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县夫人探案手札

144.番外

  • 作者:幕心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他总算找到空当,解释说:“具体怎么回事儿不知道,但听说是那女的诬陷。”

“诬陷?”

蔺伯钦虽然担心顾景同那边,但更关心楚姮。

蔺伯钦和楚姮的关注点完全不同,蔺伯钦沉下脸:“诬陷盛风作何?”楚姮眼珠子一转,“是不是看上顾景同了?”

胡裕挠挠头:“这个卑职就不知道了。”

然后胡裕就眼睁睁看着他家清俊非凡的大人,蹲在地上给老婆揉脚捶腿,比那丫鬟还好使唤。

胡裕点点头:“上边儿传来的消息,绝不会有差。”

楚姮顺着池边走,说着风凉话:“顾景同是越活越回去了啊,每个月五两银子的俸禄,都不够他花销的?至于去偷人家钱么?”

蔺伯钦在清远县做县令的第二年,顾景同在府衙却惹上了官司。

消息传来,楚姮挺着个大肚子,一口水差些喷蔺伯钦脸上。

“此事当真?”

只不过偷银子是假,偷女孩儿芳心倒是真的。

九月初九。

这天风和日丽,天光晴好。

蔺宅里面,却叫得跟杀猪一样。

楚姮练武之人,磕着碰着受伤的事儿常有,什么疼也都扛得住,可这生孩子,当真把她叫的喉咙都叫破了。

溪暮和浣月两个心软,在旁边扑簌簌的落眼泪,拿帕子不停的给楚姮擦汗。

洗星和濯碧稳重些,打热水换毛巾的事儿全交给她们了。

又是一盆红汪汪的血水从屋里端了出去。

蔺伯钦再也按捺不住,要起身进屋。

杨腊和胡裕忙按住他:“大人,去不得!产房晦气!”

“晦气什么?”蔺伯钦瞪了二人一眼,手指几乎要将桌子角给扳断。

洗星看蔺伯钦的神情,见他误会了,忙解释说:“这血水是清洗棉布用的,夫人并未流血过多。大人放心,稳婆说了,母子都好着呢!”

她这番话让蔺伯钦暂时安稳了片刻。

下一秒,屋子里就响起楚姮的大喊:“蔺伯钦——”

“姮儿!”

蔺伯钦倏然起身,差些被杨腊和胡裕掀个仰绊。

他再忍不住,冲进屋内,看着满头大汗面无血色的楚姮,紧张的握住她的手:“姮儿?”

楚姮见他进来,愕然了一下,随即皱眉骂他:“你进来干什么?”

“你方才……在叫我。”

“我那是话没说完。”楚姮气喘吁吁地用力,“我方才是想说,蔺伯钦……你是个混蛋!”

蔺伯钦看着她这幅模样,心疼的无以复加,抬手抚她被汗打湿的头发:“好,好,我是混蛋,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他何曾说过这种话,带着颤音,紧张的不成样子,反而把楚姮给逗笑了。

稳婆让楚姮用力,楚姮感觉到了,在疼痛袭来时咬紧牙关,狠狠一震,顿时腹部平坦下来,浑身都轻松了。

一声婴儿的啼哭清亮的响起,孩子呱呱坠地。

楚姮和蔺伯钦都放下心来。

稳婆将孩子包在襁褓中,抱来给楚姮和蔺伯钦看:“大人,是个小公子呢,但长得和夫人一模一样。”

蔺伯钦看着紧闭双眼,小小红红的婴儿,心底生出一股奇异的感觉。

竟然非常温暖。

“像夫人才好。”蔺伯钦微微一笑,“夫人长得好看。”

楚姮累的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听到这话,也被他逗笑了。

但看小婴儿的样子,她好奇的眨了眨眼:“夫君,这小东西好丑哦。”

“怎会。”

蔺伯钦握紧了她的手,放在唇上亲吻了一下:“像夫人,自是极好看,以后长开了,会更好看。”

浣月端来参汤,蔺伯钦亲自喂楚姮喝下,楚姮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她从未如此劳累,蔺伯钦心疼至极,对襁褓中的婴儿低声道:“你长大了,定要好好孝敬你娘。”

当晚,蔺老夫人便连夜从沣水赶到清远县。

还带了一大堆鸡蛋,提了几只大公鸡,一把年纪的老人家累的够呛。

楚姮自是极为感动。

待楚姮出了月,天气转冷,孩子却还没有取名字,总是“乖乖”“乖乖”的喊。蔺伯钦拿出满满一页纸,让楚姮挑:“想了许多,可都觉得不合适,姮儿,你看哪个好听?”

楚姮扫了一眼,每个都觉得不错:“永安可以,承德也不错,长平,朝宗……都好呀!”她冥思苦想片刻,打了个响指,“不如就叫‘蔺永安承德长平朝宗’如何?本朝也没规定名字只有起两三个字嘛!”

蔺伯钦:“……”

夫人你可不可以正经一点。

听到谈话的几个丫头笑作一团。

楚姮又道:“那要不……初一十五叫永安?过年过节叫承德,其它时候叫长平,生日成婚叫朝宗?”

蔺伯钦将她拢入怀里,哭笑不得:“不行,你若喜欢这个名字,那就多生几个,挨个的取。”

楚姮气呼呼的道:“我才不生了!打死都不生了!”

结果,蔺永安越长越可爱,楚姮越来越喜欢,当初打死不生的话转眼就忘了个精光。

没过两年,又怀老二。

但老二是个姑娘,叫承德有些奇怪。

没办法,蔺伯钦又起了一堆名字,嘉言,清芷,文懿……楚姮一瞧,得,又都特别好听!

想着挨个排列好的起名计划,楚姮摸了摸肚子,突然觉得任重道远。

***

第十年的时候。

宁阙和宇文弈从塞外回来,果然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楚姮。

三人促膝长谈了一夜,感慨良多,喝酒胡侃,极其欢喜。

以至于第二天,楚姮睡的太沉,连带三个孩子去放风筝的事儿全都抛之脑后。

蔺伯钦难得给自己放一天假,他催楚姮起床,楚姮直接一脚把他踹下了榻。无比怨念的蔺大人只好将三个孩子放进屋,围着楚姮魔音穿耳。

“娘亲,起来了,太阳照屁股了。”

蔺永安用手指挠楚姮的脚底。

“娘亲,再不起来就没饭吃了。”

胖嘟嘟蔺嘉言筷子敲碗当当响。

“娘亲,呃呃呃……”

蔺清芷才两岁,正在长牙,哈喇子直接流了楚姮一脸。

楚姮受不了了,一下翻坐起来,想发火又不能,只能恶狠狠的瞪了眼门外的蔺伯钦。蔺伯钦侧过身,轻轻一咳,扬了扬手中的纸鸢:“永安,嘉言,清芷,出来选纸鸢了。”

三个孩子欢天喜地的离开了房间,围着蔺伯钦叽叽喳喳。

楚姮起身,穿了件攒花的水蓝色齐腰襦裙,对镜簪花,细细描眉。

光阴弹指过,到底是在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再无少女时候的青涩,但更显得妩媚成熟,别有风韵。楚姮一边梳着头发,思绪回到十多年前,和蔺伯钦也是在这间屋中初见,心下一动,侧头去看他。

隔着镂空窗棂,正好看到一袭青衫男子正在摸大儿子的头发,神色温和儒雅。

阳光洒在他身上和孩子们的身上,好似笼着一层淡淡的光华。

蔺伯钦似乎感受到了楚姮的视线,也扭头看来。

四目相接,皆是微微一笑。

三个孩子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童稚的声音在门外催促:“娘亲,快点嘛,我们和爹爹等了好久好久了!”

楚姮放下梳篦,笑着走去:“来啦来啦——”

胡裕摇摇头:“不严重,也就偷了五两银子,顾大人还说他是被冤枉的。”

“既然不严重,那就等你孩子生了,不忙了,我再去府衙看他。”蔺伯钦一听这话也放了心,五两银子,至多打二十大板,关个几天,更何况以顾景同的为人,他根本就做不出这样的事。

结果,这一等,就拖到了九月初。

听稳婆说,楚姮即将临盆,这个时候正关键着,衙门里不算重要的事情,蔺伯钦这些日子都交给了下面的人办理,他寸步不离的守着楚姮。

别说捏肩揉腿,就连晚上在屋里,洗澡洗脚都是他亲自上手,生怕浣月濯碧哪个不把细了。

楚姮看着他比自己还紧张,心底甜丝丝的。

顾景同的案子了结,楚姮还没生。

说来也是好笑,真被楚姮给说中了,知府的女儿稀罕他。可顾景同这么一个风流人,却偏偏躲着人家姑娘,以至于人家不得不想个损招,赖他偷盗。

但顾景同是他好友,不搭理吧,又说不过去。

思及此,楚姮问:“那你估摸着,这事儿严重么?”

“女的?”

胡裕正要开口,蔺伯钦就去把他夫人给扶住:“你找地方坐下,别到处乱走。”

可算把楚姮给扶到廊下坐好,胡裕刚张嘴,楚姮又抱着蔺伯钦胳膊撒娇:“方才走累了,你给我揉揉腿。”

罪名——偷窃。

阅读县夫人探案手札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