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

第248章 小孩子都一样丑

  • 作者:我住长江头H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姜沫沫倒是觉得没啥必要,只秦天不放心,平时特别重要的会议和出差,去一去之外,大多数的都被他推拒了,上面意见也不少,只秦天却不怎么理会,大不了就不干了呗,有什么比家里人更重要的。

一进入77年,似乎空气都不一样了似的,大街小巷,就像是人们的装扮,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猛地一下全都冒了新芽了。

姜四魁管理的供销社,见天的有姑娘小媳妇小伙子来询问,什么时候到货,问的下面的员工怨声载道的。

姜四魁的供销社里,各种颜色的纱巾供不应求,只是省城都缺货呢,怎么可能给他们一个小县城了供货。

尤其是从海市过来的纱巾,质量好不说,颜色还鲜艳,一条三块五不要票,来了就能抢光了。

姜沫沫继续自己养胎的日子,秦天则因为上次的重大立功表现,时不时的就要去各地开会,总结经验啥的,工作也越发的忙了,下午七八点的时候,徐占军就过来了,住到东苑客房这边,保护一家人的安全。

张峰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走哪里恨不得把她装口袋给带着,深怕她哪里不舒服了,想吃什么,只要张口,没有吃不到的,有好几次,大半夜的,她突然想吃酸汤面,张峰都睡着了,听到她不停地翻身,硬是起来给她做了酸汤面。

最可恨的是,那面端到跟前了,她又困得不想吃了,张峰不得已只得自己给吃了,她就特别不好意思,感觉自己作的太厉害了,可张峰就愿意这样惯着她。

有赵大姐在,饭食就不用愁了,接下来三四天,全程吃吃喝喝,说说话度过去了。

原先李家对她也还算不错的,在她怀孕期间,只当她生了个女儿之后,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李母就露出了难看的嘴脸,后来在孩子两岁多的时候,她选上了村里的会计,每个月还有了八块钱,外加每天八个公分,日子一下子又好过了起来。

这些都是自己辛苦得来的,比起现在怀孕,孕吐反应那么厉害,可日子却舒坦的很。

原本他们以为红纱巾就够漂亮的了,谁想到,纱巾还可以这么多颜色,这么轻薄,姜四魁一看品质和批复价格,马上重新定价,然后要求限购,一个人最多只能买三条,还得拿户口本买。

等告示贴出来之后,县里的居民看了就笑了,谁脑子有坑呢,会买三条以上的纱巾?那玩意儿能吃能喝?还是能保暖啊?

只是等回了家,就看到自己家媳妇,妈妈,妹妹,每人都拿着几条围巾,还抱怨供销社不近人情,竟然搞什么限购,害的他们不知道要在那么多漂亮纱巾里选三条自己喜欢的,实在是太难了。

五百条纱巾,一周时间全部抢光了,姜四魁则在定毛衣的时候,提前订了一千条过来。

姜沫沫当天晚上就给发货了。

另外又给海市沈斌那边,各种颜色的纱巾合计发了四万条,毛衣也只发了样板,给姜青海他们供销社也发了许多纱巾和样板毛衣过去。

就这样一个春天就在这样忙忙碌碌中渡过了。

姜沫沫则在五月开始了定制裙子,适中款式,全部雪纺的样子,当然款式都是比较保守的,姜四魁在得知有裙子之后,直接要了三千条,重要中码和大码,这两个码数好卖。

在6月底的时候,姜沫沫卖掉纱巾二十万条,裙子三十八万,毛衣预定了五十万套。

于是姜沫沫停了下来,开始了生产倒计时。

今年的六月不知为什么,特别的热,早上六点多,太阳就升上来了,姜沫沫是被硬生生热醒的,在睁眼的瞬间,一旁的秦天就醒来了,赶紧把钉在侧面的风扇打开了,调节成小风旋转模式。

原本热醒的姜沫沫看了眼丈夫,迷迷瞪瞪的又给睡过去了。

秦天小心的爬起来,给老婆的肚子上盖了个毛巾毯子,然后下床,把窗户打开,又在床头的杯子里加满了开水叫晾着。

自己则出去了,洗漱了之后,在灶房的锅里煮了十个鸡蛋后,自己则拿着水管开始喷地上和院子里的蔬菜花草。

整个喷了一遍之后,就感觉院子里的温度都降下去不少,这个时候,赵大姐就起床了,拿着暖瓶和小竹篮就出去了。

一从热起来,姜沫沫就不让赵大姐在家里做早饭了,太辛苦了,干脆早饭都买着吃。

赵大姐买了油条和包子馒头回来,再打上一暖瓶的豆浆,每人一大杯子刚好。

姜沫沫睡到七点多,就突然感觉肚子一抽一抽的疼,皱眉看了眼肚子,一缩一缩的,两天前,赵大姐就觉得姜沫沫的肚子往前开始突了,就告诉她只怕快要生了,孩子即将入盆了。

姜沫沫爬起来,喊了秦天,秦天吓了一跳,忙跑进来,姜沫沫笑着道:“你给我弄点水,我洗个头发。”

秦天噢了一声,赶紧给兑了些热水,把人扶着坐在凳子上,他开始给洗头。

洗了头,姜沫沫就一只手扶着肚子,走路也可慢了,秦天总觉得不对劲,问道:“你怎么了这是?肚子疼?”

姜沫沫吸了口气:“我饿了,咱们吃早饭吧。”

姜沫沫一口气吃了三个肉包子,又用馒头夹了赵姐炒的酱辣子,喝着豆浆的时候,姜沫沫就对秦天道:“秦天,你把我准备的生产大包拿着,把车开出来,我要去医院了。”

秦天原本就注意着媳妇,总觉得她心跳快了不少,走路也慢的很,问起来她又说没事。

此时一听手里的碗哐啷一声就掉在了桌子上,吓得几个孩子都愣住了,姜杨哇的一声就哭了,上前就要抱着姜沫沫,姜沫沫见秦天伸手过来要拉开姜杨,忙拍掉他的手道:“干嘛,都吓着孩子了,你快去准备东西,赵姐,等会比别去医院,你就在家,给我把中午饭做上,等电话,有啥事秦天会给你电话的。”

赵姐也是吓了一跳,这都快生了,杂还吃吃喝喝,还要洗头呢,早在半个月前,姜沫沫的头发就剪短了,特别短的那种,如果不是五官精致,看起来就和个男孩子似的。

秦天也冷静下来了,先拿着东西去开车,然后扶着姜沫沫上车去了医院,一路上还算顺利,到之前定点的医院,进了产科,大夫就把姜沫沫扶上床,查看,这一看下了一跳:“产妇,你怎么搞的,都可以看到孩子的脑袋了,手术室,赶紧准备起来,送人去手术室。”

路上姜沫沫的就感觉自己像是尿了一样,裤子都湿透了,却没敢说,她记得之前姐姐生孩子,生了一天一夜,哪儿那么快的,所以也不担心,凡事以安全为主,啥都慢吞吞的。

秦天就看着媳妇被推进了产室,半个小时后,一个助产护士抱出来个白色的包袱卷喊道:“姜沫沫的家属在不在,生了个男孩子,六斤八两。”

秦天手里还拿着住院单子呢,然后就一脸呆呆的接过了红彤彤的小毛孩子,好半天才问道:“我媳妇呢?”

助产护士见多了奇奇怪怪的男家属,对于秦天的反应一点不觉得奇怪,回答道:“正在清理,你先抱着孩子在这里等着,孩子身体健康,不用进观察室。”

秦天噢了一声,然后又半个多小时,姜沫沫被送出来了,秦天忙抱着孩子跟着车子去了病房,这个医院是刘卫红所在的医院,进来就联系了她,给订了个单间。

所以进了病房就姜沫沫一个人,秦天则小心的把红孩儿给放在了产妇旁边的小床上,姜沫沫弹着脑袋去看,她就是感觉有点累,当然产生过程中疼痛也是又的,只是过了那个劲就好了。

姜沫沫看了自己生的红色的小宝宝,疲累的笑道:“真丑!”

秦天一听身体也放松了下来,凑到姜沫沫的床前,亲吻了下她的额头道:“老婆你辛苦了,我爱你!”

姜沫沫嗯了一声,就靠在秦天身边,不大一会就给睡着了。

刘卫红没多久就进来了,看着姜沫沫和孩子,惊呆了的问道:“这,这就生了?”

秦天点头:“路上羊水就破了,进去半个小时就生了。”

刘卫红瞪大了眼睛:“杂感觉就像是生了个蛋那么容易!”说完这话,猛地又想起来人家丈夫还在跟前呢,忙补充道:“快了好,说明沫沫这丫头身体好,咋样,你东西带了没,要不要去打个电话?”

秦天道:“要的,只是病房里得有个人才行。”

刘卫红忙道:“你等下,我给你看着,我找个护士带你去我办公室打电话。”

然后秦天给家里去了电话,此时也不过秦天离开两个小时,八点半走的,十点半孩子都生下来了,赵姐也是一脸目瞪口呆。

中午十二点多,赵姐带着一罐子炖鸡,和小米红枣粥来了,主食是馒头。

姜沫沫醒来看了下孩子,自己还没奶水,赵姐就给小家伙喂了点奶粉,好几个产科的大夫都进来看了。

小家伙刚出生就能睁开眼睛,头盖骨也长得好,身子长,一看就是个大高个子。

中午吃了饭,姜沫沫继续睡觉,看孩子,秦天则让赵姐看着姜沫沫和孩子,又找来徐占军在病房看着点,自己则回去给丈母娘去了电话,当然还有远在京城的孩子他爷爷。

等通知完之后,秦天就回来了,赵姐回去做饭,徐占军则打发回去休息。

下午的时候,四个孩子全都来了,围着小家伙看来看去,觉得特别稀奇。

姜楠惊讶的道:“妈,小弟弟和大姨家的大毛二毛出生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小孩子出生的时候是不是都长这个样子?”

姜沫沫想了想道:“八成差不多,小孩子在休息室里,都是要带着手环的,因为都长得丑,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抱错了。”

()

尤其姜沫沫投入的原料都是比较好的原料,出产的时候,又设定了包装,就连纱巾都是带着小纸盒的那种,一看就是高档货。

计算成本之后,小号纱巾要一块五的成本,中号纱巾要两块五的成本,大号长纱巾则是三块五的成本,姜沫沫加了利润之后就每种发了五百件的货过去。

毛衣设定了四种颜色,四种款式,十六件样品也给发了过去,都是带着纸盒子,里面还有用薄油纸封着,看着就特别贵,毛衣是羊毛的,颜色鲜活,又长又短,有高领,有立领,简单款式,但是手感真是没的说,姜沫沫还给自己和家里人留了不少出来,毛衣出空间出本价格为35元,姜沫沫定价五十五元。

姜沫沫接到电话,只得在自己空间弄了一条生产线,生产纺织品,原料充足的情况下,可以生产四种产品。

姜沫沫考虑后,选择了纱巾,秋衣裤子,毛衣,毛呢大衣。

每种产品需要的原料不同,供给的原料不用产出的产品质量也不同。

羊毛尼大衣,这个姜沫沫只是选择了款式,并没有马上开始加工,毕竟天热起来了不是,穿毛衣大衣需要入秋。

姜四魁一开始收到货的时候,吓了一跳,是货车直接送到县供销社的,一盒盒的,打开之后,每种都拿出来挂样板,当时县里供销社自己的员工每人都买了几条,颜色实在太多了,太漂亮了。

新产品出来当然要做一个类似与水印的吊牌了,生产线上可以设置的。

姜沫沫就想了一个名字,叫在水一方,简简单单的一个小牌子,但是空间出品,都很精致,看着就特别高大尚。

姑娘们穿上了颜色艳丽的衬衣,脖子上还带着红色丝巾,一时间红色丝巾就像是一个家庭必需品似的,家家户户的小姑娘媳妇都需要一条,成了出门的必备品似的。

姜沫沫一脸无奈的看陈碧玲撒狗粮,自从和张峰结婚后,陈碧玲的日子是越过越美,整个人都变得漂亮自信了,可见一个稳定的生活对于女人来说多么重要。

待了四五天,赶在年十五,一家三口就回去了。

两孕妇就开始交流各种怀孕心得,当然陈碧玲毕竟有过一个糖宝,有经验的多,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前后两胎怀孕期间,家里人对待她的态度。

阅读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