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风过夏林花未央

第10章 初识(2)

  • 作者:谈小莹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5
  • 本章字数:6699

夏殊上前感激地拍拍他的肩膀。

自此,夏殊觉得,这个小男孩挺会安慰人的!

何天明是夏殊第一个觉得和别人不一样的男生。即便他和夏殊之间也显得格格不入,但夏殊一丁点都不讨厌他。

那个暑假,夏殊闯的最大的祸事,应该是源于隔壁何家,在城里住的孙子何天明回来住暑假了。

虽然何天明年年都会回来住暑假,可这是夏殊第一次看见他。

‘我没事儿,谢谢你!”

又受伤又受气,夏殊正满腹委屈,林昊突然踮着小脚凑到夏殊跟前扎扎实实地亲了一口。

‘你干嘛?’夏殊目瞪口呆,

第二件事儿,亲一下,就不疼了!

另一件事,则是和打仗有关。有次林昊和其他小孩打架,被三四个年龄不一地小孩正拳脚相加,夏殊奋不顾身拼命将林昊救了出来。

夏殊在这场战事中光荣负伤,摔倒时嘴唇和面前的一粒小石子来了个亲密接触,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渗人地往外冒血,被夏母上药时狠狠责罚了一顿。

夏殊猛地将手放到背后,“要你管!我要送给天明哥的!”

“我也要,给我一颗!”

“不给!”

“给我!”

“不给——”

“天明哥!”林昊突然朝着夏殊的背后喊了一嗓子,唬得夏殊急忙转身,林昊趁机上前,一把夺了过去。

夏殊扭头看时,背后根本无人,手里的弹珠却被抢了,顿时明白被林昊戏弄了,又气又闹,捡起一块石头,猛地朝林昊拽了过去。

本想吓唬林昊,谁知手劲没掌握好,正好砸到他脑袋上方的窗户,只听哗一声,玻璃登时落了一地。

惊恐的听见头上一声脆响,林昊扭身想要躲避,脚下一个踉跄,竟被自己绊倒了,倒地时一块锋利的玻璃碎渣猛地划过他的胸部。

眨眼功夫,血殷红了他薄薄的T恤,一滴滴洒落在地上。

夏殊吓得傻了一样呆呆站在原地。第一个听见动静跑出来的是何天明,他只瞅了一眼,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已经吓傻的夏殊,被何天明这一惊,终于反应过来,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何家人听到哭声冲了出来,见林昊浑身是血,何天明躺在一边,脸色都变了。

一时间,鸡飞狗跳,手忙脚乱,抱何天明的抱何天明,喊人的喊人。

等凌爷爷凌奶奶赶来,大家七手八脚抬着林昊的时候,林昊惨白的小脸因痛苦已经皱到一起,还有心思扭头对着夏殊,毫无血色的小嘴唇一张一阖像在说什么。

吓坏了的夏殊一点没听见!

只呆呆地站在凌家的院子里,傻傻地看着林昊被抬出去,直到尚母听到街上闹哄哄的声音出来,才将还傻愣着的夏殊一并拽了回去。

回家后,才听妈妈说何天明晕血,休息一会儿就醒过来了!

至于林昊,被送到市里医院了!

因为不知道林昊伤的怎么样,只觉得除了那么多血,不会死了吧?

夏殊闷不做声地跟着妈妈回到家,就悄无声息地躲到了自己的房间,平时要吃三大碗的午饭也没出去吃。

夏殊觉得自己闯了一个天大的祸!脑袋里只想着林昊会不会死?要是爸爸知道是她干的,会不会再打死她,或者直接被警察枪毙……整整一下午,一动不动地坐在床沿上,累了就像小狗一样蜷缩着在床上躺一会儿!

直到傍晚,凌母神色轻松地告诉夏殊,林昊只是受了轻伤,以林昊为例告诫她不要在窗户底下玩。

夏殊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林昊肯定没跟大人说是自己干的,要不然凌家可能早找上门来了!

再去看望林昊的时候,夏殊手里揣着自己最喜欢的那颗七彩弹珠,她心虚地走过去,偷偷塞到胸前缠着厚厚的布条,脸上却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林昊手里,林昊将弹珠握在手里,悄悄说到,“别怕!”

是了,那天临去医院时,他跟自己说的好像正是,夏殊,别怕!

夏殊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小男孩,好像和其他小男孩不一样,哪儿不一样,却说不上来了!

因为林昊受伤的事儿,夏殊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林昊,便隔三岔五往林家跑。

夏殊去林家,每日的功课便是扒开林昊的衣服,看看伤口愈合的怎样了,林昊一开始死活不肯,奈不住夏殊软磨硬泡,只要屈服了!即便后来林昊好的差不多了,死拽着衣服,夏殊也能将他哄骗出来。

日子一多,林昊索性破罐子破摔,每日夏殊来了,便任由她例行功课般,解衣查看。

查看完衣服,夏殊便和林昊一起写暑假作业。一张本来是一个人用的书桌旁,略显拥挤地坐着两个人。

夏殊张牙舞爪地占据了大半个桌子,并不觉得过意不去,此时正一手杵着头,一边不耐烦地看着旁边的林昊。

“真笨,大笨蛋,做个暑期作业都要这么长时间。好了,好了,待会儿在做,你先回答我,昨天你帮我问了天明哥喜欢什么颜色了嘛?”说话人擎着小拳头,威胁道,

“黑色。”做作业的人头也不抬,依旧慢条斯理地看着作业本。

‘那他哪天生日,问出来了吗?’

“记不清了!!好像是三月初二,应该是!”

这么重要的信息记不清了,真是个笨蛋,夏殊愤愤然地腹诽。

‘有蛀牙吗?’想到最近自己正被蛀牙烦恼,夏殊闲着无事继续问道,

“有,左边两颗,右边三颗。”这次做作业的人想也没想再次脱口而出。

夏殊一把扯过对方的作业本,怒目圆睁地拽起林昊的衣襟,“蛀牙这种事儿你都知道,你说,前面这些是不是都在框我?’

‘你弄疼我伤口了。’说着,林昊煞有介事地嘶了几声。

夏殊顿时心虚地松开手,好歹人家仗义地帮自己躲过了一顿胖揍,原本的张牙舞爪,也立刻像河豚一样泄了气。

没错,夏殊羞于开口,便派着林昊去打探何天明的消息,似乎知道了这些消息,跟何天明就更亲近一些,只是林昊每次的成效总是不尽人意。

当然,在何天明这件事儿上,林昊也不是一无是处。有一天,林昊一路小跑地来找夏殊,说何天明是有女朋友的,还偷出照片为证。

真漂亮,照片上的女孩大大的眼睛,可爱的小酒窝,用红色的发卡在头顶上束了一下,散着好看的头发,如果自己是男孩,也会喜欢她的,这是夏殊看到照片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

就这样,夏殊决定将对何天明的喜欢深深地埋藏在心里。

直到多年之后,夏殊在一位朋友的保存多年的明星相册里看到一个小女孩,长得好像当年何天明的女朋友,夏殊煞有介事地跟朋友说,却被朋友嘲笑,原来那是青春美少女组合的成员之一。她的明信片在城里到处都有得卖,夏殊听了顿时觉得头隐隐发痛。

暑假就像小时候手里的冰激凌,总想慢慢享受,可是不经意间已经没了。

林昊临走那一天,瞒着大人,夏殊一路跟着林昊的车送出去好远。

从那儿以后,夏殊再未见过林昊。直到大四上学期——

“你要偷东西?”冷不防地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底底的问话,唬得夏殊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支棱起来。

一回头,林昊背着手站在那儿,一脸不屑地看着夏殊。

瞧见是林昊,夏殊的三魂七魄才算归了位。

可能是因为他那么干净,大大的双眼皮,白皙的皮肤,高高的个头。第一次看见何天明,夏殊觉得他安静地像夏日的午后,穿过厚厚地紫藤蔓照下来的阳光。

夏殊抬头去看他,白体恤在夏日地阳光下清爽干净的像一股气人心脾的清泉,流淌进来了夏殊的心里。然后,她看见何天明对着她微微笑了一下,夏殊便硬生生地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

何天明回来的第二天,夏殊特意捡了自己最最喜欢的七彩弹珠,心里欢快得像住着一只小鹿,一路小跑来到何天明家,想要送给他。

“嘘!你怎么在这儿?”夏殊一边说着,一边左盼右顾。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林昊不答反问,一双小眼贼溜溜地盯着夏殊的手,他自然看得到是夏殊当成宝贝,却始终不舍得送他的七彩弹珠。

站在门口,夏殊细着嗓子喊了几声,屋里没人应。

何家的大门虚掩着,探头进去,院子里静悄悄地。夏殊蹑手蹑脚地往窗跟前溜,想瞧瞧何天明是不是睡了。

第三件事夏殊,别怕!

‘我奶奶说,亲一下,就不疼了。’林昊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说道。而这样的说辞,小时候爷爷也这样教过夏殊。

所以,大脑空白了三秒钟后,虽然知道这是大人骗小孩的,可夏殊却想不出哪儿不对并只得归因于眼前的小孩太过天真可爱善良淳朴了。

那时对于一年一个样儿的发育时期,哪怕只相隔几个月,体力也相差悬殊,夏殊一直占据着年龄上的优势,当时风靡一时的说法就是,夏殊突然迸发似的在那条街上横行霸道了好几年。

阅读风过夏林花未央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