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挽歌

第三章 奇怪的病人

  • 作者:追风少年王春天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6-19
  • 本章字数:7760

一个病人是一个姑娘,他算是比较正常的。她不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她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才进来的,他偶尔会有自残,情绪低落,亢奋,想自杀之类的情绪。

我和她比较聊得来,因为我太无聊了,如果我不找个人说话,我可能真的就会疯掉。

我想找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做,以证明我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在这病房里,我能干什么呢。

还有一个情绪很亢奋,一直在病房里咋咋呼呼的,医生给他吃了药,才算好点。如果医生治不好他我肯定会把他揍一顿,天知道他有多烦人。

这样,那姑娘走后,病房里就剩下了我们三个人,我整日里和这样疯的很彻底的人相处,我感觉到很久的绝望,我觉得我这样的正常人继续在这里待几天可能就会抑郁,到时候真的就要在这里过上一辈子了。

普通病房里有四个病人,一个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干,只看着窗外的树叶,一看就是一天,表情呆滞。我也学着他看窗外过往的车辆,我试着和他交流,问他看什么,但是他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还是呆呆的看着窗外。

我看着车玻璃,刘彪的脸不算丑,但是我总感觉我的气质在这张脸上发挥不出来。可能是这道疤的原因,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地痞流氓。

我要让这世界重新认识我,我也要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我要和这个世界重新认识,还要面临和小寒重新认识的问题,我要尽快的从精神病院里出来,迎接我的新生。这是一种自我救赎,但是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仔细一想才发现背景音乐的问题。

我要求司机在车上放了首歌,名字叫稻香。我比较喜欢的歌。

最让我耿耿于怀的,就是脸上的这道疤,而且还是我亲自划出来的,谁知道造化弄人,现在还是我自己来承受。

他莞儿一笑,说不用了:“我的朋友经常会给我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那是他们的习惯。他们觉得,既然是写悬疑小说的,应该会对这些故事感兴趣。但是小说不是这么写的,悬疑写作的原动力,是编造出类似真实的诡异故事,而不是记录真实的故事。”

我向他请教一些写小说的经验,心想也许我可以把我经历的事情都记述一遍,也可以为我出院之后的生活挣点外快。

但是这只是一个念头,我并未实施。让我决定要在漫长的医院生活中写小说的原因,是我之后的经历。

他笔记本电脑上有很多的内存都是存放着音乐格式文件,我知道这是语音格式的文件,但是真正令我感兴趣的是上面还标注着奇怪的日期。

“2012年4月15日,2012年4月16日…”

这上面标注的显然都是日期,而且不像是歌曲,相声之类的文件。因为这些文件每天都有一个,我挨个数下去,每天都不差。

我想点开听一下,但是不经过他同意乱动他的东西显然很不礼貌,于是我问道:“这是什么啊?”

他正在看书,听到我问就过来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看书,说道:“这是我说的梦话录音,我每天睡觉前都会录音。”

我有些瞠目结舌,看着足足占满了两个硬盘的音乐文件:“这是2012年,这都六年了,你每天都会说梦话吗?”

王不悔叹了口气,似乎也是很苦恼:“对,每天都不差。这些只是一部分,我另一台电脑上还有很多。”

我有些不理解,问道:“你每天录自己的梦话干什么?”

我在新兵连的时候,宿舍里也有说梦话的,大多是一些毫无意义又听不清楚的梦呓,录这玩意,显然没有任何意义啊,难道这就是他进精神病院的原因吗?

他似乎习以为常别人这么问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可以点开听一听,但是我提前跟你说,这件事我说给任何人听,任何人都不相信。我希望你会是一个例外,但是如果你也不相信,也不用骗我。”

我没有说话,而是点开其中一个,听了起来。

第一句话说的是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准备入睡。”

还真是梦话,我觉得挺有趣的。人在梦的意识中,似乎总是和我们一些不了解的现象有关系,现在恐怕也没人能解释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这句话说完之后,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了下一句话。

“这是第两千三百五十段录音,我明白我到底经历了什么了。我只希望这一切,可以快点结束。”

这段录音应该是近期的,第两千多段,说明这个人至少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每天都要记录自己的梦话,一个人对自己睡着之后说的梦话如此痴迷,我还是不能理解。

虽然不能理解,但是这两句话已经点燃了我的兴趣,我决定听下去。

接下来是很长时间的安静,他的入睡似乎不是那么容易,他应该经常失眠。我听到被子的摩擦和没有节奏的呼吸声,感觉有一丝的无聊,便直接快进了一下。

“不要快进,每段录音里我说不了几句话,我没有太多的闲工夫去剪切。”

我觉得也是,如果一个人整晚都在说梦话,那这个人肯定休息不好,而我眼前的这个人红光满面,带着眼睛颇有些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反正我也没有事做,我耐心的等待着,又开始坐在靠窗的床位那里看窗外明媚的阳光。

过了很久,我才听到电脑发出声音,我意识到:要开始了。

又过了一会,我才听到他说了梦中的第一句话。

不过我没有听懂,因为他说的不是普通话,而是用一种极端压抑的语调,说了一句方言。

那种方言是海南说话的语调,而且属于很老的那种,这个年代的海南土话大部分人都是可以听懂的。

“你是海南人?”

他放下书,看着我说道:“不是,我也是问了很多人才知道我说的这是闽南话,然后我就是学习,最终也能听懂了点。”

“那刚才那句话,说的是什么?”

“又下雨了,他们怎么出海啊,我也想跟去看看。”

这句话在沿海的朋友可能很好理解,海边打鱼的渔民,依海为生,如果下雨船就不能出海,就不会有收入。对于生活疾苦的渔民来说,可能是要饿肚子的,但是这句话中提到的“他们”显然是在下雨天出海,而说话的主人公可能是迫于生计也想跟着出海。

电脑中又传来一句闽南话,王不悔继续给我解释道:“他们都知道浪花礁上有东西了,和你们讲你们还不信,现在知道我不是骗你了,浪花礁上真的有一个东西。”

接下来是一段沉默,其中穿插着简短的几句没有意义的话,王不悔也没有翻译,应该是一种咒骂。

“我不相信船老大说的,他肯定是在吓唬我的。”

浪花礁上有东西,但是浪花礁又是什么地方?我投去疑惑地目光,他就给我解释说那是海南西沙群岛的一个环礁区,距离海岸有五十多公里的距离。这是近海和远海的分界线,过了浪花礁就到了真正一望无际的大洋之上。

“该死,要不是阿明那个小xx一直在哭,我就找到那个东西了!”

接下来是一些关于生活的片段,无关紧要,但是能听的出来,他是再和另一个人对话。他并没有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所以我无法听到和他对话的人说了什么,王不悔也没有解释。

听到这里,音频文件已经播放完了,我大概能分析出这个梦所透露出来的各种线索。

首先,毫无疑问的,说梦话的这个人一定是一个渔民,而且是一个经常出海打渔的淘海客,不是什么打渔船上的水手员工。

我了解这种渔民,他们往往沿着海岸线居住,每次出海有个一星期左右,因为他们船只太小,无法前往外海捕鱼,只能在近海打打渔,维持一下生计这样子。这种渔船往往是家族式的,多数是只有父子,或兄弟二人出海,收获不会太多。

海南的沿海线被称为“贫困线”,因为现在大船作业泛滥,很多的渔民做大做强,有了自己的公司,就不用每天打渔,而是雇人出海了。他们有能力买先进的捕鱼设备,所以对于普通渔民来说,他们捕的鱼还是少数的。

所以他们埋怨生计问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还不至于像梦话中那样,一次出不了海就会饿肚子。而且,我听梦话中的语气,他们似乎不是为了下雨打不了渔而骂街,倒像是去不了浪花礁看不了那个东西而心情不好。

这段梦话应该是在岸上说的,应该是阴雨天气渔民聚在一起大大字牌或者搓麻将时说的,这是闲聊时的故事。

他不是彻底的精神病人,属于精神分裂症中的特例,他告诉我,他晚上会说梦话。

他说的时候,我并不在乎,反正在这里的都没有正常人。当然,也不能这样吧天聊死,于是说:“我晚上睡眠质量很好,你吵不醒我的。”

他是一个网络小说作者,主要写的是悬疑灵异的故事。我听着有趣,于是说道:“我经历的事情,很难让人相信,如果我说出来,也许是很好的写作题材。”

在这里,我的所有行动都受到了限制,而我想出院则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我什么都不能做,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可能就要成一个“死人”了。

起初,我想开始锻炼,严格规定自己的作息时间。白天什么都不干的话,晚上会睡不着,所以我一直在房间里做一些俯卧撑,深蹲之类的动作。

时间总会抹去一切,渐渐地,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

因为他并不会在这里常住,病情又特殊,所以他是带着笔记本电脑和一堆的杂七杂八的书籍进来的,我偶尔会用他的笔记本电脑玩玩游戏,看看新闻之类的。

所以他说是网络小说作者,我就想到了自己经历的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特殊的病人被送到这个病房,我才觉得,我找到事情做了。

这个病人的名字叫王不悔,说来也巧,我的名字叫吴悔。所以一开始就聊的很投缘。

让我比较沮丧的是,我和这姑娘聊的很开心,但是第三天她就出院了,临走的时候还谢谢我,说我比医生还管用,我也是无话可说。

精神病院的生活极为枯燥乏味,吃了睡,睡了吃。

在他们看来,我不是那种攻击性很强的疯子,所以我住的是普通病房。

“如果你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抱怨,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

阅读挽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