际,若说这片广海真的有那么大,实在叫人难以置信,而这机关又实在是简单得令人心有不甘。

意识到这时间感的再次丧失后,莺奴停了下来,一言不发,似乎被心中的恐惧打败了。“不对。”她抱着头蹲下来,全身颤抖。

其余人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不知莺奴是为何突然崩溃的,但也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氛重压着心头:她们的时间其实不多,而在这片广海耗掉一个时辰实在是过于奢侈。

这个时候,鱼玄机忽然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们在兜圈子。”她自己也有些不能相信,但指着地面道,“这里有两串血迹。是芍药的。我们已经走过一次了。”

“好,谷主,我与你同时向东方走一百步后睁开眼睛。”

两人开始朝着前方走去。然而还不到二十步,身后的莺奴就发现两人的方向都已经偏离了。百步以后,池小小睁开眼,身边哪里还有鱼玄机的身影?

“谷主,我与你明明都是要往东方走,可是现在我在东北,你却在东南;我俩都不是三岁学步的幼儿了,但是视野所阻,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这就是这个机关的可怕之处。”

池小小将芍药交由身后的秦棠姬稍稍看护,和鱼玄机一样伸直左臂,闭上眼睛。

“莺奴,你看看我与谷主的手臂,可都是指向东方?”

莺奴莫名其妙:“哪里是东方,我不知道。”

“所以,”她续道,“就算是知道最初应该往哪个方向走,也难免会在这片幽暗里迷失,更何况这里的地面也在移动。”

“笑话!历代那么多宫主走到此处莫非也束手无策么?!”池小小似乎有些恼怒了。

“无妨,你就将我所指的方向看作是东方。我与谷主可都是指着东方?”

“分毫不差。”

鱼玄机走上前去,几人汇到一处后,她方才皱眉将心中疑惑道出:“这个地方太迷惑人了。”

“她曾对我说过,与蚀月教先前两位教主都交过手,不知这样一说,你可有觉得合适的?”

鱼玄机沉吟了一刻,道:“我倒是知道有一位和深薇娘姨交过手,而且颇为厉害的观音奴,……”她说了一句,忽然低落下去,长久未语。秦棠姬见她久不续话,问她为何,她才压低声音叹了一口气道:“那名观音奴是我的杀父仇人。当时薇娘姨和我父亲二人联手将那名观音奴打成重伤,他仍顽斗,杀了我父亲,遭我娘姨双剑重创跌下山坡,后来再未出现。若说时间、位置和年龄,这个观音奴都对得上,然而却不该是池小小。”

鱼玄机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暗暗好笑,那话听来,就好像天枢宫主们在此修了一条大路护送他们这群不速之客一通到底似的。

阅读蚀月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