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卧听南宫

第3章:初会

  • 作者:人字伶仃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19
  • 本章字数:4888

皇后站起来:“是,皇上。”

大封的那一日,宫中又实实在在地热闹了一回。

婧贵人见了月姬,只福身道:“月姬万福。”随后便施施然坐下来。

分发完贺礼之后,月姬只觉得气闷,而绯颜那边又忙着和皇后研究宫室的分配,一直在忙,月姬便只好携了侍女红拂去锦月池走走,勉强散散心。

锦月池在梨香阁附近,是宫后苑西阙湖延伸出来的一个小小的人造池塘,从池边到中间蜿蜒了一条回廊,上面的架子上铺满了紫藤,遮出一片阴凉。月姬喜欢锦月池的锦鲤,时常就来这边坐坐,这边又幽境,不常有人打扰。不过今日月姬却得不了这一时清净,她这才刚坐下,便见不远处一道清丽的人影渐行渐近。月姬烦闷得很,但面子上不能过不去。待她走来,月姬还是温温和和地看了她一眼:“原来是婧贵人啊。”

言衡点了点头:“嗯,便依皇后所言,分封下去。至于所住宫室,也请皇后辛苦,叫云妃一起斟酌着安排便是。”

言衡摇了摇头,拿起了小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皇后便跟着念了出来:“妍?”沉吟了一会儿,又说:“自是春光颜色好,以徐玉心的容颜,担得起这个妍字。”

言衡只是一笑,皇后于是继续说:“江南织造秦商之女秦小玉性情温婉,又颇有才情,封为宝林,余下的那位柳城通判之女,封为御女即可。”

皇后见言衡仿佛并不反对的样子,斟酌了一下便继续说道:“我瞧着礼部郎中秋铎之女秋宓就不错,家世也刚好,就封她为昭容吧。”言衡略一思量,似乎在思考此人是谁,半晌方点头,并示意皇后继续说。

“徐玉心……”言衡忽然打断了她,“那个徐玉心,朕倒是想给她一个封号。”

“哦?”皇后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继而笑道,“那就让内闱局拟来,皇上选一个便是。”

绯颜侧头看了一看那华服,微笑问道:“又不是什么大日子,怎的拿出这套来了?”

兰若却说:“虽不是什么大日子,可也是众位新小主头次见皇后和各宫娘娘的日子,娘娘若打扮得太过素净,恐怕被别人轻视了啊。”芙焉也也点头称是。

“不必了。”绯颜扭头,兰若也不得不停下了手,以防采伤绯颜。

“今儿不是本宫出风头的日子,挑两件素色的衣裳便罢。”

芙焉道了一声是,又退了下去。

绯颜打扮好与芙焉到鸾凤殿的时候,其他几位妃嫔已经差不多都到了。

“皇后万福金安。”绯颜与皇后向来不交恶,她略施一礼后,皇后便含笑赐了坐,绯颜谢过之后就在皇后左下坐下了。宫中除了皇后以外位分最高的便是云妃和娴妃了,所以请安的时候,两人便分别坐于皇后下手的首位,随后便是月姬和宁姬,而婧贵人则在右最下。

门外宫人唱着新晋妃嫔觐见,六位新晋妃嫔才排了两排进来,打头的是一名穿粉色宫装的女子和一名绿色裳裙的女子,是位分最高的昭容秋氏和韩姬韩氏。她们身后是贵人吴氏和妍婕妤徐氏。再之后便是宝林秦氏和御女宋氏。

几位妃嫔向皇后行过三叩九拜的大礼后随后又向云妃与娴妃行礼。

绯颜自是浅浅一笑,说了一声“免礼”了事,到了娴妃那里,却又不消停了。

“哪位是秋昭容?”娴妃拨弄着手腕上的一直绞丝金镶宝镯子,漫不经心地问道。

粉色宫装的女子便上前一步行礼问安:“嫔妾昭容秋氏。”

娴妃打量了她几眼,点了下头转而问:“哪一位是妍婕妤?”

一穿碧色衫裙的女子行礼道:“嫔妾婕妤徐氏。”

娴妃笑笑,不无酸意得说:“果然是个美人儿,不愧对这个妍字。”

这是那妍婕妤却福了福身子道:“嫔妾蒲柳之姿,不敢比娘娘松柏之质。”

“总算是你们年轻,本宫瞧那吴贵人的模样,倒想起了早年云妃的模样了。”娴妃勾了勾唇角,目光瞟向对面的云妃。

月姬却笑道:“娴妃可没见过云妃娘娘早年的样子吧。云妃娘娘当年在王宫时,娴妃还是碧玉家的大小姐吧?”

娴妃无言以对,只得干瞪一眼,收回了目光。

皇后见状只笑道:“妍婕妤过谦了。不过娴妹妹也是,娴妹妹不也正当年轻美貌?”

娴妃不置可否得笑了笑,不再说话。

此话直接揭穿了月姬姣好的面容之下实际的年龄。诚然,她已经二十四岁了,在宫里这个年龄已经算不得年轻了。即便她保养得再好,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蚀。

然而月姬只是抬了抬眼,淡漠地说道:“是啊,本宫最好的年纪,已经断送在了烽火之中了。”说完便不在理会婧贵人,径自离开了。

婧贵人见月姬走远了,侧头便啐了一口恨声道:“不过是云妃当年身边的一个小小婢女罢了,如今在这里显摆什么?”

婧贵人倚着栏杆道:“今儿大喜的日子,姐姐怎得穿得如此得素净?”

月姬闻言方细细打量婧贵人。她化了很精致的妆容,越发得肤白如瓷,双眼泠泠有光,顾盼有神。她着了一件柿红九羊开泰通肩绣竖领圆襟衫,有灵芝如意的暗纹,下面配一件藤灰色凤鸣狮子织金纱马面。绾着朝云近香髻,戴着八宝蝴蝶金缠丝髻,插了赤金青雀钗,果然是好生地华丽。

而月姬,仅着了一月白色折枝牡丹暗花纱的短衫,配翠蓝色素纱马面,绾了个螺髻,簪了一支海棠春深缠花发簪,别了两只蜻蜓点水的压发。相比之下,果然是太素了。

新晋妃嫔第一次给皇后请安那日,各宫各院都起了个大早,众妃们都颇费心思得梳洗打扮。

绯颜这里,芙焉正取了一身茶红色并宝蓝色的华服来,而兰若正为绯颜梳头。

月姬只笑了笑:“年轻的姐妹们来了,咱们这些老人儿,也莫要与她们抢风头了。”

婧贵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说:“是啊,算来娘娘也有二十多岁了,终究是不年轻了。”

宸云宫中,绯颜正忙着打发贺礼,月姬也是照着位分分发了下去,绝不厚此薄彼,叫人以为有意拉拢。

言衡微微颔首,沉吟半晌又道:“如此,秋宓入宫便为昭容,高月姬数位……”

皇后温言道:“月姬毕竟是侍女晋为的妃嫔,秋宓却是郎中之女,臣妾以为并无不妥。”

“翰林院学士韩乔之女韩芸,行事很是端庄,韩乔官职又高,封为姬如何?右佥都御史吴斌之女吴灵玥,可以封为贵人,督察员青州郾城都慰之妹徐玉心,姿容秀丽,可以封为婕妤,”

阅读卧听南宫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