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后人

001 被照顾的人

  •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20
  • 本章字数:12270

女儿房间内传来了噔噔噔小跑声音,之后很用力地拍下了开关。

“关灯睡觉啦。谢谢爸爸的生日礼物,晚安,爱你!”

“自己想。”女儿抬起手括在耳朵后面,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保证不迟到!”女儿打开一条门缝,露出半只耳朵,“是不是忘说什么啦?”

“嗯?”

是麻木啊。

镜中的男人面带倦意,渐沉的皮肤已没了年轻时的紧致,眼中的好奇也随着岁月褪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冷漠。

这张脸总让艾东感到陌生,像是一个男孩遇见了年迈的自己。

夏夜,嬉闹的小区归于静谧,零星的灯光也在一盏盏熄灭。

“打完这把。”女儿的声音隔着卧室门传来,怎么听都毫无睡意。

艾东没再多说,挤好牙膏后,看着镜中的自己,如往常一样从门牙开始刷。

毕竟,他早过了好奇的年龄。

艾茵正相反,她坚持要一台最新的智能手机作为12岁的生日礼物,提前两个月就买好了手机套以示决心。

虽明知会影响学业和健康,但艾东还是买给她了,就像当年自己的父亲买的小霸王一样。

不出预料,艾茵得到手机的头一晚就沉迷了。

说到沉迷,自家女儿可从不是个乖孩子。

艾东干脆站起身,甩下拖鞋蹑步出屋,脸上不自觉地荡出了恶作剧的笑容。

他一路摸黑来到女儿卧室门前,轻轻按下把手,缓推开门。

由于墙壁的遮挡,看不到床头,只能看到窗帘缝透出的月光洒在床尾。

他又踮着脚尖往里摸了摸,半个脑袋探出墙角。

床头是黑着的,艾茵确实乖乖睡了。

没能抓个现行,艾东竟然有点失望。

就在他回身要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生闷气的声音:

“中单你会不会啊……等我到了你再上啊……”

艾东猛地转身,恶作剧的笑容再次浮现。

藏在被窝里的艾茵,虽然脸已经憋肿了,但嘴上不能输。

“我不会?我都玩了7把这个英雄了。”

“我可不想吵架啊,现在不方便。”

“坦克是我同学,第一次玩,你们体谅一下。”

“谁小学生啊?我们再过几天就是初中生了。”

“你们几个笑什么笑!”

艾茵正说着,突然后颈一凉,一阵邪风席卷而来。

紧接着就是老爹的笑声:“跟我斗?!”

“啊!”艾茵惊叫一声,抱着手机侧滚到了床的另一边,细喘着气瞪着老爹,逐渐缓过神后,面色一转,一副想赖账的样子,“这个……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赢一把就睡,刚刚那把输了,嗯,赢一把睡!”

她说到最后,理了理粉色的睡裙,自信地点了下头。

紧接着,手机里传来队友的语音:“马上复活了,两个小学生快来集合。”

艾茵刚要回答,就听到了老爹“嗯?”地一声。

她不安地抬起头,看着老爹钢板一样的脸色,只好凑到手机前,支支吾吾嘟囔道:“这个……我……我爸来突击检查了……”

语音频道集体失声了几秒,而后是一阵爆笑。

“哈哈哈!真的是小学生啊?”

“被爸爸发现就没办法了。”

“赶紧睡吧,这把算了。”

艾茵使劲挠了挠头皮,有点急,但又没办法:“对不起哦……下次我还带你们。”

“哈哈哈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你还有下次么?”

艾茵苦叹了口气,关掉游戏,侧着头挣扎一番后,抽抽缩缩地伸出右手,交出了小粉兔子造型的手机,“没收吧……”

艾东板着脸哼了一声:“熬夜打游戏不对,但辜负队友更严重,打完这把。”

“!”艾茵的两眼瞬间冒出光来,二话不说撸起袖子盘腿坐稳:“快快快,我爸让我打完。”

队友们却兴奋不起来。

“呃,刚刚团灭了。”

“这把没戏了。”

“投了投了,睡觉。”

他们说完后,才传出一个细弱的女声:“我也该睡了……”

“别啊,说好了我带你玩游戏的。”艾茵硬提起声音,颇具气势地下令,“还有机会,我先拖住,对方来不及推掉我们老家,你们复活了再上。”

她自己都举棋不定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很稳的声音:“你这么上,是在送。”

艾茵扭头才发现,老爹正支着脑袋躺在了边上。

她看了看老爹,又看了看手机:“不……不然呢?该怎么打?”

“我试试。”艾东抬手抖了抖,“都是新手的话,还有机会。”

艾茵见到老爹自信的表情后,她也跟着莫名自信起来,贴着手机叫到:“都别退,我爸要上了,带你们躺赢!”

放完狠话,她捧着手机双手送上,眼神异常坚决,“江若沫从来没玩过游戏,我趁着过生日才拉硬她才来的,结果一晚上都在输,这样她以后一定再也不想玩了,最后一把,一定要赢。”

艾东没答话,接过手机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头,点开游戏的设置,慢条斯理地修改起操作方式。

“他们都杀过来了!”艾茵跪在旁边盯着屏幕,“你调快点好吗!”

“嘘。”艾东调完后,操纵角色原地转起了圈圈,算是活动手指。

艾茵急得掐起老爹的肩膀:“爸爸你在装对吧?你在假装很厉害对吧?炮弹已经飞过来了,哎呀完蛋!”

却见艾东拇指向上轻轻一划,好像依然在热身,但角色刚好向上一蹿,避过了那枚炮弹。

艾茵的表情逐渐陷入复杂:“这是……瞎蒙的吧……”

“是经验。”艾东操纵着角色左右横跳,这在游戏里是极具挑衅性质的动作,他甚至还抽出手打字——你打游戏的样子好像Cxx。

面对左右横跳,本来只有一名敌人上钩,但看到Cxx后,另两个敌人也急眼了,甩出各种位移技能跨着地图杀了过来。

艾东这边始终攥着绝招,只在必要的时候才用来拉开距离,然后做一个像是胯下运球的横跳。

他就这么绕着树林拖了三个敌人近十秒,每当对手快放弃的时候,他又会再次回头勾引。

艾茵看着屏幕不敢说话,果然不能小看中年人的经验,至于对方为什么每次看到Cxx都那么愤怒,她也不是很明白。

虽然艾东成功拖住了三个人,但另两个敌人却忍辱负重直杀向基地,只要摧毁最后的建筑即可获得胜利。

艾东不时切屏观看他们的进展,其间向队友传音:“活了就上,别犹豫。”

就在基地血已见底的时候,几道金光从天而降,队友们几乎同时复活,几个人像疯狗一样扑了上去。

在各种炸裂的大招中,两名敌人瞬间升天。

基地丝血存活,就差两刀。

几个队友立刻来劲儿了。

“守下来了?”

“快!去救爹!”

“爹!挺住!”

艾东这边已经转换了战术,展开了中年人的油腻反击,只拖不打,你退我进。

三名敌人打不到逃不了,片刻便被几位孝子全歼。

必胜局被秀死,对方的心态彻底崩溃,在互骂中选择投降。

【胜利】的大金字冒出来的时候,队友集体爆棚。

“爹厉害啊!”

“你女儿也很厉害,对于只玩了七把的新手来说。”

“Cxx真好用!”

艾东此时嗽了嗽嗓子,又拿起了爹的架子:“以后你们看到她大晚上还在玩,记得催她睡觉。”

“都听爹的。”

“我帮爹人工防沉迷。”

瞎聊几句后,待三位孝子离开游戏,之前被淹没的女生才又发言:“……我们赢了?”

艾茵一把从老爹手里抢过手机:“赢了赢了,好玩吧?”

“可我什么都没做啊……”

“你扛了不少伤害呐,这才叫团队作战,好玩吧?”

“呵呵,听你们说话确实挺好玩的。”女孩也笑了起来,陌生人走后,她的声音自然了很多。

艾东一抻手,又把手机抢了回来,拿起严父的架子道:“若沫,你怎么也跟茵茵一样晚上偷玩?”

“啊,艾叔叔好……今天不是茵茵生日么……”女孩的声音又变回了蚊子叫,“我这就睡觉。”

艾东也没想到自己这么有威慑力,忙又放松了语气:“没事,我不告诉你父母,就是怕茵茵把你带坏了。”

“没有没有,今天很开心的,那……叔叔晚安,茵茵晚安。”

艾茵赶紧把脑袋凑过来,挤走了老爹:“说好了,明天快点写作业,晚上我还带你。”

艾东“啪”地把手机按在床上,眼睛一瞪,一副包青天的样子:“还有明天?”

“嘿嘿……”艾茵伸手摸向父亲的胳膊,手指学着小虫子爬,一路爬到了手机上,满脸堆着傻笑,“我刷碗行不……”

“一周。”艾东按着手机,铁面无私。

“呃。”艾茵一咬牙,扒开老爹的手指抢回手机,插上充电头放在床头柜上,接着瞥了眼老爹,见他还在装狠,又重重地“哼”了一声,赌着气躺下,地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纠结几秒后,她又偷偷拉下被子,露出小半个脑袋,可怜兮兮地问道,“吃火锅的话,也要我刷么?”

艾东抿着嘴点头:“嗯,今天开始是火锅之周。”

“嘿嘿,又吓唬人。”艾茵嗤笑一声,伸手掐了下老爹的胳膊。

“别来这套,12岁的女孩已经不可爱了。”艾东拍走女儿的胳膊,板着脸起身下床,声音不自觉地沉了一些,“另外,江若沫是奔着名校去的,你带她玩这些,她父母会禁止你们交往的。”

艾茵闻言气呼呼地使劲闭上眼睛,抱着被子不再言语。

这些话对孩子来说可能有些早,但艾东一向都会把是非利害讲清楚。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艾茵忽然又坐了起来:“爸爸,屋子里好黑啊……”

“你都12岁了。”艾东依旧板着脸。

“我也想跟妈妈一起的,可……”艾茵抬起右手洒了个半圆,“你就当生日魔法有延时好不好?”

艾东没说话,径自出了房间。

艾茵捶着床闷声自语:“……12岁,真的已经不可爱了么?”

她正要带着闷气躺下的时候,远去的脚步声又再次归来。

艾东抱着枕头被子,满脸嫌弃地回身关门:“你可别嫌挤。”

“嘿嘿。”艾茵呲溜一下坐了起来,搬起小马形状的粉色枕头放在床的外侧,给老爹让出一多半,脸上堆着皮笑接过老爹的枕头,嘴也没闲着,“爸爸,你以前也没少玩游戏吧?”

“谁不是这个年龄过来的。”艾东一跃砸躺在床上,体重原因,把艾茵弹了起来。

“真胖。”艾茵使劲拍了下老爹的肚腩,才又盖好被子侧身躺好,冲老爹挑起眉来,“你小时候,也像我这样偷玩吗?”

“嗯。”艾东枕着双掌躺稳,“没少挨揍。”

艾茵笑嘻嘻地抱住了老爹的胳膊:“你可真笨,不会像我这样耍赖吗?”

“男孩撒娇,只会被揍得更狠。”艾东咽了口吐沫。

艾茵咯咯笑了起来:“男孩真惨。”

艾东看着天花板,那些瞎混的日子仍然很清晰:“上大学的时候,一帮没心没肺的人凑在一起,差点就没毕业,我可不想你也这么浪费青春。”

“那你后悔么?”艾茵眨着眼睛问道。

“嗯?”

“后悔浪费青春么?”

“嗯……”艾东不自觉地露出笑容,“不,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日子。”

“哼!”艾茵忽然瞪着眼睛捏住老爹的鼻子,“你前两天还说,这辈子最快乐时刻是我出生的时候呢。”

艾东捂着鼻子骂道:“女人的关注点怎么都这么清奇。”

“总之你骗人,是不是要罚刷碗?”艾茵揪着老爹的鼻子哼笑起来。

“你叫我来就是为的这个?”艾东抓着女儿的胳膊骂道,“你才12岁啊,这心计是不是恐怖了一点?”

“我可扭了啊,你鼻子本来就难看。”艾茵欺负起老爹来丝毫不手软,“各骗一次人,抵了!”

“好好好,抵了抵了。”艾东哭笑不得。

“跟我斗?”艾茵这才满意地松手,顺便在老爹被子上擦了擦。

艾东揉着鼻子瞪着闺女道:“你在做什么,嫌我恶心?”

“这个……茵茵毕竟是干净的小姑娘……”艾茵避过老爹的质询,火速钻回被窝,打了个浮夸的哈欠,“突然好困,你可以走了,晚安爱你~”

“完了完了,到那个阶段了。”艾东捂着脸,“再这么下去,你就要说‘爸爸好臭离我远点’了。”

“哎呀,还不至于呢。”艾茵很敷衍地挥了挥手。

“什么叫还不至于?”这次换艾东开始耍赖了,“你已经在这么考虑了?我的人设已经是苏大强那样了?”

“哈哈哈。”艾茵呲溜一下扑过来,贴在老爹脸上使劲蹭了蹭,咯咯笑了起来,“放心吧,我最多就在心里偷偷嫌弃你,偷偷的。”

艾东的老脸被女儿这么蹭着,冰山中年心瞬间崩裂,严父、教训什么的,渣都不剩。

哎呀算了,养女儿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么,这要是儿子早抽出去了。

什么严父慈父的,来来来,爹陪你一起打游戏。

虽然内心已经完全沦陷,但艾东脸上还是绷住了,轻轻踹了脚闺女:“离远点,臭了吧唧的。”

“你还嫌我?”艾茵一把抓住了老爹的脖子,“那我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跟女儿打架,艾东就没赢过的,每一次的结局都是沦为大型毛绒玩具。

大战过后,艾茵的一只腿跨在老爹的肚子上打着哈欠,这样待着才踏实。

困倦也不期而至,艾茵的眼皮一点点耷拉下来,却还不愿睡,总是尽力睁大:“既然……爸爸也喜欢玩游戏,为什么很少见你玩……”

“没人一起了。”艾东随口叹道。

“那……”艾茵迷迷糊糊地说道,“我……带你……”

听到这话,艾东短暂失神。

想像一下,跟女儿一起打游戏……

“爸爸来救我!”

“爸爸你最帅了!”

艾东咽了口吐沫。

他咳了一声,尽量压制住自己的贱态,非常随意地说道:“等你期末考试完了,我要给自己买台游戏机,你说是买PS还是XBOX?”

“呼……”女儿细弱的鼾声吹到了他的脖子上。

“真是……太不负责了。”艾东把女儿的腿推了下去。

艾茵被推醒,有点烦躁地翻了个身:“别……别撒娇啦……我知道妈妈走了你寂寞……我会好好陪你的……呼……呼……”

艾东愣了一下。

搞了半天,自己才是被照顾的那个……

确定女儿睡着后,他才又起身,帮四仰八叉的女儿擦过口水,盖好薄被后,抱着枕头被子回自己卧室。

艾东侧卧在双人床上,看着旁边空着的枕头,上面好像还沾着发丝。

吴歆,最难熬的日子过去了,生活已回归正轨。

茵茵很坚强,才12岁,就知道照顾我了。

我会连你的那份,一起给她的。

回到浴室关灯的时候,他再次看到了镜中的自己。

这次,是笑着的。

是幸福吧。

“你都这么大了……”艾东压着的嗓子不自觉地松懈了。

“快!”

艾东挠了挠脸,很不情愿地蹲下身子,贴在女儿的耳畔,声音很小很小:“也爱你,晚安。”

确认门窗都锁好后,他坐在床侧舒了口气,随手朝床头抓去,碰到塑料按键才反应过来,原先的智能手机早就坏了,最近一直在用老式手机。

这台妻子随手攒的手机本来只是过渡品,艾东却迷上了这台简洁的设备,完全断了买新手机的念想。

“嗯,这才是你的本质,不要再假装严厉了。”女儿咯咯一笑,这才满意关门。

艾东傻站在门前揉着后脑勺,这次扮演严父又失败了。

“我是相信你的自控力,才给你买的手机。”艾东擦过脸后走到女儿门前,压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严肃一些,“明天如果起不来床,我不会叫你,自己去跟老师解释。”

随着女儿的成长,初为人父的疲惫已悄然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日复一日的平淡。

艾东凝视着镜中的男人,从他无趣的瞳孔中,似乎找到了陌生的原因——

浴室池台前,艾东拧开牙膏盖,瞥着廊上的挂钟道:“12点了,生日魔法失效。”

阅读后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