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农门金枝

第一章 差点断粮

  • 作者:灵枝666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6
  • 本章字数:4784

“周大哥,家里的干柴已经用完了,这雨却还在下个不停,明天我们烧什么呢?”厨房里,在把最后几块炭扔进灶膛里后,楚芸娘一脸忧愁。

她是新嫁娘,虽然来到周家村快三个多月了,但嫁给周大智还只有两个多月。

楚芸娘倒是没想到还可以这么干,立即也笑了:“还是周大哥事事想得周到!”

叫顺口了,成亲后,仍然改不了口,继续这么叫他。

“要是明天不出太阳,我就把家里的几个篮子、背篓、箩筐都劈了,先当柴烧着,等天放晴时,我再从山上砍竹子回来,编新的。”周大智早有打算,一边用小铁锹飞快翻动着灶上大笸箩里的谷子,一边笑着回答。

周大智还把这个方法,及时通知所有村民,让全村同族受益。

为了保持物资供给充足,支援前线大军作战,楚国国君在一个月前,勒令民间百姓,提前上交五成秋粮为皇粮。

这个时候,粮食根本还没有成熟,百姓们无奈之下,只好把手里积攒的全部存粮,都充皇粮上交。

大萧诸侯国之楚国南城丁子县泉陂乡周家村。

两个多月前,楚国邻邦齐国,向楚国发动侵略战争。

楚国与齐国兵力势均力敌,战局僵持不下。

他比萧琼枝大两岁,个子还没萧琼枝高,在萧琼枝面前说话时,喜欢踮起脚跟,以为要这样做,才显得像个哥哥的样子。

而狗子怕石头说得太含糊,萧琼枝听不明白,还特意替石头解释:“上个月催皇粮时,我舅舅家交不出来,我娘就偷偷趁夜背了一筐米,送给舅舅家。”

“后来被我爹发现,把我娘给打顿死的,躺床上好些天下不了地,所以,那阵子,她才一直没来你家玩。”石头有样学样,替狗子解释。

可真是一对活宝,全然不懂什么叫“家丑不得外扬。”。

萧琼枝听着可乐,又问:“那你们家还有干柴吗?”

“本来早就没有了,可我娘会顺呀,最近她这家顺点,那家顺点,加起来也挺多的,起码还能烧个十天半月。”石头说起这事就得意,毕竟萧琼枝家明天就得劈篮子、背篓、箩筐来当柴烧了。

好吧,一个才被打得躺床上好些天下不了地的人,就能有精力和胆子去别人家偷柴,这也算本事了。

萧琼枝挑起眉头,追问石头:“那你娘,有没有顺我家的柴?”

石头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肯定顺了!你别听她时常说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鬼话,她在我们面前,才不是这么说的呢,她会说,‘连窝边草都不懂吃的兔子,一般都是蠢死的。’!”

呃,这个说法还怪有道理的,果然贼有贼道。

不过,狗子和石头,摊上这样的娘,居然没长歪,也是个奇迹。

萧琼枝内心挺感慨的,没再多问,只在心里,盼着老天不要再下雨,早点出太阳,免得更多的人,为没柴做饭而发愁。

到第二天,一大早,天居然放晴了。

周大智起得早,砍了个用旧的背篓,作为今日早炊的柴,然后,不等楚芸娘做好早饭,就大步上山,砍回来一担细细的枯树枝,摊到屋顶上,顶太阳曝晒。

萧琼枝这时已经起来,正在厨房里看楚芸娘做菜。

周家村是很落后的小山村,家家户户都穷,根本没人有钱买可口的油、盐、酱、醋之类调味品。

用的油,多半是从猪皮或者猪下水里,炼出来的,不仅特别油腻,还透着一股子油毛屎臭味或者猪粪臭味。

用的盐,是直接从矿山里挖出来的、大颗大颗形状不规则的颗粒盐,没经提炼加工,味咸而涩。

至于酱、醋之类,完全没有,姜和葱,家里倒是有种,不过,姜因为最近雨水多,基本在地里烂掉了,只有葱,比较好生长,有不少。

早餐,楚芸娘做的菜,是肉末丝瓜。

里面用的肉末,是从家里仅剩一小块腊肉上,切下来三个指甲盖大小的一片肉,砍碎而成,聊胜于无。

尽管楚芸娘,不止一次地告诉萧琼枝,她曾经在大户人家,做过一等厨娘,可基于上面所述情况,导致她做出来的菜,其实并不好吃。

萧琼枝初来乍到时,基本每顿都食难下咽。

现在,历时三个多月,虽然渐渐习惯,却一直在心里,萌生着要改善生活的计划。

吃早餐时,她正准备将自己的计划,讲给周大智与楚芸娘听,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西邻周有种,很焦灼的声音:“大智哥,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他微弯起嘴角,用手摸了摸萧琼枝的头,低下身子,温声说:“爹再厉害,也没我们家枝儿厉害呀,要不是你提醒爹,在十来天前,把地里的谷子给及时割回来,用炭火烘干,那我们家,再过两天,就得断粮了呢!”

“可不是,要不是有枝儿提醒,我们家早就断粮好几天了!”萧琼枝的跟屁虫之一,东邻周有种的儿子狗子,也跟着周大智一起夸萧琼枝。

他比萧琼枝大三岁,今年十岁了。

“确实,我爹真厉害!”七岁的小萝莉萧琼枝正在换牙,说话时,嘴里有点漏风,但声音还算清脆。

她穿越过来三个多月了,没能接收原主的任何记忆,原本还每天小心翼翼行事,生怕被人发现这具身体换芯子的事实,当成妖孽,给一把火烧了。

后来发现,她娘楚芸娘和她爹周大智,简直就是宠女狂魔,不论她说什么,都信以为真,不论她做什么,都引以为荣,好像她所说所做,都是天经地义似的。

萧琼枝听着好奇,问他:“你娘平时那么精打细算的,怎么你家会比我们家还早断粮呢?”

“因为我娘她吃里扒外,太顾外家人!”狗子的老弟石头,在一边尖声插话。

时间一长,萧琼枝也就放心了,该吃吃,该喝喝,该说说,该做做,总之,怎么自在怎么来。

周大智很受用萧琼枝的赞美。

在嫁给周大智前,她习惯叫周大智为“周大哥”。

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赶在稻子快要可以收割时,楚国绝大部分地区,居然遭遇持续近半个月暴雨,稻子全部被淋得发霉、发芽!

这期间,只有周大智家,在发现有稻子发霉、发芽时,率先连日冒雨去把所有稻子,收割回来,用炭火烘干,没有蒙受什么损失。

明明时值深秋收获季节,家家户户的人,却只能呆在家里,看着屋外一刻不停的大雨,唉声叹气。

阅读农门金枝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