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灵异作者

第六章 大爷挺住啊!

  • 作者:白胡子的猫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6-20
  • 本章字数:8490

“对了,我直接把这本书现在完结掉不就行了!反正还没有签约。”夏仁这一刻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机智了。

然而他刚点开作品状态,屏幕上就弹出了一个消息框:

赤裸裸的威胁。

消息弹出的瞬间,屋内的气温骤降,门外隐约响起锁链拖地的声音,浓郁的血腥味涌入鼻腔,夏仁身体僵硬,两条腿被冻得直哆嗦。

他望着手机屏幕,犹豫了。

作者状态里的死亡抵抗四个字让他感觉到深深的不安,光看死亡两个字,就已经很不妙了。

冷静下来之后,他开始考虑之后的事情。

“如果不是我疯了的话,那么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人生都要和《灵异作者》这本书绑定在一起了,若是不继续写下去,很有可能会被追更者杀死。”

“不给好东西也就算了,你竟然给我来了个谢谢参与?”

他捏着手机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最终还是只能将这口气吞到肚子里。

没办法,系统看不见摸不着,连个本体也没有,他想要踹对方两脚也找不到目标。

他在电脑前坐下,点开自己糊里糊涂发出的两章开头,发了一会儿呆。

“《灵异作者》里面的故事必须真实,想来想去,也只有我自己的经历符和条件。”

他眉头紧皱,揉了揉太阳穴:“岂不是说,书里的主角要是我才行?”

现在就算将大纲构思得再完美也没有用处,因为主线是他之后的亲身经历。

“追更者已经开始警告我了,看他的介绍,对于鸽子见一只宰一只,我要是断更,估计下场会很惨,今天就要先码出来一章才行。”

夏仁打开墨鱼,双手放到键盘上。

还好他写书比较墨迹,两章过去,才写到进入房间,后面再努努力水一下,更新到目前的经历,差不多能撑十章,也就是十天。

码字和生死挂钩,这是他在进入网文界时完全没有想到的,早知道当初干点啥不好,非要写书,现在连个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每码出一段话,等于是勾起了他昨晚恐怖的回忆,这种状态下,夏仁码字的速度很慢,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一点,他才勉勉强强写出了一章。

确认没有错字,点击发布之后,他又查看了自己的状态,追更者的监视终于消失了。

他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才意识到没有开空调,屋内就像个小蒸炉一样,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汗流浃背,再加上一直没有吃饭,肚子早就开始抗议了。

忍着饥饿,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刚打算下楼吃饭,手机响了。

看了看了来点提示,还好,没有什么奇怪的号码,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死党高乐。

“喂,夏仁,晚上有没有空?哥哥今天发工资了,请你吃烧烤啊。”

刚一接通,电话里就传来了对方充满活力的声音。

高乐已经参加工作,目前是某保险公司的销售,混得比夏仁要好,知道他没有什么钱,因此总找各种理由给他改善伙食。

夏仁心中微暖:“怎么几天没见辈分都乱了,赶紧叫一声爸爸让我听听。”

“你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高乐哈哈一笑,说道:“最近小说写的怎么样了,啥时候开新书,你这大腿我都等了两年了,死之前能不能抱上?”

死这个字让夏仁下意识地有些恐惧,他表情有些僵硬,转移话题道:“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最近和女朋友怎么样?上一次不是说要去见家长了吗?”

“这个……”高乐沉默了两秒,说道:“晚上七点,老地方,不见不散,我这边来活了,先挂了。”

“嗯。”

挂断电话,夏仁回想着刚才高乐的语气,感觉他在刻意隐瞒关于女朋友的消息。

“该不会是闹掰了吧。”

他边想着边走出屋子。

楼道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地有些吓人,对面的房门紧闭,从外表看不出什么异样。

邻居老太太白天应该不会出来,但也说不定。

夏仁不敢过多停留,快步走下楼去。

“想要安安稳稳地在这里住下去,邻居老太太这个麻烦就必须要解决掉,不然晚上连门都不敢出了。”

可是究竟要怎么解决,他还半点头绪都没有,总不能趁白天的时候把对门的锁给偷偷换了,让她出不来吧。

吃过饭回来时,他还在想这个问题。

刚进楼道,碰到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大妈正要上楼,夏仁眼睛一亮,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栋小楼里的住户,对方说不定知道关于老太太的事情。

他两步追了上去,问道:“阿姨,等一下。”

大妈回过头,见是个陌生的面孔,疑惑地望着他:“有什么事?”

直接问恐怕会激起对方的警惕心,夏仁思忖半秒,说道:“阿姨,我刚搬来这个小区,对这里还不太熟悉,偶然听人说这小区里好像闹鬼,是真的吗?”

果不其然,听到闹鬼两个字,大妈,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脸色顿时变差了许多,“你听谁说的?”声音有些大。

这时从楼上又下来一个老大爷,见到这一幕笑呵呵地询问道:“怎么了?林婶。”

林婶转过头去,语气还有些不自然,说道:“这个年轻人是刚搬来的,对这里还不熟悉,秦大爷你帮帮他,我家里还有事,先上去了。”她将锅甩给秦大爷,说罢头也不回直接走了。

夏仁只能将目光转向刚下楼的秦大爷,问道:“秦大爷,听说,这小区里闹鬼?”

秦大爷笑呵呵的表情也僵了僵,不过毕竟是名为大爷的生物,他对此倒是不太避讳,说道:“确实是有这么一件事,而且就是在这栋楼里。”

夏仁一看有戏,追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大爷你给晚辈我讲讲呗?”

说着摆出好奇的表情。

秦大爷就吃这套,露出了回忆的神情,说道:“这个说起来,可有些麻烦。”

看来是打算长篇大论了。

“没事,我就喜欢听这种。”夏仁接道。

秦大爷下意识摸摸兜里,没有烟,略有些遗憾地表情说道:“这栋楼总共有七层,只有下面四层住了人,再上面就没有住户了。不过原本是有的,刘老太婆住在五楼,不过一个多月前她也去世了,闹鬼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刘老太变成鬼了?”夏仁适时提问。

秦大爷点点头:“刘老太婆去世后这栋楼里就开始出现怪事了,到了晚上的时候,楼道里的声控灯怎么都不亮,还以为是坏了,结果让人来修,却说是好好的,白天都能用,就是晚上怎么都不亮,换灯泡都不管用,奇怪的是,偏偏晚上没有人的时候,灯却有时候会亮。”

“而且每次灯亮,那层楼里的住户,都能听到自己家响起敲门声,好像有谁在外面,可是打开门外面又空空荡荡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地次数多了,晚上大家就都不敢轻易开门了,都说是刘老太婆的鬼魂回来了,想找人索命呢,谁家要是一开门,她就进去了。不过我倒是一点都不怕。”

秦大爷描述的倒是和昨晚夏仁见到的相同,敲门的鬼肯定是刘老太无疑了。

“为什么说她要找人索命呢?”夏仁问道。

秦大爷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寥寥的胡须,说道:“这个就要说起刘老太婆的为人了,她儿子出国留学,在国外定居了,刘老太婆逢人就炫耀这回事,和她讲话,说不出三句,准能扯到她儿子身上,时间长了,大家就都不待见她,她没有人说话,渐渐地也就不出门了。你可不知道,她在家里死了一星期才被发现,警察开门的时候,那臭味熏得整栋楼里都不能待人。”

“都说她是恨楼里的人没能及时发现她,所以才回来索命。”

夏仁皱了皱眉,问道:“那他儿子呢?没有回来吗?”

秦大爷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同情:“她儿子长年定居国外,已经好几年没回来过了,说是有个儿子,其实就和没有一样。”

“对了,这栋楼里闹鬼的事可不止这一件。”秦大爷故作神秘地说:“同样是五楼,刘老太婆的对门那户也是个鬼屋!”

“还有这事?”夏仁假装惊讶。

秦大爷压低了声音,说道:“五楼那户,从来没人见过屋子的房主,我在这儿住了二十多年了,都记不得那里有谁住,就在今年开春的时候,一个小偷来咱们小区偷东西,结果点背,偏偏进去那间屋子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小偷被吓疯了!连滚带爬的跑到楼道里大喊大叫着说有鬼,都吓得失禁了,我们都过去看,结果那间房门锁的好好的,小偷却说自己进去了。怎么样,可怕吧。”

夏仁点点头,非常配合地露出害怕样子:“简直太可怕了!”

他这句话发自内心。

秦大爷恢复了笑呵呵的样子,同时还不忘提醒一句:“你可千万别好奇去五楼。我这一大把年纪什么都不怕,你们小年轻就不一样,别像那个小偷一样,给吓出个好歹来。”

接着他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住在那栋楼?我看小伙长得挺帅气的,嘴也会说,大爷给你参谋个对象?”

夏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就住在这栋楼。”

“这栋楼?”秦大爷疑惑说道:“可是我记得下面四层都住满了啊。”

夏仁接着说道:“我就住在五层,刘老太对门。”

“五层,那不是……”

“对。”

秦大爷“……”

夏仁“……”

夏仁清楚地看到,什么都不怕的秦大爷,浑身都在哆嗦。

“如果要满足《灵异作者》连载的要求,我势必就要不断地去作死找鬼,别的不提,肯定没有时间做其他工作了,若是没有富婆愿意包养,我以后就只能靠这本书赚钱。”

他不仅要将《灵异作者》写下去,还必须要写好,不然就算不被鬼杀死,也会饿死。

“但是每一本新书都存在着不确定性,就算是大神作家也无法保证自己新书不扑,今天凌晨新书就已经发布,我要赶紧整理一份大纲出来,不然状态不稳,签约都成问题,更别提会有人看了。”

夏仁默默收起了手机,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我忽然觉得继续写下去也不错,不能浪费昨晚辛辛苦苦码的两章开头不是?”

这句话说完,屋内的气温恢复了正常,他的全身却已经被冷汗湿透。

果然,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还是从心。

他想了想,来到书房。

“新书期大概要一两个月,时间太长了,这座屋子有我的一半,鬼怪已经逃走,暂时就先住在这里是可行的,也比较省钱。”

“既然逃不掉,不如就好好计划一下悲惨的未来吧。”夏仁双目含泪地想。

他的接受能力一向很强。

【尊敬的作者,追更者的长斧已经磨好,确定完结吗?】

他重新坐回到床上,感觉有些头大:“问题是就算我想要写下去,结果也未必就能善了,之前是纯粹是不知道鬼魂存在我才敢到处去荒僻的地方乱逛,但是现在已经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如果遇到的话还会有生命危险,再加上碰到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系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地暴毙了。”

为了寻找灵感和被逼去找鬼谈人生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前者完全是出于对于写书的执着,后者则关乎性命。

夏仁感觉系统想让他死。

阅读灵异作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