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剑灵今天依然在追家主

第二十章 古怪乐声

  • 作者:夜砸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19
  • 本章字数:7750

心道大抵是莫白衣长得太过好看,便是个男的,也赏心悦目。

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我摇摇头,本着同莫白衣一道,时刻看着,时刻都是赏心悦目的,便坚定拒绝:“不换,我本就是个铸剑师,不缺灵剑。”

莫白衣性子算是极好的,试想若我是他,被人连连唤了好几声姑娘,更甚者漂亮姑娘……大抵是想将那人揍上一顿解气,再让其回家治治眼。

粉裙姑娘不大情愿:“要不我送你一把灵剑吧?小哥哥你同我换嘛~”

我心中不知为何有些不愿,便道:“小队既已编好了怎么可以换?”

于是围着人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看,莫白衣长相并不女气,只是有点稚气,即便几年前那个瓷娃娃样,也并不女气,也不娇弱,当时铮铮琴声那样凌然,如今声音更是这样清清冷冷低低沉沉的,我怎么就把人认作了姑娘?平白闹了笑话。

粉裙小姑娘道:“小哥哥,你是和无尘哥哥一组的吗?”

粉裙小姑娘眨眨眼,“无尘哥哥啊,小哥哥真是怪人,这样小,怎么耳朵出问题了。”

粉裙小姑娘点头,好心提醒:“小哥哥耳力这样差,去找百草谷的大夫治治吧?若是将来听不到了就不好了。”

我只怕是眼睛不大好……

三名队友分别为:模样斯文的沈家家主次子沈清,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顾家二弟子顾言,长得不错却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模样的寒家家主独子寒毅。

待各家弟子皆寻好了自己小组,便由莫家主带领,前往试炼地入口,白谕不同我一组,跟着另一小组成员进入试炼地,临行时倒叮嘱一定注意安全,虽说是试炼,但仍需多加注意,若有什么危险能躲便躲切不可争强好胜,不可恋战。

一副兄长口气。

我听得脸烫,好几年过去,哪能像当初一样,为个小事同别家弟子争得脸红脖子粗,说得分不出输赢,便动手非打得对方认输不可,于是原封不动将话还了回去,白谕笑笑,安心进了试炼地。

此后便是我这小队五人,进去试炼之地。

三名队友分别是,模样斯文的沈家家主次子沈清,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顾家二弟子顾言,长得不错却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模样的寒家家主独子寒毅。

说起我这一小队,因两大家族之子皆在其中,还未入试炼,便备受各家主关注。

然而这两大家主之子好像都不好相与,那名穿得一身黑执剑而立的少年为最。

试炼地是各个小队随机传送至不同处,只说是先寻到小秘境入口,依先后顺序进入的小组可适当加分,到时自有通报,而小秘境却是必须进的,其中情况虽然守在试炼地外的人能实时得见,却并不可控,听闻初入试炼地中一切皆为三大家主派了门下得力弟子一手布置,若无魔道中人捣乱,基本不出乱子,是以无需太过担忧。

但小秘境内便须弟子们注意,听闻小秘境是自生的,存在至今有多少年已不可知,危险必定翻倍,但若能于其中所到些宝物或是通过某些考验,收获便可受益一生。

凡事都须有个度,往年的试炼,也不是没有弟子因贪心而折在小秘境里的。

且不提宝物,秘境中多的是妖类魔物,亦有少数生了灵智的,斩杀妖魔就能得分,魔物妖类等级越高便越是危险,得分也愈高,就此,便须小组互相合作,若是运气不好,分了互相看不顺眼的,也只能先放下芥蒂,合作斩妖除魔,以此获得高分数,试炼结束后,每场试炼分数靠前者皆可获得奖励。

试炼地中,像是与外界没多大分别,依然是进入试炼地前的那处临近灵山的山林。

寻找进入小秘境入口途中,就属顾言最为健谈,一路上叽叽喳喳不停,逮着个人就问你哪家哪派,主修什么,更是问及喜欢何物讨厌何物,莫白衣先时还会说几句,待他问到后头,最多就是一声嗯,也不细答,寒笑抱剑环胸,理都未理他,沈清倒能回答一二。

小队中众人皆是一十有八,顾言亦然,加之他生得乖巧,声音也是个娃娃音,便不怎么招烦。

大抵是臭味相投罢,顾言与我因皆都喜欢稀奇之物,尤其世上难见的妖物,便聊到了一块儿,他早年与同门弟子一同外出游历过,奇闻不少。

途中树木葱葱郁郁,阳光只透过树叶缝隙落下一星半点,山路教杂草掩着,行在山头的两人便拿剑拨开杂草,我自觉跟紧队伍,免得一人落后让杂草树木一遮便迷了方向。

一路上没遇到什么阵法一流的考验,也没见到妖物,更没见到什么珍惜材料,连不时惊飞的鸟儿都是普普通通。

于是我与顾言在队伍后头并排而行,听他的奇闻怪谈,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黑衣少年嫌吵,一道剑气劈上树杈,结了层寒霜,附带冷冷二字:“聒噪。”

顾言与我对望一眼,见对方眼中尴尬无奈,便都闭了嘴。

走了约半个时辰,仍是未看见什么妖怪,想来是近夜见的缘故,就连寻常的鸟儿也未出现了。

顾言出声::“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忽然,远处传来影影约约的唢呐声,听声音……好像是哪家成亲。

只是这隐约乐声同我以往听的有些不同?一种悲凉之感袭上心头。

越往前越是清晰,遥遥看向声源,似是有一长队的红影停在那里,听唢呐乐器的声音就是停在那里,动也不动。

好像还夹了女子的嘤嘤抽泣声。

哪个新嫁娘会哭得这样凄凄然?

莫白衣忽然止步。

“诸位当心,这乐声非同寻常。”

顾言道:“这好像是……阴亲时吹的喜乐?”

莫白衣点头。

阴亲?听闻是为死人办的喜事。

我心中生寒,自觉朝队友挨近几分,左右后看,就是不看前方,却见右手方几丈一名红衣小姑娘面朝着树干,双臂看着像是个抬手擦眼的动作,大约在哭。

这么一猜测,耳边便当真传来极小声的女童哭泣声,愣了愣,看莫白衣他们只关注着前方阴亲队伍,便碰了碰顾言,小声问他:“这片山头附近有人家?”

“没有吧?”顾言道:“这里是试炼地,每年试炼都是破个迷阵就能找到小秘境了,我也不知道和外面接不接。”摊摊手。

沈清摇摇头,示意不知。

寒毅:“……”没说话。

莫白衣回望一眼,道:“是相接的,但为了寻常人的安全,以法阵相隔,以免寻常人误入试炼场而受伤。”

“哦,”我一点头,便一指树边那个背向着我们,一动不动哭得更大声的女童,道:“那她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妖?

书上所见,修炼到一定程度化成人形,从而接近人的妖多不胜数。

众人便随我手指处看去,顾言奇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小丫头?”

沈清道:“刚才那里没有人,莫不是个妖扮的?”

寒毅嗤笑一声。

莫白衣眉峰微蹙,道:“不是。”言简意赅。

随着这两人的话音落下,小姑娘缓缓转身,看着像个小姑娘,手上扔擦着泪,抬眼看向我们,张了张嘴,反而哭得更凶了。

我瞧着像是琉月儿时受了委屈,哭得双眼红彤彤的,于心不忍,便走上前去,蹲下身来唤了声小妹妹。

乐声与女子的哭泣声忽然拔高。

小姑娘像是并无所觉,愣愣然望着我,眼眶边仍悬着泪,我抬手拭去她眼眶边的泪,道:“乖,不哭了啊,发生什么事了,方便告诉我吗?”

小姑娘迟疑一瞬,抽抽噎噎道:“兔兔受伤了,”转身露出身后趴伏在地的……胖成球的兔子,“它是不是要死了?”

兔子是白毛红眼的家养兔,后腿不知怎的刮破了皮,流了许多血,将白毛也染得红了,小姑娘许是见血吓住了,是以误会了。

“不会,等”

顾言凑了上来,“好大的兔子!这若是烤来吃……”瞧他模样,是玩笑话。

小姑娘哭得更凶了,想将兔子抱起,奈何太重,只能换成个老母鸡护小鸡崽的姿势,张着双臂,将兔子护在身后,拿眼瞪顾言。

顾言笑说:“我开玩笑的小妹妹,看你这小身板,我来帮你吧。”

小姑娘后退:“你……你不要碰它!”而后眼巴巴的望着我。

于是,这兔子便由我抱着了。

小姑娘嘻嘻笑道:“谢谢哥哥,我家就在山下。”

乐声与女子哭泣声突然变得尖利起来,刺得人耳膜生疼,我忍不住捂住耳朵,看莫白衣他们的模样,亦不好受,唯独身边的小姑娘似无所觉。

怪了。

小姑娘拉着我衣袖扯了扯,仰头道:“哥哥,走吧?”

我答:“好。”至于其他,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顾言便喊来莫白衣他们,大致一说,便都同意先将小姑娘送回家中。

那厢里女子的哭泣声与乐声戛然而止,鲜红人影攒动,古怪乐声复又吹奏起,渐行渐远。

莫白衣双唇微启:“可以。”依然是清清冷冷的声音,不咸不淡的语气。

婉婉似乎早就适应,并不失落,反而欢欢喜喜的应下,步伐欢快地跑远。

待婉婉走后,莫白衣未再说什么,径直走了。

小姑娘急得手指胡乱绞着披帛,委屈巴巴开口:“那你要什么?只要婉婉有的,都可以给。”

这可怜兮兮的语气,教我有一种欺负小孩的不安感。

莫白衣道:“莫再胡闹,试炼再过半个时辰开始,去寻属于你的小组。”

我自心中感叹,这人不如看着这般好相处啊。

因参与二试的弟子太多,大多直接往各家主处询问,各家自有传讯手段,只消等上一等,便可集齐队友,莫白衣亦是用的这法子。

一时间,让我有种父亲板着脸训斥我的错觉。

自称婉婉的小姑娘不情不愿哦了一声,道:“那……试炼结束后,无尘哥哥能看婉婉舞剑吗?”语落,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又慌忙掩饰,“是……是婉婉学的新招,无尘哥哥见多识广,想让无尘哥哥看看婉婉有没有出错。”

这人举手投足皆如仙子,又似上等得藏锋灵剑,就算单单摆在家里,也是赏心悦目的,兴许睡梦中还能得见仙人,倒不知仙人同他比,哪个更好看。

我茫茫然点点头。

粉裙小姑娘又道:“那你和我换吧,我和无尘哥哥一组,你去我那组。”

“你喊她……哥哥?”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阅读剑灵今天依然在追家主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