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人生就像爬螺旋楼梯,每个上升都是新局面

    作为首都,平京总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哪怕他没有在政府机关里面有一官半职,但执掌平京队多少年的地位人脉,还有他破天荒的得到特例允许带着大学生队伍打甲级联赛,这都证明了底蕴深厚,近水楼台先得月。

    真可谓是国内老一辈教练里面的头面人物,这种人还能十年如一日的待在大学里面带大学生,对自己都足够狠!

    天底下不会个个老人都是天龙那样的长者,所以心底还是有防备的,但现在脸面功夫做得好了,没必要得罪。

    这种地位,还有那不动声色看不到什么感情色彩的眼神,让白浩南觉得刚才抽签时候,没准儿也是因为这被下了蛊!

    可能因为老白那个父亲做得不称职,白浩南对老家伙一贯不太感冒,对老陈都是吊儿郎当的,更不用说在桂西还被那位仲教练坑了一道逃出国去。

    没人敢质疑他的一举一动。

    好像俩绝症患者获得了呼吸权一样。

    平京队的老教头不动声色的看着同样面无表情的白浩南。

    现实确实残酷。

    他很怀疑是昨天晚上没洗手!

    另外两支队的教练和领队忍不住在现场就欢呼了下,起码他们有参与决赛的可能性了,甚至还相互拥抱祝贺。

    当年他最红的时候就没少跟这位老教头的队伍拼死搏杀,惹不起还躲不起了,临走拍了把白浩南的肩头,意思恐怕是怎么说都忍着,比赛认输也无所谓,小不忍乱大谋,哥儿几个有大谋呢。

    白浩南感受着闹哄哄的会议室瞬间安静,马儿还贴心的关紧门,估计是不让白浩南丢脸的场景被别人听到了。

    水泡眼这么看着白浩南,不知道是人老眼花还是白内障,反正那眼睛看着有点浑浊,很难看出眼神在观察什么,白浩南有点背上起白毛汗,当年面对天龙他都没这样,估计还是因为没把溙国人民看在眼里,而现如今好像真的接近梦想,就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觉,所以对视一会儿还是他主动说话:“宁指……有什么要……安排的?” WWW.KanXs.ORG

    心头翻来覆去也只能骂MMP、卧槽的白浩南,其实想表达的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的意思,没文化就是说不出来。

    老教头还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桌上的茶,才颇为傲慢的开口:“你……也在搞青训?”

    白浩南尽量装得谦卑些,但内容不配合:“啊,是。”

    老教头好像听不出来这种无声抵抗:“那你是怎么想的,说来听听看。”

    白浩南想翻白眼,但堆上更多的笑:“没什么想法,就是混口饭吃。”

    老教头把茶水里面的茶叶给咂摸吐回杯子里:“可我听说你在国内搞了十几家训练营,专门从学龄前儿童开始一直到成年梯队都大面积搞,花了几千万,还得了个小学生全国冠军。”

    白浩南不阴不阳:“不能跟您比,我……这也就是搞点能赚钱的东西,现在家长都舍得给孩子掏钱。”

    从骨子里,白浩南对老前辈或者政府官员都没啥可迎合的,手艺人就这种心情,只是那位副市长的态度可比这位好得多了。

    起码没有倚老卖老啊。

    老教头放下茶杯,终于眼神有些专注的看着白浩南,如有实质的那种眼光:“周波是你找回来的?”

    白浩南真是瞬间秒懂,卧槽,原来这还是奔着周波来的,脸上真是涌起些自嘲的笑意,原来根本就不是为找自己谈这个比赛的事情,也对,对平京这支队伍来说,大运会冠军与否真的不重要,他们一直都在征战职业赛场啊,居然还来打甲组比赛,也是够不要脸了:“对……怎么,您那边也想把他破格招到平京去读大学?我听说他老婆孩子都在蓉都,不会去……”

    结果出乎意料,老教头却摇头:“我是问你,你有没有兴趣到平京,你好像没有结婚吧。”

    这个弯转得太急,白浩南都愣了:“啊?您这意思是……要把我跟周波打包……”

    老教头还是摇头:“周波是不错,但他已经三十岁了,不在我的计划里,我认为你在教练这个岗位上有些天赋和特别的东西,有没有兴趣跟我走,我老了,大学生球员青训的思路搞了十年,几乎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看到你,我突然想退休,我想把这个背了十几二十年的担子卸下来,我想退休陪陪老伴儿了,一两年时间,如果你确实担得起这副担子,我把平京队交给你,哪怕我退休了,也能一直帮出主意。”

    这下白浩南彻底呆滞了,如果说那位副市长说的时候他有点懵逼,现在是完全被急转弯给翻车了,还给扣在车斗里那种,因为他一直还带着抵触的情绪,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突然掏心掏肺。

    真特么是相由心生,之前看起来傲慢骄横的表情,现在变成老态迟缓,白浩南的心情不同,看到面前老人给他的感受天差地别:“您……”

    老教头就是慢悠悠:“国内所有职业俱乐部都没有兴趣做青训,因为商业运作下,他们没有耐心五年十年的去耕耘雕琢,然后所有做青训的都只为了赚大钱,赚孩子家长的钱,赚卖给职业俱乐部的钱,哪怕一百比一,一千比一的成材率,那些被淘汰的孩子会变成怎样,都不是足校青训关心的事情,他们只在乎钱,可你,起码我能看到所有关于你的讯息,不是这样,这两年你是只投入不收入,大多数培训营也是免费给那些梯队孩子训练,这一点,你就不是一般人了,给我说说吧,为什么?”

    白浩南确实不是一般人,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苦笑下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宁指,我刚开始以为您打算跟我谈半决赛的事情,后来以为您想要把周波弄过去,是我小人度君子之腹了,您先原谅下我,毕竟我看到不要脸的嘴脸也比较多。”

    老教头扯动嘴角慢吞吞笑,是很容易被理解成傲慢,不过估计他见过的江湖场面更多,只抬抬手指示意白浩南继续说。

    这会儿真不觉得他这动作傲慢,心态真特么是个神奇的东西,白浩南还是不谈自己的青训:“我想请教下,以前我当职业球员的时候,总觉得周围都是一群HMP,这个词儿您听过吧,江州骂人的,跟平京煞笔一个意思。”

    老教头甚至换了个好整以暇的动作,撑住脸用眼皮示意知道。

    白浩南就继续了:“搞足球的到处都是煞笔和阴暗的东西,这是我几年前的感觉,现在好像觉得大环境也没什么变化,但为什么我现在突然觉得我能遇见一个又一个不做声,但实际上为了中国足球改变在专心做事,还能看出来我也想做点事情的人,马儿、周波、您,甚至还有政府官员,我很讨厌政府官员的,以前从来不打交道,但现在接二连三的遇见这样的人,您能给我说说是我太帅了,真是光芒四射得平京那么远都能看到,还是你们本来就存在,我运气太好遇见的?”

    老教头听见他不要脸的形容自己帅,终于笑了,撑着的手指都变成了二指禅才方便说话:“当你自己身处阴暗的角落,当你在烂泥塘里面打滚的时候,你看见的当然都是一片肮脏黑暗,只有你自己从角落站起来,眼睛能看见的高度,高于了泥潭,高于了周围的人,适应了阴暗的光线,使劲在这种黑暗里寻找方向,主动去寻找能照亮方向的光明,你才能看见光芒四射,而这个时候,你也已经是鹤立鸡群一样,能被其他寻找光明的人看见,就这么简单。”

    白浩南恍然点头。

    如果是老和尚来说,一定是会顺着知道、识道、悟道、得道给啰里啰嗦一大堆掉书包,但显然同为运动专业的老教头,简单明了的就给白浩南这没文化的家伙说清楚了。

    原来明白道理,和有没有文化没关系。

    只是这没有文化引导,可也摸索得太头破血流了。

    这就是资历地位的威力!

    明明只是四强球队之一的主教练,却好像整个组委会主席的口吻,偏偏还整个会议室里面轰然一下所有人都装着很忙的样子,赶紧各自拿了各自的东西出门去,几名官媒记者得写上无人关心的豆腐干报道,各队连夜开会调整准备,官员们去发布消息,连平京队的几位工作人员看眼主教练,都丝毫不敢怠慢的跑了。

    马儿一脸抽抽,他都只敢过来堆上笑脸:“宁指,白浩南以前是江州蓝风的后腰,一直跟着老陈,就是过失伤人那位老陈一直在搞青训,是个好……”

    老教头没起身,也没接白浩南的手,表情甚至有点皮笑肉不笑:“坐,坐下来说话。”

    白浩南更小心谨慎了,隔着一两米在长会议桌的同侧坐下,其他代表队看他都有点怜悯了,会议室里居然还安静了下,好像准备看老教头要怎么教训他。

    毕竟说起来四支大学生代表队的教练,另两位也都是四五十岁开外的年纪,看白浩南都是毛头小伙子,幸灾乐祸一般。

    老教头无声的抬起水肿眼皮,只看一眼。

    得,马儿立刻没义气的跑了!

    老教头却抬头环顾四周,还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抽签不是完成了么,还不去带队安排,还不去发布消息,都楞在这里做什么?”

    啧啧!

    如果说白浩南刚刚得到的承诺是江州市希望他做点什么,这位老教头得到的应该就是国家希望他探索什么。

    起码过了一两秒,白浩南才做作的堆起笑容来热情握手:“我们也应该有这样高尚的体育道德,祝贺平京队取得更好的成绩!”

    全场包括大运会足球项目组委会的领导,足协派到这里来的官员,全都没有这位平京老教头的地位高,几乎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站起来看玻璃鱼缸里面的抽签结果,只有这位老教练坐在铺了白布的长桌边看着白浩南。

    晚上七点过,抽签会上白浩南伸手从那可能临时洗出来的玻璃鱼缸里面抽到了平京队。

阅读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诸天投影》《秦吏》《天行战记》《赘婿》《深夜书屋》《圣墟》《这里有妖气》《师叔无敌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51/51000/1103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