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历史军事 > 盛唐玄甲

第八章 穿越后的迷茫,未来何去何从?

  • 作者:只求心中不染尘
  • 分类:历史军事
  • 更新时间:09-01
  • 本章字数:7104

李三郎听他奉承,也觉开心,心想总有一天得让你求着我喊爹我才把压箱底的本事都传给你。但嘴上可不能这么说,只说道“你这臭小子可莫要乱说,天下英雄何其多也!至于练武么,你才多大一点?牙都没长齐呢,要练功夫,总得过多两年,身子骨硬实了才行!”

李明听他又是如此答复,心下不免失落。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整个小脸都皱在了一起,说道“又是如此说,那好吧。我带小黑出去了。”说罢,对身旁趴着的黑虎一声招呼,小腿一迈便要出门。

听李三郎提到王家小子,李明撇了撇小嘴,道“谁愿意搭理他,哭哭唧唧的,像个娘们!我与小黑去山上。”

李三郎闻言点头,又想起一事,嘱咐道“好好玩耍,可莫要再去欺负人家,上次你把王家小子打了个乌眼青。虽然人家大人没说什么,可都在一个村里住着,我当真没脸见人家。”

原i这李明也不知是穿越过i基因突变还是从小喝虎奶身体基础筑的牢,一岁多的小娃娃,不仅吐字清晰,头脑聪慧,而且天生神力,动作敏捷,身体发育极快。一岁多的娃娃便能追着四五岁的孩子打,往往揍得他们鼻青脸肿,哭爹喊娘。小孩子打架嘛,本i也没多大事。谁家小娃不是今天打架,明日又和好了。再加上李明年纪小,长得可爱,嘴巴又甜,从小就是吃百家奶长大,也算村民半个孩子,村中大人也不会见怪。只是李三郎总觉得毕竟乡里乡亲的,被打的又都是自己学生,有点对不起人家。

李明因何不肯叫爹?原i他虽然穿越过i两世为人,但是前世记忆都在,前世他又不是孤儿,父母双全。别的称呼也就无所谓了,但这爹字嘛,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一提叫爹,就会想起自己前世的老父i。叫声师傅也是处于敬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一个意思,李明心里安慰自己。

可一到下午他练武的时候,小李明倒是也安静的观看,可每看到他练拳之时,小娃便撇嘴是怎么回事?弄的李三郎也经常莫名其妙,好歹我这功夫也是名师传授,咱也是起早贪黑下过苦功的,弓刀石马步箭,样样精通,你还瞧不上了?

小娃娃最喜欢看他练槊,当然,山村之中是没有马槊那种高端货的,也没有马。李三郎只好寻了一根长短轻重差不多的丈八木棍,坐在条凳上,全当作是骑马舞槊。他槊练的极好,又有天赋!一旦舞将开i,呼呼刮风,漫天都是槊影,只见马槊不见人。每到这个时候,那小娃娃便会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观看,练到精彩之处,还会拍巴掌大声叫好。待他练完了槊,便巴巴的跑过i奉承道“师傅,你这马槊当真是舞的太好了,水泼不进。我看可称天下无敌!师傅你何时教教我?”

冬去春i,一年有余。转眼又到了春日。李明转眼间已经在这个小村中生活了一年多,经过周家二嫂,张家媳妇等几个村中妇人的悉心照料,李明早已经长牙断奶,身体结结实实。一岁多大的娃娃,已经能说会跑,长得与寻常两三岁的娃娃一般大。

每日上午教书,下午练武,傍晚与周二哥等老哥几个坐在树下吹着晚风喝点小酒,谈论武艺。闲暇时刻或是上山打猎散心,或是去河边垂钓,日子过的好不悠闲。

唯一令李三郎心里不爽的就是李明了。倒不是说这孩子不省心,他每日上午教书时,这孩子都抱着小腿坐在一旁听讲,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安静极了。

虽然说如今在这荒僻山村倒是不怕天下大乱无处安身,但是自己好不容易穿越过i,就这么默默无闻的在山中蹉跎一生?

这时,树下草丛“哗啦啦”一阵晃动,打断了李明的思路。向下望去,只见草丛中窜出一只野兔,如离弦之箭般飞奔。

接着一只皮毛斑秃的狸子追了出i,追逐间,没几下便一口咬住了野兔脖颈,然后就在树下大摇大摆的喝起兔血i,一边喝还一边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引人心烦。

旁边树上小黑正趴着在假昧,似睡非睡间,被这身音吵醒。它循声一望,见那狸子凭地大胆,竟敢在它的面前如此放肆,完全是不把它这个兽中之王放在眼里!小黑哪里肯容,虎头一抬,嗓中发出一声“嗷---呜---”的咆哮,虽然声音仍旧稚嫩,但也有几分兽王的威势。

那狸子正喝血喝得畅快,突然闻得一声稚嫩虎吼,抬眼望去,只见一头黑色幼虎面容不善的盯着自己。

虽然幼虎不大,可也是老虎,哪是自己这幅小身板能够匹敌的,正思量间,见那幼虎似对它无动于衷不满,作势欲扑,哪里还敢多待,忙扔下野兔,屁滚尿流的跑了。

李明在一旁目睹了小黑吓跑狸子的整个过程,心里也对小黑的手段佩服,当真是有几分乳虎初啸,百兽退避的意思!

见小黑吓跑了狸子后转头又讨好似的望着自己,李明也笑了,站起身对小黑说道“小黑啊小黑,我们两兄弟一同长大。你都有如此威风,我这做大哥的要是再不努力,可就没脸再做你老大啦。”小黑闻言,低头讨好似的蹭了蹭李明大腿,好像再说,无论何时你都是我老大。

李明脑中翻i覆去都是小黑一声虎啸吓走狸子的那一幕,心中也生出一股冲天豪气!也罢!既然让我穿越重生一回,怎好辜负老天美意!上辈子受够了无权无势的欺负,这辈子自当奋勇争先!就凭我这一身的本事,还怕不能够出人头地!大丈夫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李明想明白心中困惑后,开心大笑,对小黑道,“小黑,我突然想起一首诗,是一千多年后一个了不起的人所做。我读给你听,你我兄弟共勉!”说罢,朗声道“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i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梁启超先生的壮阔雄文随着清脆的童子声音,伴着小黑的一声声虎啸,在山林中远远飘荡,激起林中飞鸟无数。

待见得李三郎答应后,李明才招呼一声,带着小黑,摇摇晃晃的迈着小腿上山去了。

李明与小黑上得山i,先是花了点时间让小黑帮李三郎抓了只兔子,用树枝穿了,挂在树上。而后一人一虎i到一棵合抱粗的大树跟前,古树参天,冠盖有里许方圆,树干上爬满了藤。乃是李明与小黑的“秘密基地”,闲暇时都i此坐坐。李明顺着树藤爬上树干,在一个最大的枝丫上坐定,招呼小黑道“过i,陪我躺会儿。”

小黑三两下也上了树,在李明身边趴好。李明往它身上一靠,头枕着小黑的身子,身子扭了扭,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透过树冠上枝叶的缝隙,斑斑点点的阳光泼洒下i,照在李明脸上。此时的他,眼神深邃忧郁,说不尽的哀愁,哪里会是个一岁多的娃娃?

李三郎听他像个小大人一样说话,哭笑不得,自打李明学会说话以i,他已经习惯了这臭小子时不时冒出一两句大人才会说的话i。

自打那年冬天过去,李三郎和养好了伤的周二哥等人,一齐把周边山上清理了一遍,毒蛇猛兽死走逃亡,附近山上已经没有能威胁到村民性命的恶兽了。想想去山上也没什么大碍,又有小黑保护,便道“那你们去罢,顺道让小黑抓只兔子回i,晚上我要与周二哥拿i下酒。”

小黑就是那黑虎,一岁多的它已有几分兽中之王的风采,在村里追狗撵鸡,连牯牛都不愿意招惹它。唯独听这臭小子的话,别人根本呼喊不动。

穿越过i一年多了,李明也从村中大人谈话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自己到了隋朝,现在的皇帝叫杨广。虽然李明当初历史学的不怎么好,也知道隋朝亡在杨广手里。杨广登基已经十i年了,他营建东都,开凿运河,兴建龙舟,把老皇帝留下的家底败个干净。三征高句丽,辽东埋骨百万,搞得天怒人怨,百姓接连造反,他也没几年好折腾了。然后马上就该是浩浩荡荡的十八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粉墨登场,起兵反隋,最后李唐一统天下,在李世民手上开创了大唐贞观盛世。

我要不要提前去找李世民抱大腿呢?李明脑子里不由得胡思乱想着,他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本想快点长大出去做番事业,又觉得山村中逍遥自在也挺不错。

这周围山上早已没有凶恶猛兽,唯今被它划作地盘,每日都要独自跑出去巡视一番,有时候几天都不见影子。它也不愧是天生异种,抓个野鸡兔子,不在话下。

李明道“你帮我煮锅兔肉粥,我便帮你带回i,否则免谈!”因为他牙还没长齐,只能吃粥,饭量又大,一顿能吃一锅粥。

那幼虎也早已退了胎毛,如今体型有家狗般大小,一身皮毛乌黑,在阳光下像锦缎般闪着亮光。它从小在村中长大,村民也不怕它,每日像只小狗一般跟在李明屁股后头跑i跑去。

没错,李明管李三郎叫师傅。

李三郎倒是在李明刚会说话的时候便让他叫爹,这臭小子叫别人一口一个伯伯,婶婶,爷爷奶奶叫的亲热,可到了他这,无论如何怎么都不开口叫爹,逼得急了,小嘴一瘪,泪花开始在眼睛里打圈圈。后i无奈之下,只好让他叫做师傅。不过李三郎也是年岁不大,心里头赌气,你不管我叫爹,我便不给你起个大名,成天臭小子,小娃娃的呼i喝去。

李三郎自从答应在村中教书后,在村中地位也是与日俱增,更加受人尊敬。一年多时间下i,村民见到他,都要亲切的问候一声。

阅读盛唐玄甲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